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原爆廣島如何扭轉形象成為和平象徵

烈日炎炎的8月,在日本廣島(Hiroshima)的和平紀念公園(Peace Memorial Park),四周圍繞着和平鐘的池塘里蓮花盛開。一群頭戴小黃帽的小學生在排着隊敲鐘,實際上所有的遊客都可以參加進來,一陣陣充滿希望的鐘聲在公園裡回蕩。

在日本,蓮花象徵著和平,可以看到各地廟宇的佛雕都安詳地坐在蓮花中。這些美麗的花朵從池塘泥土中生長出來這個事實本身就充滿象徵意義——佛祖歷經磨難最終取得真經。

而廣島和平紀念公園的蓮花更有獨特的意義,它反映了從戰火灰燼中復興的城市精神。1945年8月,二戰末期,美軍向這座城市投放了原子彈,數以萬計的人死亡,廣島城市被夷為焦土。當時人們相信,根據曼哈頓計劃(Manhattan Project)的科學家哈羅德·雅各布森(Harold Jacobsen)博士的說法,廣島將在今後70年內不會有生命生存下來。

然而,之後發生的一系列事件確保廣島將會在史書上佔有深具啟發意義的一頁。

首先,1945年的秋天,與專家的預測相反,野草開始從廣島的戰爭焦土中倔強地冒出頭來。第二年的夏天,夾竹桃開花了。樟樹,許多是數百年的老樟樹開始萌發新枝椏。這些新發的枝椏和野草感動了當地人。之後,夾竹桃和樟樹被命名為廣島的市花和市樹,它們象徵著這座城市的頑強生命力。

與此同時,來自日本全國和海外的支援湧向廣島,從使城市再次運作起來的汽車,到變焦土為綠色植被的樹木。和歌山縣的一個廟宇甚至捐獻了16世紀的一座佛塔,以顯示精神上的團結一致。這座呈橘紅色的佛塔今天已成為廣島最神聖的景點之一。

不過城市重建的關鍵時刻發生在1949年8月6日——頒佈了“廣島和平紀念城市建設法”(Hiroshima Peace Memorial City Construction Law)。正是由於該市人民,特別是市長濱井信三(Shinzo Hamai)堅持不懈的努力才制定了這條法律。在1947年廣島的第一屆和平節上,濱井信三為今後所有的廣島市長做出榜樣,他聲稱:“讓我們聯合起來,共同從地球上清除戰爭的恐怖,為和平而不懈努力。”

因此,1949年的“建設法”並沒有簡單地決定重建城市,它重塑了廣島城市形象——成為一座和平紀念城市,“象徵……追求永久和平的真誠努力”。由此世界歷史上第一次,整座城市為倡導和平而共同努力。至今這仍然是廣島人民所追求的理想。

正是為了這一追求,在廣島市中心元安川畔建立了這座“和平紀念公園”。超過12萬平方米的公園曾經是該市的商業區和居民區,現在成為與和平紀念項目有關的60多個紀念碑和設施,最令人矚目的是“和平紀念博物館”(Peace Memorial Museum)。

河對岸,廣島產業獎勵館(Industrial Promotion Hall)殘存的骨架特別保留下來,表達對人類最終消滅核武器的希望。今天,這座建築——這座仍如當年原子彈爆炸後原樣的殘存遺址,成為廣島的精神依託。被正式命名為“廣島和平紀念碑”(Hiroshima Peace Memorial),而當地人簡稱之為“原爆穹頂”(A-bomb Dome)。

“它是持久和平重要性的象徵,”一位日本學生說,“它在世界上獨一無二。”

它也成為聯合國世界文化遺產之一,每年的訪客超過100萬。

在廣島,到處可見“和平”字樣:一條四公里長的林蔭大道被命名為“和平大道”(Peace Boulevard),同一條街,對面的“和平紀念公園”可見“和平門”(Gates of Peace)——其上用49種不同文字鐫刻着“和平”字樣。出租電動單車叫“和平車”,在城市裡還可以看到“和平塔”(Peace Pagoda),這是一座由蒙古佛教徒捐獻的佛塔。

“為了表示對努力重建廣島人們的尊重,我們應該將這裡建成一座美好宜居的城市。”廣島政府旅遊中心的栗根舞子說。這也是為什麼除了如此多的和平紀念建築,廣島還是個比一般都市更加鬱鬱蔥蔥的城市,到處是公園、庭院和河畔林蔭路。

廣島不僅只是在自己的城市創造了和平環境,它還向世界發出和平呼籲,發出無數和平倡議,從廣島歷史巡展到設立兒童和平營地。廣島的“當代藝術博物館”(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向那些宣傳和平信息作品的藝術家提供年度獎勵。廣島還每年舉辦將世界人民相連的“和平信息音樂會”。

所有這些和平項目的核心努力來自歷任廣島市長。1980年代,當時的廣島市長荒木武(Takeshi Araki)倡導世界各地共同努力締造一個沒有核武器的和平世界。同時他也積極試圖解決貧困、飢餓和其他全球性問題。到目前為止,已經有162個國家的7,469個城市和地區加入到這個和平項目中,2017年10月又有16個新城市加入。

廣島的和平教育從孩子開始。小學每年都有“和平周”活動,在這一周里,學生們了解廣島的過去與和平的重要性。暑假期間,很多學生都到“和平紀念公園”為遊客當志願導遊。

一位叫金澤的年輕人在廣島大學學習和平與共存專業,他說,“我認為今天生活在廣島的人民有義務確保在廣島發生的悲劇永遠不會被忘記,並永遠不會重演。”

一位當地的瑜伽老師對我說,“我在這裡已經生活和工作了將近20年,仍然有人問我生活在這裡是不是令人感覺沉重。我總是回答,根本不是。因為重建的廣島形象比被摧毀的廣島形象要強大得多。”

今天的廣島是一個充滿光明和可愛的地方,瀕臨內海,擁有許多小島,三面群山環繞,六條河流經城市,使廣島有“水城”的昵稱。

來到這裡訪問的遊客離開時,不由對廣島居民產生強烈的尊敬和讚賞之情,他們不僅從戰爭灰燼中重新崛起,並將他們的悲劇轉化為推動世界和平的力量。很多遊客說,他們在這裡體驗到強烈的同情、悲憫和利他主義,這或許可以稱為“廣島效應”(Hiroshima Effect)。

所有訪問和平紀念公園的遊客都可以敲響“和平鍾”(圖片來源:Angeles Marin Cabello)

和歌山縣向廣島捐獻了一座16世紀的佛塔,以顯示精神上的團結一致(圖片來源:Angeles Marin Cabello)

“和平紀念公園”擁有60多個與和平紀念項目有關的紀念碑和建築(圖片來源:Angeles Marin Cabello)

“和平門”上鐫刻着49種語言的“和平”字樣(圖片來源:Yoshikazu Tsuno/)

廣島人視“原爆穹頂”為持久和平希望的象徵(圖片來源:travelgame/)

來訪者在這裡體驗到的強烈同情與悲憫,被稱為“廣島效應”(圖片來源:Hiroshi Higuchi/)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BBC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