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江歌案再現 大學生被殺 獲救女友拒出庭作證

近日,多則內容為"大四學生被女友前男友殺害"的微博引起網友關注和熱議。

△微博截圖

3月27日,正在銀行實習的大四學生李俊傑收到女友朱某(化名)要他回家的微信——據李俊傑的父親李小國介紹,"朱某當時被兇手(其前男友)拿刀威脅後叫我們家小孩回來。她在路上一直催,叫他快點匆忙趕往出租屋"——結果回到家的李俊傑被朱某前男友王某某(化名)用刀殺死。目前,相關案件正在審理中。

11月29日,李小國在接受記者採訪時,希望法庭能夠判處兇手死刑,為兒子討回公道。而不幸發生後,朱某始終沒有和李小國見面,甚至都沒有出庭作證。李小國對此感到很寒心,"我們要求她出庭,但她沒有,這樣的態度對我們太不公平了……最後我發微信求她說,求你出庭吧,我跪着求你都行,她也沒回我。"

△微博截圖

大學生被女友前任殘忍殺害

從5月16日起,李俊傑的父親李小國在微博發帖講述兒子遇害的事情。11月26日,網友笙罪對李小國的微博進行了整理:"今年新年過後,李俊傑在石家莊某單位實習。因為租房,認識了中介女孩朱某。朱某沒收600元中介費。李俊傑請朱某吃飯作為感謝。雙方互留電話。2017年3月17日,朱某搬往李俊傑的出租屋。十天後的3月27日,李俊傑為朱某叫了份外賣後去上班。朱某前男友王某某拿着刀找來了,以自殺威脅朱某要李俊傑回家。當時朱某很害怕,就用微信告訴李俊傑。李俊傑知道後,跟單位領導說了聲,取了點錢,準備中午請兇手吃頓飯,把事說清楚。取錢時間十點十三分。他怎麼也沒想到,王某某會要了他的命。"

11月29日,李小國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微博描述基本屬實。"

李小國在微博中出示了河北省石家莊市人民檢察院的起訴書,起訴書顯示:"2017年3月27日10時18分,被告人王某某找到前女友朱某與被害人李俊傑租住屋。因發現朱某與他人同居而發生爭吵,並在室內亂翻。為從朱某手機上查找朱某與李俊傑聯繫信息,從卧室北側窗台上拿了一把水果刀,用該刀以自傷相威脅,要求朱某說出其手機號碼。期間有快遞員上門送貨,王某某將水果刀放於自己右後側褲袋內。後李俊傑回到住處,王某某質問李俊傑,當知道李俊傑與朱某睡在一起後,王某某動手打李俊傑,隨後雙方發生肢體衝突,王某某拿出水果刀,向李俊傑的面頸部划了數下,致其面頸部受傷而倒在地上。王某某用該水果刀劃傷自己頸部並躺在床上,後朱某看到李俊傑脖子處流了很多血,就撥打120急救電話。在朱某按醫生要求對李俊傑進行救治時,王某某參與救助,直至隨120急救車到達以嶺醫院。李俊傑經搶救無效死亡。經鑒定:被害人李俊傑系被他人以銳器割破頸部血管致失血性休剋死亡。"

△圖片來自李俊傑父親微博

李小國對王某某"參與救助"的說法並不認同。他稱,根據朱某事後口供:"在李俊傑倒地呼救後,王某某並未及時搶救,而是纏着朱某跟她爭吵。王某某對朱某說,你說我只愛自己不愛別人,你看我多愛你,我都敢為你殺人。"

以嶺醫院24小時內入院死亡記錄顯示:李俊傑"當時意識喪失,大動脈無搏動、血壓測不出,無自主呼吸。"死亡原因為"心臟驟停、失血性休克"。

△圖片來自李俊傑父親微博

石家莊市人民檢察院認為:"被告人王某某故意非法剝奪他人生命,致被害人死亡,應當以故意殺人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死者父親希望判兇手死刑

11月14日,該案在石家莊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李小國在接受現代快報記者採訪時表示,他的訴求就是判被告死刑。"我們家是獨生子。兇手太殘忍,對我們家庭造成這麼大的傷害,其他判決不能接受。"但他對這一希望的判決結果也表達了擔心,"有人說他參與了搶救,有可能從輕判決。但人都死了,參與救助起什麼作用啊?我有一個醫院的搶救記錄,頸部基本上都被砍斷了,最長的傷口18公分。"

在網絡公布的以嶺醫院24小時內入院死亡記錄上顯示:李俊傑"左側頸部 Y型傷口,長約18厘米,深達椎管,部分大血管斷裂,左頜下可見多處皮膚裂傷,大小分別約4厘米、8厘米傷口深達下頜骨"。

而被告人及其家人在法庭上的態度也令李小國感到氣憤。"一審開庭後,俊傑的媽媽在法庭上第一次看到兇手心情難以平復,想要罵他。被告的家人——哥哥、爸爸、媽媽為保護他要打我們,好在法警反應快制止了他們。我說的是事實,法庭有監控可以看到。"

李小國描述稱,王某某在庭上"對死者家屬很冷漠,連句道歉都沒說一聲"。"他沒有悔罪表現,沒有表示歉意。"李小國同時認為被告在描述案情時避重就輕,"當說到怎麼傷害我們孩子的時候,他說就輕輕划了兩刀。頸部這麼大傷口可能只是輕劃嗎?最少是七刀以上。"

受害方家屬的代理律師秦春暉也表示,最終的判罰由法院說了算,但是王某某殺了人,犯罪情節非常惡劣,"有人說王某某有施救表現,但那只是被動行為。"

記者也採訪到了王某某的辯護律師劉鵬飛,他表示對王某某實施的是罪輕辯護,理由是他有自首情節,對受害人實施了救護。

記者多次致電石家莊市中級人民法院,均未獲接聽。石家莊市人民檢察院的一位工作人員則在電話中表示,該案正在審理之中,不便透露更多細節。

死者女友未能到庭作證

而對於未能到庭作證的朱某,李小國同樣表達了失望,表示至今沒有見過朱某本人。"朱某當時被兇手拿刀威脅後叫我們家小孩回來。她在路上一直催,叫他快點——這些都有口供。我們家小孩怕她受傷害就趕緊回來了。為了保護她,我們家小孩遇害了,但她卻隱瞞了一些事實。當時朱某沒有如實交代我們家孩子是怎麼進屋的,因為我孩子沒有鑰匙——鑰匙放在銀行里,還是我們去銀行把鑰匙拿回來的。也就是說,兇手怎麼砍向俊傑的,她沒有說。她說當時嚇傻了,什麼也不知道。她要是不出面作證的話,我們這邊很難討回公道。"

開庭前,李小國一直希望朱某出庭作證,但後者始終選擇了迴避。李小國說:"我跟她發了很多微信,跟她說我們家孩子畢竟是為了你,我們也不會傷害你,希望你出庭。最後我發微信求她說,求你出庭吧,我跪着求你都行,她也沒回我。"

朱某的迴避態度讓李小國感到寒心,"我們要求她出庭,但她沒有,這樣的態度對我們太不公平了。我們現在要討回公道是很艱難的,是靠我們一點點去收集證據。你想想這麼大的傷口,我當時第一眼看到的時候都(哭泣)……"

李小國對記者表示,其實案發後他就一直試圖與朱某進行溝通,但朱某隻在五月初在 QQ上進行過一次回復,一直沒有露面。兩人唯一一次 QQ聊天記錄顯示,朱某曾對李小國表示:"出這件事,我爸媽肯定也是優先保護我的,所以我沒有及時站出來給你們一個真相,原諒我。他雖然只跟我在一起十天,但是這十天我倆很幸福。他走的時候是愛我的,這樣的男人我記心裏一輩子。"

而在此之後,朱某便像人間蒸發一樣,再也沒有回應過李小國的出庭請求。而李小國也發現,朱某並未真的失聯,"她經常到俊傑 qq空間里,每隔個把月就來看一次。因為我經常在俊傑的空間里發一些動態,她會來看。"

記者隨後撥打了朱某的手機,但語音提示該號碼已是空號。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現代快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