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人肉盾牌擋下子彈 這是真正的愛情、親情

看過拉斯維加斯槍擊案現場視頻的,都會對裏面的槍手感到無比震驚…

一連串不間斷“噠噠噠噠噠”的子彈,直直落在拉斯維加斯一場露天音樂會的人群中。

這一切,像是電影里才會出現的場景,聽起來是那麼的不真實。

然而,

這次槍擊案中,除了槍手殘忍得不真實,也有無比的善良....

一幕幕同樣只有在電影里才會出現的情節,在這次槍擊案中真真切切的上演了——

用肉體為別人擋子彈!

下面是他們的故事....

Jack和 Laurie的故事。

Jack和 Laurie是一對恩愛的夫妻。

Laurie在高中最後一年,通過朋友的介紹認識了Jack。

兩人談了四年的戀愛,感情越來越好,1994年,Laurie剛大學畢業那一年,兩人便迫不及待得結婚了。

今年是他們結婚第23周年…

10月1日那天晚上,Jack帶着妻子去拉斯維加斯的“91公路豐收音樂節”慶祝他們的結婚紀念日。

當天晚上7:46,他還在臉書上分享了自己和妻子在音樂節上的合影。

他們喝着啤酒,開心得笑着,臉上洋溢着幸福。

然而,兩個小時不到,現場就響起了“噠噠噠”的聲音。

剛開始兩人以為是煙花的聲音,直到一顆子彈從Laurie手臂旁邊飛過。

Laurie說:“我從來沒有經歷過槍擊案,但是當子彈從我右臂旁邊飛過時,我感覺到了一股氣流快速穿過。我對我丈夫說:我覺得這不是煙花的聲音”。

在意識到危險之後,兩人立即趴下,Laurie趴在地上,Jack趴在她身上,雙手緊緊得抱着她,他用自己的身體為妻子形成一個盾牌,不留一絲縫隙。

“我愛你,Laurie”,Jack的聲音在Laurie耳邊響起。

她看到Jack的嘴裏開始流血,她知道他被子彈打中了,她不知道他中了幾槍。

Laurie尖叫着喊他的名字,但是Jack始終沒有回答。

Laurie意識到丈夫已經受了重傷。

她朝他大喊:“Jack,我也愛你,我們天堂再見!”

隨後,急救人員趕到現場,他們讓Laurie趕緊離開現場。

但是Laurie說什麼都不肯離開丈夫半步。

直到又一輪槍聲響起時,她才被逼着離開。

等到槍聲停止,她立刻趕回到現場尋找丈夫。

但是他已經不在那裡了。

當時,她還心存着一絲僥倖。

她以為是醫務人員把他送去醫院了,也許丈夫還活着,也許他還有救。

然而,在聯繫了拉斯維加斯好幾家醫院之後,Jack依然音訊全無。

第二天,Laurie填寫了失蹤人員的表格。

一名驗屍官告訴她,Jack已經走了。

在結婚紀念日,Jack和Laurie天人永隔。

他給她留下的最後一句話是:我愛你。

Sonny Melton的故事。

Sonny Melton是一家醫院的護士,他的妻子Heather跟他在同一家醫院工作,是一名骨科醫生,

他們最近正忙着在肯塔基湖附近造一個房子,兩人對未來生活充滿了期待。

然而這一切美好,也因為10月1日那場槍擊案被徹底打碎了。

Sonny和Heather結婚剛剛一年。

周日晚上的音樂節,是他們倆的第一個結婚紀念日。

沉浸在音樂之中的兩個人格外甜蜜,Sonny也在臉書上po出了去音樂節的動態。

然而不久之後,槍聲響起了...

意識到這是一場無目標的大屠殺後,Sonny拉着妻子的手開始往安全的地方跑去。

一路上,他一邊跑,一邊用身體護着妻子。

“噠噠噠”

又是一陣槍響,這一次,

子彈落在了Sonny的背上。

因為有Sonny的遮擋,Heather毫髮無傷…

最後,Heather到達安全地帶,Sonny卻永遠得離開了...

面對記者的採訪,Heather這麼說道:

“此刻的我,幾乎已經無法呼吸。Sonny是我遇見的,最善良,最有愛的男人,他救了我的命,卻丟了自己的命”。

“他是我一生的摯愛,是我穿着閃亮盔甲的騎士”。

Summer Clyburn的故事。

Summer Clyburn的男朋友叫Michael Garcia,他是一名警察。

兩人在3個月前剛剛當上爸爸媽媽。

上周日,他們倆也在音樂節的觀眾席中間。

槍聲響起之後,

一枚子彈不偏不倚得剛好打到了Michael的頭部,

Michael緊接着就倒到了地上...

這時候,Summer想也沒想,直接趴倒,用身體蓋住Michael的全身。

她只知道,Michael已經被打到頭了,不能再讓他受傷,她不能失去他。

就在Summer擋在Michael身上時,她的背上也中了一槍。

子彈進入了她的身體...

在医院裏,經過簡單的包紮後,Summer一邊哄着女兒,一邊等着Michael的消息。

他傷情很重,不過現在情況還算穩定。

如果不是Summer這麼一檔,再中上第二槍的Michael,或許現在已經不在人世了。

Carly Krygier的故事,

Carly Krygier來自聖地亞哥,周日的音樂節上,她帶着4歲的女兒正坐在觀眾席的後面。

當她聽到“噠噠噠”的聲音,又聽到人群中傳出一聲聲驚恐的“趴下,趴下”時,她意識到了危險。

她把女兒放在地上,整個人趴下,緊緊摟着女兒,把她埋在自己身體下面。

一輪槍聲過後,有個短暫的停息,

她立即抱着女兒藏到後面的觀眾椅後側。

她把女兒牢牢得護在懷裡,讓她沒有任何受傷的可能。

之後,母女倆發現觀眾椅後面並不太安全,便跟着人群衝到了附近的一家酒店避難。

整個過程中,4歲的女兒不哭也不叫,她也沒有問媽媽發生了什麼事,她只是靜靜得呆在媽媽的懷裡。

Mike Mcgarry的故事。

Mike Mcgarry是來自費城的一名財務顧問。

槍擊案發生時,他正跟他的孩子們在現場看演出。

意識到有人正在朝觀眾席射擊時,孩子們趴倒在地,Mike立即撲倒在他們身上,用自己的身體把他們緊緊包住。

這時候,人群開始慌亂起來,有些人直接踩到了Mike的身上往外逃。

“他們才20歲,我已經53歲了。我這輩子活得挺滿足了”。

Mike擋在孩子們的身上,做好了為他們而死的準備...

不過,他們是這場災難中的幸運兒,最後Mike和他的孩子們都沒有受傷。

Kurt Fowler的故事。

Kurt Fowler是一名來自亞利桑那州的消防員,那天,她跟妻子一起去參加音樂節。

面對雨點般落下的子彈,他也是毫不猶豫得把妻子拉到了自己的懷裡,用自己的身體遮擋着她每一寸的皮膚。

最後,一顆子彈擊中了他的右腿。

目前,他已經做了手術,身體也並無大礙。

Brendan的故事。

被救的妹子在臉書上記錄了當時的一切...

“Jason Aldean表演前兩小時,我認識了一個叫Brendan的男生。在音樂節的尾聲,我跟我的朋友們分開,和Brendan跑到觀眾席的最前面,一起跳舞,一起嗨。

突然,我聽到一陣響聲,我剛開始以為是煙花,現場的燈還亮着。響聲停了一會,舞台上的歌手繼續唱。

然後,響聲又來了。台上的歌手開始逃跑。在我還沒意識到發生了什麼的時候,Brendan一把把我拉到地上,然後趴在我身上。

槍聲一直響,他告訴我:我們得離開這裡,這裡太危險了。然後他拉着我的手朝外面衝去。一路上都是人,我們不知道誰已經死了,誰還活着。我們不停得往前跑直到跑到安全地帶。之後,他還讓我用他的手機給我姐報平安。整個晚上,他都陪在我身邊”。

除了這些為別人做“人肉盾牌”的英雄們。

現場還有太多無私的好人...

Jonathan Smith的故事...

Jonathan Smith來自北卡羅萊納州,今年30歲,是一名打印機修理工。

上周日晚上,他和家人一起到音樂節慶祝他哥哥的43歲生日。

當時,他們一幫人都站在離舞台很近的位置。

“噠噠噠”聲剛響起時,他葉以為只是煙花,然而後來主唱跑了,現場音樂停了,燈光熄滅了。他馬上就意識到事情不對,剛開始,他只想儘力救自己的家人。

但是現場人群騷亂,大家紛紛往外逃命。他跟家人也在慌亂中走散了。

就在他準備往外逃的時候,

他發現現場有些人已經嚇得呆在了原地,還有些人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他覺得自己不能就這麼離開...

於是,他留在現場,衝著呆立的人群大喊:“有槍手!有槍手!快走,快逃命!”

Jonathan直接拉着陌生人的手,指引着一群人來到殘疾人停車場,讓大家在車子後面躲起來。

當他看到幾個女生還沒有完全躲好時,他走過去想告訴她們再躲進來一點,就在這個時候,一顆子彈朝他飛來,直接刺進了他的脖子。

當時,有一個當天休息的來自聖地亞哥的警察看到了這一幕,他立刻過來幫Jonathan止血,還在路邊攔了一輛小貨車,緊急把他送到了醫院。

要取出Jonathan脖子上的這顆子彈可能會造成更大的危險...

醫生決定暫時不取出。

他冒着生命危險,換回了約30個人的安全。

他的家人也都順利逃了出來。

最後,他說:如果我是她們,我也希望會別人能這麼幫我。

Taylor Winston的故事

Taylor Winston29歲,是一名前海軍士兵。

槍擊案發生時,他跟他的朋友Jenn Lewis正站在舞台的右手邊。

他們倆反應很快,槍聲響起之後,馬上跑了出來。

但是他們並沒有馬上離開現場。

他們在附近發現了一輛貨車,車鑰匙還插在裏面。

看了看周圍也沒有車主的影子。

於是,他們立即做了個決定,直接用這輛車去拉傷員,能救一個是一個。

他們去現場尋找急需得到救助的傷員,把他們抬到車裡。

然後警車幫他們開道,火速將傷者送往醫院。

最後,他們這輛卡車,救了20多個傷者。

Steve Keys的故事,

Steve Keys是一名消防員,也是第一批響應槍擊案趕往現場進行救援的工作人員。

當他在現場為一名受傷的女士在做心肺復蘇的時候,他完全忘記了自己的安危。

子彈擦過了他的胃部和胸部。

儘管他自己也在流血,但他還是沒有放棄救人。

周圍看到一個救一個,直到後來他朋友趕過來把他送去醫院包紮。

Mike Cronk的故事,

Mike Cronk是一名退休教師,今年48歲,

周日晚上,他跟最好的朋友,52歲的Rob MacIntosh一起來到了音樂節現場。

槍聲響起時,一顆子彈打到了附近的欄柵,他一下就聽出了那是槍聲。

然而,他剛反應過來的時候,他的朋友Rob已經中了3槍。

儘管大家都在逃命,儘管現場無比危險,但他沒辦法只顧自己逃命,把朋友仍在原地。

他留在Rob身邊,在其他工作人員和好心人的幫助下,把Rob搬到了舞台下面。在那裡,他脫下自己的T恤給他止血。

安頓好Rob之後,Mike馬上跑去救其他人。幫忙把傷者抬到救護車上。

在搬運傷者的過程中,有一個人死在了他的懷裡。

Chris Bethel的故事,

Chris Bethel是參加過伊拉克戰爭的退伍軍人,出事那天,他正在拉斯維加斯開一個it會議,入住的也是Mandalay Bay Resort,剛好跟槍手住同一家酒店。

當他在房間里時,他聽到樓上傳來槍聲,他當時還不知道,搶手正在往附近的音樂節人群射擊。

他只是覺得情況不太對,

所以,他報警了。

當時,槍手在他房間往上第二層的樓上。

為了能給警方搜集證據,他還悄悄蹲在了前門,靜靜得盯着外面,他想如果槍手從他門前走過的話,他就可以記下他的樣子,給警方提供線索。

後來,他的報警電話給警方快速鎖定槍手所在位置提供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Lindsay Padgett的故事。

29歲的Lindsay Padgett上周日和他的未婚妻一起參加了音樂節。

當槍聲響起時,他以為這是演出的一部分音效。

直到人們開始大喊:趴下!

他才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

當時,他以為自己大概就要跟未婚妻一起死在這裡了。

他們在地上趴了一會,槍聲停了一下。

他趕緊趁着空檔,拉着未婚妻往外跑,最後他們成功逃了出來,坐上了他們的小卡車。

當他們坐在車裡時,他們才意識到,原來現在有那麼多傷員,到處都是流血的人,到處都是在擔架上的人。他們覺得自己也要做點什麼才行。

於是,他們把自己的卡車當成臨時救護車,拉了一車的傷員送往醫院,在路上,他們遇到一輛救護車,就把自己車上一名情況非常危急的傷員交給了救護車去搶救,然後再把其他傷員送到醫院。

之後,再返回現場拉更多的傷員。

Richard Cole是事發當天第一批來到現場的警察,在搶救傷員,送傷員去醫院之後,他的制服和車后座都成了這樣….

類似的故事還有很多很多…

有reddit網友也發帖感謝了救命恩人...

“他為了救我妹妹,身上中了一槍”。

槍擊案的現場,充滿了血腥,

也充滿了善良的人們...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英國那些事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