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紅黃藍虐童非首次 IPO前四名教師被判刑

繼攜程親子園被曝虐待兒童後,剛剛上市的紅黃藍又曝出虐待兒童事件。

新京報今日報道,朝陽區管庄紅黃藍幼兒園(新天地分園)國際小二班的幼兒遭遇老師扎針、喂不明白色藥片,並提供孩子身上多個針眼的照片。

一位家長說,孩子最近三四天拒絕上幼兒園,“說老師給吃過白色藥片”家人才意識到問題。

在家長提供的和孩子對話視頻證據中,孩子捏着一個白色藥片斷斷續地回憶“吃過……老師給吃的……睡覺吃……其他小朋友吃的……每天都要吃……”

據相關報道,目前警方已介入調查,家長提供視頻中也顯示警方已提取孩子針眼等證據。  

這是紅黃藍上市以來遭遇的最嚴重危機,信譽良好的紅黃藍面臨信譽破產。

此前,攜程也被曝出所託管的幼兒園中,孩子被罐芥末,喂安眠藥,被站着抬一條腿換尿布,被推倒撞到昏迷。

孩子還被用消毒水噴,如果哭不給孩子飯吃,被關在死角。

紅黃藍上市前已曝出虐童事件

不過,這不是紅黃藍第一次爆發出虐童事件。

在中國裁判文書網上看到,位於吉林省四平市紅黃藍幼兒園曾發生虐童事件,四名教師被追究刑事責任,分別被判處有期徒刑。

吉林省四平市鐵西區法院的一審判決認為,王璐、孫艷華等4人身為幼兒教師,多次採用扎刺、恐嚇等手段虐待被監護幼兒,情節惡劣,其行為均構成虐待被監護人罪。

一審判處王璐、孫艷華有期徒刑兩年六個月,判處王玉皎、宋瑞琪有期徒刑兩年十個月。這四人隨後提出上訴,2016年12月底,四平市中院二審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法院二審認為,上訴人王璐、孫艷華身為幼兒教師,多次採取扎刺、恐嚇等手段虐待多名被監護幼兒,情節惡劣,二上訴人的行為均構成虐待被監護人罪。

法院二審稱,經查,多名被害幼兒家長在同一時間段內均發現幼兒體表有針刺傷痕,及部分幼兒(3到4歲)受到傷痕後本能表述的證言,監控錄像、法醫鑒定意見及部分幼兒受傷圖片等直接和間接證據,構成證據鏈條。

也就是說,幼兒遭扎針的現象並非是偶爾的,而是在紅黃藍可能普遍存在的現象。

而今年4月,媒體消息稱紅黃藍幼兒園大紅門分園幼兒教師推搡、踢打孩子事件。園方稱涉事的兩名教師和園長均已停職接受檢查,併到派出所接受調查。

紅黃藍依然順利IPO

紅黃藍在上市前已持續爆發出虐童事件,但紅黃藍還是在今年9月底順利上市。

黃藍創始人、董事長曹赤民當時在紐交所現場表示,紅黃藍自成立以來一直專註於為中國0-6歲兒童提供優質和最適合的教育。

“登陸資本市場將為紅黃藍提供更為廣闊的發展平台。紅黃藍將藉助資本市場的力量,聚焦0-6歲學前教育事業,開啟品牌化、專業化和生態化發展的新階段。”

根據介紹,紅黃藍誕生於19年前,那是史燕來剛生下兒子時的一個夢想。

“當時國內0-3歲寶寶的早教選擇匱乏,但經濟發展、生活改善、注重教育品質的家長們對此有着強烈需求。”

紅黃藍創始人、總裁史燕來曾表示,學齡前階段是人生最重要的啟蒙時期,學前教育是人生的開端教育、基礎教育和奠基教育。

科學的學前教育對幼兒身心健康、價值塑造、習慣養成、智力開發十分重要,亦將深刻影響一個人的後繼學習、終身發展和健全人格。

“成功登陸紐交所,是對紅黃藍多年來堅持品質教學、規範經營鼓勵和肯定,更是對中國學前教育發展成果和民辦教育改革實踐最好詮釋。”

史燕來說,未來,紅黃藍除繼續在北京、上海、廣州、深圳、杭州、成都、重慶、南京、青島等一二線城市加強投資布局和併購外,還將加快布局國內三四線城市發展。

如今,紅黃藍幼兒園虐童事件爆發,讓紅黃藍提供優質和最適合教育的話顯得蒼白無力。

隨着紅黃藍未來大規模擴張,如果不加品質控制,在資本驅動下,可能類似事件還會越來越多。

頻頻發生的幼兒園虐待幼兒現象,也給正蓬勃發展的中國早期教育敲響警鐘。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搜狐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