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世界政黨大會北京落幕 中共治理模式全球登場?

北京大肆渲染的世界政黨大會落幕。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開幕詞中宣稱,中國不會輸出自己的治理模式,但觀察人士普遍認為,舉辦聲勢浩大、史無前例的世界政黨對話會本身就有推廣中國治理模式,輸出中國價值觀的一面。中共十九大提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為世界提供了全新選擇,為解決人類問題貢獻了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而這次全球政黨對話無疑是北京拓展其影響、“社會主義非革命性輸出”的一次集中發力。什麼是中國治理模式?我們應如何評價這種模式?中國的發展道路能否為世界所接受?習近平有資格、有條件成為世界領袖嗎?

參加節目的兩位嘉賓是:《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歷史學者、獨立時評人章立凡。

*胡平:全球政黨大會荒謬絕倫*

胡平說,這次大會是個笑話,因為它確實是史無前例,也因為它荒謬絕倫。別的政黨舉行國際性會議都要求個政黨志同道合、有共同理念和共同意識形態。比方說第二國際,就是社會黨,100多年來一直每年都召開國際會議,參加的都是社會黨、社會民主黨。而中共本次所謂國際政黨會議根本不問政黨性質是左是右、不管其意識形態如何,只要願意就可以來,這是人類歷史上破天荒的,也與政黨目的和宗旨毫不相干。八九年蘇東劇變後,國際共黨陣營土崩瓦解,各國共黨遭受重挫,後來,90年代後期,有些國家的共產黨想重振旗鼓,於是召開了共產黨和工人黨國際會議,到今天已經舉行了19次,在希臘、土耳其、越南和俄羅斯都開過。按理說,中共作為世界最大的共產黨,而且是執政黨,應該對這個會議感興趣,可是19次沒有一次在中國召開。從這個會議的議程看,共產黨和工人黨討論的基本問題是工人階級反對資本主義,反對資本主義剝削,如何解放自身。這與中共在中國的所作所為形成鮮明的對照,所以,中共才會興趣索然。與此同時,它卻熱衷於舉行這麼一個莫名其妙、不倫不類的雜燴世界政黨會議。其目的與政黨宗旨無關,而是巧立名目製造萬邦來朝的假象,要成就習近平本人想當世界領袖的野心而已。

*胡平:中共輸出模式不摻假*

胡平說,“不輸入外國模式”是真的,“不輸出中國模式”是假的。不光外媒有類似評論,中國自己的媒體都常說要推廣中國模式。從議程安排就顯而易見,眾多議程中的第一條就是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思想,所以把各國政黨叫來就是為了讓他們學習習近平思想。這如果不是輸出中國模式是在幹什麼呢?還有,會議結束後,以會議名義推出了16條所謂倡議,更明確表達輸出中國模式的意圖。北京倡議非常值得推敲,開始說“以我們代表們的名義寫出以下倡議”。條款談到習思想如何如何,說明中共為中國人民謀福利也為世界人民謀福利,還有特彆強調中共扮演的角色,包括一帶一路等等。這個北京倡議根本就是一個學習習近平思想和學習中國模式的宣言。

這還很讓人懷疑,這個倡議是否如同中共所說,是由與會幾百名代表共同發起的。比方說,我們懷疑美國共產党參會的那位財務官,還有日本公明黨,韓國民主黨,是否贊同這種說法。這很明確表明中共要把自己的模式推向全世界,而且還製造出全世界政黨都在向中共學習、以它為榜樣的景象。

*胡平:中國特色=一黨獨裁+資本主義*

胡平說,所謂中國治理模式,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簡而言之就是中共一黨專政的統治加上資本主義。但是,共產黨鬧革命的目的是消滅資本主義,共產黨一黨專政的理由就是防止資本主義復辟。共產黨一黨專政和資本主義的結合其實是互相矛盾的。中國模式造成的當下現狀由一些列歷史事件和陰差陽錯造成。如果要給其他國家樹榜樣的話,無非就是政治上反自由、反民主、壓制人權、強化政府權力,同時發展資本主義。兩點讓別國學習起來有難度。他們沒有中國的特殊經歷。歷史也不見得給他們提供同樣的機緣。中國模式之所以被中共推廣,一方面是要通過這個消化本國產能,加強對別國經濟活動的影響來影響別國政治,迫使甚至西方發達民主國家迫於經濟利益在人權和其他議題上做出讓步。中共也通過這樣的會議收買其他國家的政治組織作為中共的海外代理人。這才是真實目的所在。

*章立凡:新領導層內政不足外交補*

章立凡說,說白了,中共是要過把癮。我們知道,今年是俄羅斯十月革命100周年;當年十月革命40周年時,莫斯科也開過一個世界共產黨工人黨會議,發表了莫斯科宣言。這跟中共領導人的成長過程是同步的。領導人可能幻想蘇聯老大哥主導世界光景的重現。剛才胡先生說的那種志同道合、意識形態相契合的國際大會開不了,於是中共要開另一種會議營造氣氛,也有急功近利的想法,目的是重振十九大之後的人氣。話說中共十九大,最高領導人看似風光,不過只得了一個頭銜,對黨和國家的控制不理想;對於在國際國內的認同感,自己也缺乏信心。新領導層內政比較低能,國內連續出現各種事端,很考驗新領導人的治國理政能力。那麼內政不足,就拿外交來湊;從川普來訪,世界政黨大會和互聯網大會召開,都是給現在的領導人或者新領導層背書撐面子,這才是主要目的。就是政治需要而已,不是現實需要,因為現實中開這樣一個大會是很荒誕的事情。

*章立凡:國家榮景虛胖,中共急於找出路*

章立凡說,從前談過,毛時代中國輸出革命,這個時代則是輸出資本,這也是輸出中國模式的一個方面。其實,中國的處境是外美內虛,看起來欣欣向榮,內在危機卻正在出現:經濟還在下滑,錢荒在出現,房地產走勢、股市走勢都不明朗。經濟是否還能維持6點幾的年增長是個問題。而這些問題都有望通過輸出來解決,領導人要為國內危機找出路。很多潛在危機一旦爆發將危及執政者的地位。輸出的最好方法是中國模式和所謂一帶一路。這條路如果走通,建立一個人民幣結算市場,甚至使得人民幣成為真正國際結算貨幣,可以轉移國內通脹和其他經濟問題。總之,現在輸出中國模式其實是為了解決國內危機。這是開世界政黨大會的潛在目的,只不過方式上採取我要惠蒙天下的姿態:“我當盟主,我有錢,我炫富”,而且聲稱要把會議常態化,經常搞,每年還要邀請一萬五千人來中國,其實不是學習中國模式,而是免費培訓他們,要求他們把中國病毒散播到世界各地。

*章立凡:理論無法自圓其說,中共依然堅持兜售*

章立凡說,中共說得很美好,所謂人類命運共同體,解決人類問題,等等,聽起來簡直猶如堯舜之言。實際上,什麼是中國智慧和方案並沒有說清楚。在百度上,中國方案有四條,把脈世界經濟發展,助力國際減貧進程,推動全球氣候治理,點亮互聯網之光。中國智慧是三大關鍵詞,共商、共建、共享,加後續羅列的一帶一路,命運共同體,金磚合作,深化改革,治黨治軍,互聯互通,脫貧減貧,等等。其實,歸結到一句話就是中國共產黨領導。所謂命運共同體,就是中國經濟強大了,中國打噴嚏世界可能感冒,可以綁架全世界。如果我劫持了一車人,我要是爆炸大家都得死,這也是命運共同體。我們一直在爭論,中國人也在辯論,應該走哪條路?極權還是民主?獨裁有效率還是民主有效率?福山甚至還認為,人類歷史會不會終結。現在看來,中共就是利用極權,集中力量辦大事。這是中共的基本經驗,也就是它的模式。但是,它跟共產主義理論又相衝突:消滅社會分工和社會差別,而中國的社會差別正在快速形成,造成撕裂;社會分工也有同樣的情況。城市是否一個命運共同體?北京這樣的大城市構築出的是金字塔結構,如果把底層全部挖掉,金字塔還能存在嗎?基本是無視社會分工的合理性。覺得中共的做法無論智慧還是方案都不能自圓其說,還向全世界兜售,是否很可笑?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