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奇聞趣事 > 正文

狠心拋下出生不久的女兒 卻又希望日後能相認 22年後竟然如願!

最近,BBC播出了一部紀錄短片。

這一切,有關於美國的一個領養家庭,而這家人女兒的故事,還要從22年前說起...

1995年,8月19日,上午,錢粉香躺在京杭運河的一條小破船里,她快要生了。

旁邊是她三歲的大女兒,和她婆婆,她丈夫徐禮達在船外燒開水,水煮沸後,他將一把剪刀放進去消毒。

兩人原本沒想到第二次生孩子會是這種境地。

徐禮達24歲,是蘇州人,他在16歲時離開家鄉的小村莊,獨自一人到杭州打工幹活。

他唯一能找到的工作是撿垃圾,在起早貪黑幹了幾年後,他湊夠一筆錢回鄉,然後和同村的錢粉香結婚。

為了更好的生活,兩人繼續在杭州工作,住在城邊緣一個農民工聚集區里。

在這裡,他們的大女兒出生了,幾年後,因為有了余錢,他們打算給女兒再生一個弟弟妹妹。

外媒報導,雖然有一胎政策,但這對夫妻當時還敢生第二個,是因為他們覺得“離村裡的計生辦幹部很遠”,而且“杭州很大”,感覺找不到自己頭上。

結果在錢粉香懷孕6、7個月的時候,還是被找到了。

由於他倆交不起罰款,兩人想來想去,覺得不能讓別人知道他們生二胎,也不敢去醫院,於是跑到妹妹家的船上,住了6個星期,準備自己接生。

妻子生產時,徐禮達用剪刀剪斷臍帶,手術中出了點問題,胎盤掉不下來,幸好附近有一個小診所的醫生過來幫忙。

孩子很健康,是個女孩,他們給她取名叫“靜芝”。

生下來怎麼辦呢?

徐禮達思來想去,覺得二女兒被找到只是遲早的事,他們只能送養。

於是,孩子出生的第三天凌晨,徐禮達抱着熟睡的靜芝,來到蘇州的三元二村菜市場。

他走到一個修單車的店鋪的門前,把孩子放下來,然後留了張字條,走到100公尺外的銀行拐角處等着。

等啊等啊,他聽到女兒突然開始哭,他明白女兒被人抱走了。

這就是靜芝,她現在還有個英文名叫Kati Pohler,她也是這次故事的開始…

住在美國密西根哈得孫維爾的Pohler是一對虔誠的福音派基督教徒。

Ken Pohler和妻子Ruth有兩個兒子,想生第三個,但努力了好久沒生出來,於是他們決定領養。

他們對領養國家沒什麼特別的需求,不過最後還是選擇了中國,因為他們有個親戚的老公是華人,人很親切友善。

Ruth的姐妹也是一個被領養的中國孤兒,這兩層關係讓他們對中國有更多的親近感。

於是,在1996年的夏天,Pohler夫婦在一家美國大型的國際領養機構的帶領下,和另外9對美國夫婦來到蘇州福利院。

在這裡,他們遇見了可愛的靜芝…

很快,領養手續完成。

Pohler夫婦給靜芝取名叫Catherine Su Pohler,小名就叫Kati。

在回去的路上,他們發現福利院的阿姨給的一堆文件中,有一張古怪的字條。

福利院的阿姨說這是孩子的親生父母給的。

裏面的內容,由翻譯念給他們聽…

(以下為中文原文)

小女靜芝於公元一九九五年農曆七月二十四日上午十時出生於蘇州,因家境貧寒和世事所迫,萬般無奈棄小女於街頭。

可憐天下父母心!不勝感謝小女再生父母救命之恩,天若有情,人若有緣,於十年、二十年後七月初七上午相逢於杭州西湖斷橋之上

狠心父母跪拜,農曆七月二十九日晨

Pohler夫婦聽着很感動,他們記下了這個約定,但並沒有告訴Kati。

就這樣,Kati在密西根非常普通、快樂、健康地長大。

她住的地方是7000人的小城,絕大多數都是白人,因為外貌原因,自然而然的,她知道自己不是親生,而是被領養的。

雖然如此,小時候的Kati並沒有對自己的過去有太多好奇,她喜歡密西根,和小朋友們一起玩遊戲,唱歌,運動神經也超好,還會拉小提琴,養父母驕傲地把Kati每次得獎的照片都掛出來。

在這裡,一家人的關係都非常緊密。

然而,Kati有想知道自己的身世嗎?

有過,童年時Kati唯一一次問養父母,自己到底來自哪裡,那年她只有5歲。

“那次在教堂,Kati突然問我:‘我出生在哪裡?和媽媽你出生在同一個地方嗎?’”

“然後我說,不,你和阿姨出生的地方是一樣的,在中國。但是你來自我的心裏,你出生在我的心裏。”養母Ruth在BBC的紀錄片中說,她哽咽着。

“聽到後她就跑到別處玩去了,她覺得沒什麼,挺開心的。”

Kati記得,自己小時候喜歡到處亂爬,亂翻箱子、桌子,曾經幾次把自己的領養證書翻出來。

她也看到了生父母留的字條,但因為完全看不懂中文,她就沒關心。

時間一晃,2005年,是當初留下字條里約定的“10年後”。

徐禮達、錢粉香把這個約定看得很重,徐禮達覺得,自己當初寫的話很真切,看到字條的人應該會所有觸動,讓女兒和自己見見,或至少,父母一方過來和自己見見。

於是,在2005年七夕節那天,他和妻子早上7點,坐在西湖斷橋的橋頭等候。

徐禮達做了一個牌子,上面寫着“靜芝”兩個大字。

他倆盯着每一個過路人,尤其是帶着小孩的。

兩口子等啊等啊,七夕那天走過斷橋的人很多,但沒有一個人在自己面前停下腳步…

兩人的心越來越沉,其實從理性上,他們知道在橋頭等人成功的概率不大,鄰居們都笑他們傻,說對方父母是絕對不可能過來的。

但他們就是想試試。

到3點半左右,兩口子又熱又飢又渴,還是沒有人來。

他倆徹底失望了,在斷橋等待10年未見的女兒,這本身聽上去就像個奇談。

兩人一身疲憊的回家,晚上飯也沒吃,心事重重地睡了。

可當時夫妻倆不知道的是.....

就在當時兩人離開斷橋的幾分鐘後,有一個名叫Annie Wu的女人急匆匆地走上斷橋,她就是來找他們的。

Annie Wu是Pohler夫婦的朋友的朋友,是的,Pohler夫婦也沒有忘記10年斷橋之約。

他們和一個經常來中國做生意的朋友說了此事,對方說自己可以幫他們找人,他就找到了這位吳女士。

Pohler夫婦的打算是,讓吳女士和Kati的中國父母見面轉達一個口信,告訴他們Kati生活在一個幸福富裕的美國家庭,他們很愛Kati,這就足夠了。

Pohler夫婦沒有把事情告訴Kati,他們覺得孩子當時才10歲還太小,不應該把她牽扯進來。

然而時間的千差萬錯,在七夕的那天,當吳女士接到消息的時候,已經是中午了。

她開車迅速趕到斷橋,到那已經是下午3點40左右。

當時吳女士和哥哥舉着一張印着徐禮達親筆字條的複印紙,在斷橋來回走。

兩人尋找了將近2個小時,都沒有找到徐禮達、錢粉香。

吳女士和哥哥也是又急又累,剛好,吳女士聽說在當天,有浙江電視台的人在斷橋做七夕專題報導,於是想去電視台尋人,碰碰運氣。

在下午5點半,當浙江電視台錢江都市頻道《范大姐幫忙》的工作人員回來時,門衛大爺攔住他們,說有對姓吳的兄妹求助。

吳女士把事情原委告訴工作人員,所有人都很吃驚,一行人又重新回斷橋尋人、採訪。

但就算全工作組的人來幫忙,路人們都說“沒看見”、“沒印象”,到天黑都一無所獲。

人們絕望了,吳女士也開始懷疑,Kati的中國父母到底有沒有過來。

可萬萬沒想到,第二天,當電視台的人在剪輯《范大姐幫忙》昨天剛拍的外景時,

在一段半秒不到的畫面里,一對中年夫婦背靠背坐在西湖邊,低着頭,其中中年男子的胸前掛着塊牌子,上面清楚地寫着“靜芝”兩個大字!

這個無意中拍到的畫面讓工作人員都驚叫起來,簡直太巧合了,他們又找警方求助,但因為夫婦倆坐的地方是監視器的死角,沒有找到更多訊息。

電視台很激動,這是一個很有意思的尋親新聞,2005年那會,媒體開始大量地報導,最後其他媒體跟進,一時間在網路上也是挺火爆的一個消息。

然而,徐禮達、錢粉香沒看到這些新聞,但因為幾乎所有親友都知道兩人在尋女,一個朋友看到後,馬上打電話告訴他們。

得知新聞的他們,兩口子沒想到自己真的有這般運氣。

很快,他們透過電視台和吳女士聯繫上,吳女士給他們轉交了一封Pohler夫婦手打的信。

信里的內容寫得比較模糊,說了女孩現在的名字叫什麼,說她和全家人住在密西根,說她小小年紀有關節炎,還有全家人都很愛她。

Pohler夫婦沒有把自己的名字寫出來,也沒有給出聯繫方式,但他們給了一張Kati的照片,笑得甜美可愛。

徐禮達說,這就是靜芝,就是自己女兒,和她媽媽長得真像。

夫妻倆把照片掛到自家牆上。

故事到這兒,似乎已經是一個圓滿的故事,兩口子被人們請上電視台,​​述說自己的故事,也說了對女兒的思念。

但當新聞還在報導的時候,突然,徐禮達發現,吳女士聯繫不上了。

因為…當時Pohler夫婦覺得,兩家還是斷了聯繫比較好。

Ken Pohler在BBC紀錄片中說:“當聽說這件事成為了中國的新聞後,我驚呆了。”

旁邊的Ruth Pohler說道:“對我來說,是害怕。”

Ken說:“她才是一個10歲的小女孩啊,我可不想一個她根本不認識的人,從中國跑過來和她說:‘我們是你的親生父母。’我覺得她對這個消息沒準備好。”

Ruth說:“我的恐懼是…我可能失去我的女兒。媒體報導得那麼多,他們就可能把孩子要回去,因為他們現在都知道她父母是誰了。她是我的女兒啊,是我領養了她!所以我不希望有任何聯繫。”

Pohler夫婦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了吳女士,吳女士尊重他們的選擇,於是她把自己的電話號碼換了,不管是徐禮達還是媒體,都再也找不到她。

找不到她,就找不到Pohler夫婦,也就找不到靜芝。

一切的線索又全斷了。

兩口子不知道對方到底發生了什麼,依舊想見女兒一面的他們,選擇一個笨辦法:每年的七夕,仍然在西湖斷橋等待。

徐禮達站在湖邊,一等就是一天,他仍然懷有希望,就這樣,每年七夕的等待,他們一等就等了下一個十年。

而這整件事情出現重大轉折,是在幾年前,一個叫Changfu Chang的美國華裔製片人在做一個關於中國孤兒國際領養的電影。

他的一個朋友告訴他,有對中國夫婦,年年七夕節在斷橋等女兒,這個故事讓Changfu Chang非常着迷。

他來到西湖找到了找到了徐禮達兩口子,對方把身上僅有的線索,也就是Pohler夫婦那封手打的信給他,希望能幫忙找到。

製片人透過在網上搜尋,偶然發現一個在線留言板。

這個留言板的用戶全是領養中國孤兒的美國人,其中有一人提到,自己女兒年紀很小就有關節炎,不明白是怎麼回事。

他還提到,自己的女兒領養自蘇州的福利院。

不會這麼巧吧…

沒錯,就是這麼巧,這個人發帖的人,就是Ken Pohler。

製片人激動地和他聯繫,但對方很有些抗拒,一直過了好幾年,製片人才說服Pohler夫婦,自己真的沒有別有用心,只是想讓Kati和她親生父母見此面,然後自己拍個紀錄片。

Pohler夫婦為什麼漸漸被說服了呢?

一方面,是Kati已經成年了;另一方面,是她在去年,開始問起自己的過去。

是的,在去年,Kati已經21歲時,她才知道這20年里發生的事。

那會,Kati準備去西班牙當交換生,她收拾行李的時候想,西班牙人肯定要問她,她這些年當美國華人的經歷。

於是她隨口問了養母一句,自己到底來自中國哪裡,養母Ruth說:“Kati,有件事我得告訴你。其實…我們知道你的親生父母是誰。”

Kati徹底震驚了。

知道親生父母的名字後,她上網找到了關於他們的新聞,和一部講述他們故事的紀錄片,Long Wait For Home。

這部片子是Kati在大學裏看的,她在圖書館裏哭得一塌糊塗。

第一反應,是她對養父母的憤怒,她感到自己被蒙在鼓裡這麼多年,為什麼不早一點告訴她?

養父Ken Pohler的解釋是:“作為養父母,我們無法知道,孩子是想知道這些訊息,還是不想知道。”

Kati說:“我明白他們的邏輯,但我覺得這是一個壞邏輯。他們總是說,我們得等到你準備好的時候,blabla,但我覺得這事根本不存在一個準備好了。如果我問得早點,他們可能會早說,但在我們家裡,我們根本不談領養的事。”

無論如何,現在一切已經知曉,Kati也做出了自己的決定。

她決定自己來到中國,和親生父母相見。

她聯繫上製片人,然後先搬到江蘇,等待着2017年七夕節的到來。

對她來說,她還得緩一緩,內心還有很多情感沒有消化。

而製片人覺得,七夕節給等待多年的徐禮達、錢粉香一個驚喜,是再好不過的。

兩口子原本也是不知道這件事,但沒想到失音多年的吳女士主動聯繫他們,告訴他們女兒已經回國了。

兩人高興地趕到蘇州去見女兒,但因為紀錄片製作組說,為了足夠的戲劇性,第一次見面必須在七夕的斷橋。

好吧,等就等吧,也不缺這麼一下。

終於,在2017年的七夕節,兩口子和他們的大女兒,和Kati相見了。

錢粉香撲到她身上哭:“我終於見到你了!媽媽對不起你啊,對不起…”

父親要冷靜很多,姐姐在一旁用手拍着,安慰母親。

夫妻倆帶着Kati買菜、放鞭炮,給她做好吃的。

她在家裡住了兩天,和姐姐住一屋:“沒想到我還有個親生姐姐,感覺太神奇了!”

Kati感覺又激動,又怪怪的。

因為她根本不會說中文,父母也不會英文,交流很困難,都靠翻譯。

還有文化上的隔閡,比如父母總是拉着她的手說:“你太瘦了,得多吃點兒。”

然後給她夾菜,甚至喂她。

“這可能是因為他們覺得多年沒照顧我,所以得補償一下。”

第二天,中國父母帶着Kati去看了當年丟她的地方,一路上說了很多對不起。

“他們真的只是想要得到我的原諒,我也完全可以理解他們這麼想,但對我而言,我真的不覺得他們有對不起我的地方。從我的角度來看,我覺得我可以理解他們當時的處境,他們是真的沒辦法。”

在短短的時間裏,Kati盡量製造和親生父母的聯繫,她給親生父母拉小提琴。

生父徐禮達還掏出一個紅包,說這是20多年來給Kati存着的壓歲錢,姐姐得到的多少,她就得到多少。

這些對她來說,都是很神奇的體驗。

Kati還帶着中國父母和美國父母視訊見面。

這次見面,也打消了養父母心底隱隱的焦慮。

養父Ben在紀錄片中說:“我就是為她開心,我沒有失去任何東西。”

養母說:“我很為她高興,看到她走到這一步,終於達到內心的平靜。”

Kati只待了兩天,臨走時,全家送行。

Kati拍着生母的背:“我可以看到,他們這些年受了很多苦,但這段經歷對我而言,是內心圓滿了。”

回到美國後,她和養父母、哥哥們也都來了一個深情擁抱,他們歡笑着。

愛是不會改變的。

Kati希望不只是和中國父母見一面,而是以後都可以長期有聯繫。

她開始在大學努力學中文,而生父徐禮達,開始每天按時給她發“早上好”和“晚安”的短訊。

在未來,Kati希望兩家能面對面,來一個大團圓。

在這段被拋棄、被領養、被隱瞞的經歷中,很難細數誰犯錯,但對Kati而言,現在的她能感到的是兩邊的愛,也許,這就夠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PTT01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奇聞趣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