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家庭生活 > 正文

熬夜的人究竟在熬什麼

早上,今晚一定要早睡!午夜,打開搜索引擎:耶穌有多高。

這是一個火爆了微博的段子,而在跟帖中,網友們紛紛曬出了自己再夜闌人寂時探索宇宙奧秘的搜索截圖:‌‌“奧特曼飛的有多快?‌‌”剪刀石頭布是誰發明的?‌‌“對於一部分‌‌”修仙黨‌‌“黨來說,每逢夜深人靜時,便忍不住孜孜求學、想要科普全世界。事實上,在現代社會,晚睡已經成了許多人的家常便飯,甚至是戒不掉的癮。

‌”現代孤獨症‌‌“患者

夜裡寂靜無人,和男女朋友道完晚安,親人、室友也都已熟睡,自己終於從生存的焦慮、社交的壓力和自我的身份角色中解脫出來,像擺脫一個堅硬的殼。打開手機點開最喜歡的音樂,在各大社交軟件上尋找自己的內心嚮往的‌‌”群落‌‌“。無論是小眾邊緣化的愛好,還是平日被各種話語污名化而難以向身邊人啟齒的,再普通不過的熱愛,此時都能找到能聊能侃的同道中人。白天被行政單位和社會分工強行格置的人群迅速在網絡的各個角落中湧出來,在各個大v的賬號下,各種話題的討論帖下集合,各歸心靈的正位。部分社交軟件由於其方便快捷在白天承擔了部分現實生活的工作,而夜晚的降臨就像一道界限,將社交媒體承擔的工作部分,和精神需求分開。

《2017年中國青年睡眠狀況白皮書》統計數據顯示,93.8%的人睡前會選擇玩手機、PAD、電腦等電子產品。在另一份大數據調查報告《中國移動互聯用戶午夜行為解讀專題》中,70.2%的男生和58.9%的女生午夜最愛網上社交,其次38.7%男生和40.2%的女生喜歡聽音樂。網民夜晚最愛用的APP,微信高居榜首,其次便是QQ。網上社交、聽音樂成為大多數熬夜黨的選擇。

一部分被調查的青年人表示:自己晚睡拖延並非是自制力不夠,而是在內心深處無法捨棄這一段完全屬於自我的時間。夜晚提供了安全封閉的獨處空間,此時的社交最自我,也最真實。熬夜的晚上對這部分人來說,是現代靈魂研修場域。

強烈的孤獨感是現代社會的典型特徵。人文主義哲學家、精神分析心理學家艾瑞克·弗洛姆(Erich Fromm)曾提出:在固定的社會的秩序里,人們只能扮演指定的角色。雖然缺少自由且遭遇苦難,但是很少遭遇孤獨與孤立。而隨着現代意義上的‌‌”個人‌‌“概念的誕生,人們獲得了自由了,但同時也被剝奪了曾經享有的安全和歸屬感,個人容易陷入孤獨和孤立。現代的孤獨成為了獲得自由的代價。同時,物質的過度豐富、消費主義的引誘易使人們的精神陷入加空虛。

白天本應是人們自我實現、與社會建立聯繫的時間,但是地域、圈子的限制使得其出現困難時候,這種需要對自我生活掌控的衝動便轉移到夜闌人靜的晚上。一部手機幾個社交軟件便彷彿把控了自己的生活。約翰·卡喬波在《孤獨是可恥的:人性與社會聯繫的需求》一書中將孤獨比喻成‌‌”飢餓‌‌“,它們是某種信號,預警你餓了或缺愛了。

那些熬夜的人們,簡單地將擺脫熬夜等同於戒掉手機可能並不能從根源上解決問題,如果嘗試在實際生活中自發性地建設自我與他人和社會之間的聯繫,讓日常的生活也‌‌”屬於自我‌‌“,‌‌”黑着眼圈熬着夜‌‌“在社交軟件上尋找共鳴的情況也將隨之減少。

與黑夜共舞的拚命三郎

夜晚當然不僅僅是孤獨者的樂園,對於夜貓子而言,寂靜的夜晚就是最澎湃的交響樂,讓他們在工作中保持激昂的鬥志。

《2017年中國青年睡眠狀況白皮書》統計數據顯示,超過六成的人會犧牲睡眠時間來完成工作,24.2%的人認為無論多晚都要做完工作再睡覺,而認為沒有熬夜做工作這種情況的人只有15.7%。在‌‌”青年睡眠狀況綜合分析中‌‌“77.4%的青年因為工作上的壓力和焦慮而難以擁有完整的睡眠。

2017年初發佈的《中國白領健康狀況白皮書》表明,主流城市白領亞健康比例高達76%,處於過勞狀態下的白領接近六成。部分受訪的白領認為:在熬夜的時候效率會比較高,自己不自主地便會將工作留到晚上做。

其實這種說法不無一定的道理,短期之內,熬夜的確會提高工作效率。在人體中,存在一個讓我們時刻保持警覺的系統:下丘腦-垂體-腎上腺(HPA)軸。如果遇到突發情況,這套系統會迅速反應,通過腎上腺分泌腎上腺素和皮質醇,大大提高人體的戰鬥力。到了夜間,身體意識到你要睡覺了,便會抑制皮質醇的分泌,且促使松果體分泌褪黑素,降低人體警覺度和反應能力,降低中心體溫。假如你一直不睡覺且處於警覺和工作狀態,身體便會默認進入了應急狀態,腎上腺素和皮質醇瘋狂分泌,使得交感神經興奮,彷彿變成了思路清晰的‌‌”超級賽亞人‌‌“。但實際上研究表明,熬夜學習來的東西40%以上都會忘記,即便短暫完成了工作,第二天和第三天的大腦運作和精神狀態也都會受到影響。

近年以來,熬夜過勞作為誘因的猝死新聞屢見不鮮,隨之諸如‌‌”熬夜不僅會變醜還會變笨!‌‌“‌‌”睡6小時與8小時面容對比‌‌“之類帖子趁熱出爐,像《怎樣熬夜不會危害身體健康》這樣的文章更是有極高關注量,當你點進去,會發現文章只有四個字‌‌”不可能的‌‌“。幾乎人人都能認識到熬夜對身體的傷害,但是能戒掉熬夜的人依然是少之又少。

某社交平台於2016年發佈的《中國網民熬夜報告》數據顯示,熬夜族佔比最多的行業包括公關、媒體、遊戲、動漫、投資等,這些人凌晨3點睡覺都是常事,公關行業以51.6%的熬夜族比例位居第一。同時,創業人群的睡眠狀況最不樂觀,在最長一次連續不睡眠時間上,大部分創業者平均值約29個小時,其中10%的創業者更是48小時連續無眠。《生命時報》曾總結過中國的‌‌”十大高猝死行業‌‌“,廣告從業者、醫生、工程師、媒體從業者等赫然在列。《武林外傳》里佟湘玉細算過一筆賬,如果她每天只睡3個小時,那麼節省下來的時間長達十二萬零八千個小時,約等於五千三百天,也就是十四年零六個月。但事實上這只是臆想而已,英國科學家貝弗里奇曾解釋:疲勞過度的人是在追逐死亡。睡得少,並不意味着你比別人擁有更多清醒的時間,反而可能讓你死的更早。

但還有更多人熬夜工作是因為低效的拖延心理。這個熬夜的群體有兩個經典的心理模式。首先是想創造‌‌”我在為未來拼盡全力‌‌“的心理暗示。中國傳統文化中有‌‌”天道酬勤‌‌“的說法,鼓勵勤奮學習、工作的成語、諺語、警句數不勝數。勤奮便可以獲得好的結果已經成為中華民族的集體無意識,熬夜的行為在這一暗示下不斷地合理化和固化。在生存現狀不滿,而又無法及時改變,熬夜和疲憊帶來的心理滿足感成為良好的安慰劑,填補對更好的生活的想像。當然這個鍋,傳統文化不背,沒有效率的勤奮只是假勤奮而已。

另一種便是對夜晚時間的‌‌”資源想像‌‌“。知乎上一位網友說:‌‌”當熬夜成為一種習慣,總會不知不覺把工作做到很晚,然後夜晚大塊的時間會迷惑你,讓你以為自己在晚上真的可以完成很多事情。‌‌“心理學研究表明‌‌”拖延的深度成因是因為內在驅動力不足,以及對任務完成後的新進程的懼怕。‌‌“青年人中流傳着‌‌”deadline(截止日期)是第一生產力‌‌“。拚命三郎們為了工作和生活是很想把工作做好做完的,一方面又由於任務並不是自己真心熱愛,因而吸引力不足,可是deadline又擺在那裡,所以潛意識便安慰自己‌‌”晚上還有時間‌‌“。把自己的行為合理化,以尋找路徑逃避現在不想工作的狀態。增強白天工作的意義感,做能激起自己激情的工作,是規避這一類型熬夜的根本路徑。

晚睡只是‌”做自己‌‌“

還有一部分天生的夜貓子,他們熬夜實際上是正常的生活,更準確地來說他們並非在‌‌”熬‌‌“,而僅僅是比一般人的睡眠時間推後而已。

2017年諾貝爾醫學獎的三位獲得者的研究結果解釋了植物、動物以及人類是如何適應‌‌”生物鐘‌‌“這種生物節律的,並同時與地球的自傳保持同步。其實每個人都擁有不止一個指導行為規範的時鐘。一位名叫Till Roenneberg的時間生物學教授出版了一部名叫《身體內的時間:睡眠類型、社會性時差以及你為什麼會很累》的暢銷書,其中便提出:宇宙天體周期運動決定了世界的物理時鐘。同時,每個人都擁有自己獨特的睡眠類型,它由身體內部固有的生物鐘所控制。同時還存在着由工作和社交活動所決定的‌‌”社會性時鐘‌‌“,如朝九晚五的上下班時間和輪班工作時間。對於一部分生物鐘和社會時間相差太大的夜貓子來說,‌‌”社會性時差‌‌“的存在是十分痛苦的,如果長期和大眾的作息不同步,脫離群體也會導致抑鬱、過度孤獨等心理問題。好在當代全球化和網絡催生了新的經濟形式和出現了業務時間較為自由的工作,為這一部分‌‌”晚睡即是做自己‌‌“的人群提供了選擇。

不過,畢竟存在這一問題的人群還是少部分,自己究竟是天生夜貓子還是熬夜拖延症,還是要聽從自己的身體,跟隨自己的‌‌”生物鐘‌‌“。

對於非天生夜貓子來說,熬夜時常常叫囂‌‌”過把癮就死‌”,第二天看到某某猝死的新聞又戰戰兢兢在網上提問:熬完夜怎樣減少對身體的傷害。把熬夜當成自己融入新時代好青年群體的標籤,明知癥結在哪卻不敢轉身面對自己,懦弱的心才是真正助長熬夜的幫凶。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冬琪 來源:南周知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家庭生活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