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健康養生 > 正文

究竟睡多少才能兼顧效率與健康

對於格雷戈里·麥基(Gregory McKee)而言,夜晚酣眠一場與合理飲食、經常鍛煉同樣重要。如果沒有八小時的睡眠時間,這位STS Capital Partners集團(總部位於加州的拉賀亞市)的創始人兼總經理,在第二天就會變得萎靡不振。

不久之前,因為開會的緣故,麥基搭乘了一架通宵航班,橫跨全國。他幾乎一夜未眠。下午三點左右他已經無法堅持,開始不停地出門喝咖啡、灌蘇打水。當晚他想要回顧之前一夜不寐換來的筆記成果時,卻一個字看不懂。

‌‌“那些筆記毫無作用。‌‌”麥基說道。這位CEO名下的國際投資銀行企業主要專註於公司兼并、剝離和策略業務。

與之相反的是,達倫·威特莫(Darren Witmer)卻不敢奢望八小時的睡眠時間。他每天凌晨三點上床,四個小時後便會醒來。但這位重置產業(Reset My Business)商務諮詢公司(總部位於北卡羅來納州卡里市)的首席執行官卻堅稱,自己在第二天仍舊生龍活虎。他毫不睏倦,也不用大量飲用咖啡,甚至在一天結束時,也照樣能看懂自己之前的筆記,毫無困難。

他也坦誠:‌‌“感覺是有點奇怪,身為生理學家的妻子也一直有意關注着我的不同尋常。‌‌”

對於一些忙碌的專業人士而言,究竟要睡多長時間的問題讓他們感到很糾結。儘管研究結果倡導整夜酣眠—即每晚睡七至九小時的理想狀態—但許多人為了多工作一些時間,會選擇放棄幾個小時的睡眠時間,而不會縮短陪伴家人和滿足個人興趣的時間。

談及此處,我們總忽略不了瑪莎·斯圖爾特(Martha Stewart)和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等成功商人給人留下的印象,這些人總是對外宣稱自己每晚只睡三、四個小時。潛台詞是說:不大量減少睡眠時間,你就不可能大有作為。

那麼對你的事業而言,睡得多和睡得少,究竟哪個更好?

賓夕法尼亞大學心理學教授、美國權威睡眠研究員大衛·丁格斯(David Dinges)認為,無論身在何處,大多數人都需要八個小時左右的睡眠才能保證將自己的能力發揮到最好。世界上只有不到5%的人是天生的短睡者,也就是說他們生物鐘的節律就是每天晚上睡四到五小時。但也有很多人刻意減少睡眠,然後在第二天還感覺不錯。

隱性影響

雖說如此,但對於大多數人來說,夜裡睡不好覺的情況都會對白天產生影響。明尼蘇達州羅徹斯特市梅約診所的睡眠醫學聯執主任艾瑞克·奧爾森(Eric Olson)表示,如果人們連續超過一兩天的睡眠時間都少於七、八個小時,那麼他們的注意力、敏捷度和警惕性都會受到影響。睡眠時間太短的人還可能很難記住細節信息,並且更容易遭受到諸如肥胖症甚至早逝等多種健康問題。

此外,許多睡眠較少的人都把節省出來時間用在工作上,但那卻並非是高產時段。威特莫也承認,一般在晚上九點到凌晨兩點這八小時的工作時間裏,他的效率並不像上午八點到下午五點那麼好。他說:‌‌“凌晨兩點,並不是我工作效率最好時間,但50%的效率也總好過一無所有。‌‌”

許多睡眠較少的人甚至還相信,他們花在工作上的額外時間就是讓事業不斷攀升的關鍵。那麼,唐納德·特朗普成功的秘訣真的就是每晚只睡三四個小時嗎?丁格斯表示,事實很可能並非如此。

他說,特朗普家族之所以能夠保持高產,是因為他們不必為教育費用、退休積蓄等日常瑣事而發愁。有權有勢的高管們和其他富人常會安排專門的團隊來負責他們的日常生活瑣事,比如洗衣服、支付各種賬單、帶孩子等等。這就保證了他們在每天的最佳工作時間裏沒有瑣事干擾,可以一心一意專註於讓他們獲得成功的事業。

小睡補覺

按照丁格斯的說法,即便是那些吹噓自己夜夜好眠的人—或者幾乎不需要酣眠的人—也可能會錯算他們究竟睡了多長時間。睡眠較少的人常常通過補覺來避免疲憊—比如說,許多人會在周末睡得久一點。忙碌的高管可能會在搭乘長途飛機或乘車開會的途中休息。丁格斯表示:‌‌“他們經常小睡。‌‌”

威特莫每月都要有幾次九小時的睡眠。另一位四小時睡眠者勞耶·理乍得·鮑勃霍茲(Lawyer Richard Bobholz)則會在每天下午小睡45分鐘。鮑勃霍茲說:‌‌“午休醒來後,我便可以重振旗鼓、繼續工作。‌‌”

研究還發現一般正常睡眠的人都會高估自己的睡眠時間。丁格斯說,相比於報上來的八個小時,他們可能只睡了六個半小時。

奧爾森表示,理想的睡眠時間基本上是八個小時,這主要是出自追求良好健康狀態的考慮。他說:對於那些睡眠嚴重不足八小時的人來說,繼續保持這樣的狀況可能有點蠢,因為睡眠太少確實會影響到產出,即使第二天你可能感覺還不錯。

對於那些只有四小時睡眠的人,奧爾森也表示:‌‌“這些人可能很忙,但卻並未真正發揮出自身的效率。‌‌”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冬琪 來源:BBC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健康養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