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中國文化 > 正文

末朝天災:夏朝和西周的滅亡

天災突降,是上天對人的警告。(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經歷了遠古的大災難,人類進入新一輪的文明時期。從歷史記載中可以看出,中國的天災一朝代一朝代地增加。特別是到每個朝代的末期,往往是昏君當政,天災突降;胗之天下刀兵四起,內憂外患齊至。這些都是上天對人的警告,不能再繼續作惡了。

夏朝

夏朝末年,發生過3次大地震:“帝發七年陟,泰山震。”

“簾癸十五年,夜,中星隕如雨;地震,伊、洛竭。”

“帝癸三十年,瞿山崩。”(均見於竹書紀年)

帝發七年(約公元前1627─公元前1615)的那次地震,是中國、也是世界上最早有記錄的地震。在位七年的夏王發,也在這一年死去。

接下來是夏王朝最後一個國王。他是中國古代有名的暴君。相傳他原本是一個有才智又有勇力的人,他能一人生擒野牛和老虎,能折斷鉤索。但是性情很暴躁,又很殘忍,動輒殺人。他酷好聲色,又好喝酒。繼位以後,不惜以殘暴的手段來維持江河日下、眾叛親離的統治局面。

夏王朝有個太史,是掌記事兼天象、曆法的宮。見皇帝暴虐,又貪樂縱慾不理朝政,多次向他進言,勸諫要愛惜民力,不能這樣奢侈。皇帝不但不聽,反而罵太史官多事。太史官眼看如此下去。不久便會亡國,於是就逃出投奔商湯。

夏王朝還有一個大夫,見太史官勸諫無效,就手捧“皇圖”來見。“皇圖”也稱作“黃圖”,是古代王朝繪製有帝王祖先們功績的圖,給後代帝王們看,以便效法祖先們治理國家。夏朝的“皇圖”上繪有大禹治水等圖像,大夫是要皇帝效法先王,像始祖大禹一樣節儉愛民,以長久享國;若是像眼下這樣揮霍無度,任意殺人,亡國的日子就不遠了。這位末朝之君對這樣的忠言不僅不聽,反而將大夫殺害,並警告朝臣們說,今後再這樣來進言,一律殺頭。於是賢臣絕跡,勸諫消失,皇帝愈加驕橫。

就在這種情形下,夏王朝星隕地震,河水斷流。以致後世談到夏末地震時說;“昔伊、洛竭而夏亡!”(《國語・周語上》)終於商湯順乎天意而起,取代了夏朝。

西周的衰落

公元前858到公元前853年,西周的西北連續六年大旱。關於這場大旱災,《詩經》描述道:“浩浩昊天,不駿其德;降喪饑饉,斬伐四國。”“民之無良,相怨一方。”

這場旱災,由於時間持續太長,加上皇帝殘暴,結果是餓殍載途,白骨盈野。

旱災結束後,皇帝又進一步實行“專利”。所謂專利,就是專山林川澤之利,把原來公有的山林川澤霸佔為己有,不許人民樵採漁獵。這一下造成了“下民胥怨,財力單竭,手足靡措”(《逸周書・芮良夫解》),達到了“民不堪命”的地步。為壓制人民的言論,歷王從衛國請來巫師,企圖藉助巫術去偵察人們的竊竊私議。巫師順從厲王的旨意,肆意指控國人“謗王”。一經衛巫指控的人便遭到殺戮。這樣一來,人們都敢怒而不敢言,路上見面,以目示意。鎬京城內,一片恐怖氣氛。

當時,大臣召公見厲王如此倒行逆施,便屢屢向他進諫。一位大臣說:防民之口,甚於防川。把水堵上,一旦潰決,傷人更多……如果硬要堵住人民的嘴巴,不讓說話,其後果是不堪設想的。但皇帝根本聽不進這些話,繼續一意弧行。

在天災、人禍的雙重摺磨下,“民之貪亂,寧為荼毒。(《詩・桑柔》),民不堪命,都不顧一切盼望天下大亂,寧願吃更大的苦頭,不惜與暴君同歸於盡。這一天終於到來了:公元前842年,爆發了聲勢浩大的武裝起義,衝垮了厲王的殘暴統治。也是西周王朝從此江河日下、搖搖欲墮。

西周的滅亡

公元前803年,西周又發生了大旱災。這場旱災,持續時間更為長久。大旱不僅使河流、池沼完全涸竭,而且森林、草木皆乾枯而死。農田、莊園,都變成了一片荒野。沒有糧食,連人畜飲水都發生了因難。於是,人們四出逃亡,可走到哪兒也沒有活路。旱災帶來的是一派庶民逃亡,邑里空虛,村落蕭條,田園荒蕪的衰落景象。

這場旱災,一直持續到末代皇帝上台繼位之時。這位末朝之君,對國事不聞不問,只顧自己享樂。

一場更大的天災--地震發生了。公元前780年,首都鎬京發生大地震,涇水、渭水、洛水三川乾涸。對於廣大百姓來說,這場地震不啻是雪上加霜,日子愈加難熬了。但皇帝依然如故,不理政事。

此後,西周還出現了一些異常氣候和現象。《竹書紀年》載:“三年冬,大震電。四年夏六月,隕霜。”這裡所記述的,實際上是一種冬暖夏寒的異常氣候。冬暖則害蟲多,夏寒則傷莊稼。

這些暖冬夏雪的異象都是對亡國之君的警告。然而,天不亡人,人自亡,那天也無奈。

公元前771年,申候聯合犬戎,攻下了西周首都鎬京,殺死了皇帝,宣告了西周的滅亡。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正見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文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