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科教 > 正文

北京別墅群中藏「內力覺醒大學」 學生一年交25萬

一位學生展示學校里用的戒尺

昌平回龍觀吉晟別墅住宅群深處,有一所名為「內力覺醒」的大學。「校舍」是一棟200平方米三層高的別墅,20多名新生入學,年齡從7歲到16歲不等。記者調查發現。該學堂號稱「中國第一所少年兒童大學」,但並無教材且混齡教學,學生每周都有所謂覺醒課、每天要進行冥想,還存在對學生體罰的現象。

現場

「大學」藏身別墅住宅

教室宿舍食堂混搭

昌平區回龍觀吉晟別墅小區3833號,這棟藏身於眾多別墅群里的三層高200多平方米的別墅,從外觀上看起來並無特別。別墅外被綠植環繞,並未掛着任何機構的牌子,如果不通過仔細看門牌號以及別墅內孩子們發出的吵鬧聲,很難找到這所「取之有道內力覺醒私塾」(又稱內力覺醒大學)。

「裏面孩子說話聲音特別大,有時候他們走在路上大聲說話,拍球的聲音特別吵。他們剛開學的時候,家長送孩子來上學,一下子好幾十輛車停在小區裏面,把我們的車位都占上了,而且拉箱子的聲音非常吵。」住在該別墅附近的居民告訴北青報記者,因為突然冒出的這一「私塾」校,破壞了原本幽靜的小區環境,他們曾多次向物業舉報投訴。

記者以家長的身份走進這所「內力覺醒大學」,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面目全非的別墅一層,五張鋪着被褥的上下鋪沿着一層的牆面依次排開,而在一層大廳的正中間擺放着一張長度超過兩米的桌子,桌面上凌亂地擺放着水杯、課本等物品。桌子的一邊還趴着兩個十二三歲左右的孩子在下象棋。距離長桌不遠處就是一個開放式的廚房,廚房中擺放着各種做飯用的廚具。別墅門廳的位置還擺放着一架鋼琴,幾把戒尺顯眼地放在鋼琴上,與戒尺相鄰的位置放着一台鬧鐘。幾個年齡不同的孩子似乎正在收拾行李。

看到有人進來,一位申姓女士在了解到記者想把孩子送過來的時候表示,她就是這裡的老師,並向記者介紹,由於一年來鄰居投訴加上學校要擴大規模,目前他們正在讓孩子們收拾行李,準備周一正式搬入新的校區。申老師向記者透露,這棟別墅中共住着22個孩子,年齡從7歲左右到16歲都有。這22個孩子中大部分都是休學一年來這裡上學,他們吃、住、學習都在這裡。

在這棟別墅里,不僅一層住着學生,二層、三層也都有學生宿舍,甚至地下室也住着學生。地下室和一層是男生「宿舍」,二層、三層是女生「宿舍」,而學生們每天上課的教室就在「宿舍」里,就是一層的那張床前長桌邊和位於二樓的一間卧室。別墅二樓一間卧室里,擺放着八套課桌椅,客廳中則擺放着一個上下鋪的床位,這裡也住着一名女生。

當記者問起每天怎麼吃飯的時候,這裡的孩子告訴記者:「每天都會有阿姨來專門給我們做飯。」別墅一樓有一間開放式廚房,廚房中擺放着各種做飯的用具,這間廚房與孩子們上課的長桌相隔不過2米。

在一樓通往二樓的樓梯拐角處,能清楚地看到內力覺醒大學精品私塾辦學模式的牌子「軍事化管理、一束花教育、自主式學習、艱苦化生活、淘汰式選擇、歷史化熏陶、百家式講課、行走化風格、個性化發展、合併式內容」。

所謂的「內力覺醒大學」暗藏在別墅區內

調查

一年25萬費用學生休學前來就讀

北青報記者從現場以及該大學的招生公號上了解到,該大學一年20萬學費,5萬生活費。人均要25萬才能上的這所私塾大學,目前招收了30多名學生,老師共6人,包括校長曲剛。

30多名「大學生」中,最小的7歲半,最大的16歲,來自四川、湖北、重慶、廣東、廣西、山東、北京、河北等不同的地方,集中在昌平的兩棟別墅里「上學」,老學員安排在吉晟別墅23排別墅里,師生們稱為老「內大」;今年新入學的學員,安排在38排別墅里,稱為新「內大」。

內力覺醒大學裏的學生,大多數年齡都還處於義務教育階段,但由於這所私塾「大學」是全日制教學,所有學生都得停止了原所在中小學的學業。女生小萱(化名)原就讀於朝陽區康樂園小學,她說自己家裡辦理了休學,準備在內力覺醒大學讀一年後,再回學校就讀。

類似於小萱這樣的情況很多,還有一些學生是辦了初一、高一、高二的休學後,來到了內力覺醒大學,不少還保留着原學籍,準備在這所私塾「大學」里深造一年後再回去。

無教材混齡上「覺醒課」每天下午要冥想

這所「大學」究竟在上什麼課?

「周一到周五每天有六節課,每天早上從9點開始上課,上三節課,都是英語課。中午12點鐘開始吃飯,下午2點開始上課,三節課基本都是做作業、做卷子。5點鐘開始開班會,每位同學輪流主持班會,我們班一般都是剛開始先冥想。晚上我們就是晚自習,晚自習大部分時間也是寫卷子,到了9點半就熄燈了。」一位上小班的同學告訴北青報記者,這是她一天的課程和作息。

據申老師介紹,這裡的課程主要是以英語課程為主,不定期地上一些覺醒課程。上課的班型分為大班和小班,一般來說7歲到12歲學生會分在小班,12歲到16歲的孩子分在大班,但是也會根據進度調整班型。不過記者發現,這所「大學」里基本是不用教材的。在別墅一層鋼琴旁的桌子上,零散地放着一些被批改過的卷子。這裡的學生告訴北青報記者,這就是他們平時上課用的教材。在二樓正在自習的學生,手上拿着的「教材」同樣是幾張講義紙和他們的筆記本。

鋼琴架上,一張印着《孫子兵法》「謀攻篇」的A4紙,也是學生們的學習內容。「剛開始的時候,老師要求我們背下這篇文章,現在也沒人管了」。

「冥想是做什麼?為什麼要冥想?」「我也不知道,就閉着眼呆五分鐘。老師就是讓我們放鬆。」對於每天要進行的冥想,學生這麼描述道。而冥想也是內力覺醒課程體系里的一個部分。

「覺醒課都講什麼?怎麼就能覺醒了?」當問到覺醒課程都是哪些課時候,幾位在旁的同學爭先恐後地向記者介紹,「你看,我的年齡比他大,但是我穿的衣服比他幼稚,這就是上時尚覺醒課。」

申老師也向記者解釋說,大學創始人曲剛有時候也會帶着孩子們看一看電影,也是一種覺醒課,屬於藝術覺醒。

軍事化封閉管理學生「大管小」

「怎麼管你們的?」學生們指了指鋼琴台上的三把戒尺,「不聽話就打」,記者問了五個學生,都挨過戒尺,「上課走神了,所以被打」「說話聲音太大,打」「有時黃校冷不丁地突然就上來了」。學生們說,有一位姓黃的校長最能管得住他們,「他打得最厲害」。

這樣的管理方式,「內大」的老師並不否認。因為他們對外宣稱的所謂「軍事化管理」,其中還包括沒收所有學生的手機、禁一切電子設備,只允許周末和家裡人通20分鐘電話,不鼓勵家長經常來看孩子,即使家在北京也建議隔周回家。

脫離父母、由原正規的公立校休學……為何決心來這所私塾「大學」?學生們在和北青報記者交談時,談及的理由包括「英語不好,想快速提高」「在原學校成績一落千丈,所以家長送來這裡學一年」等等,但語意間也都透露了在原學校時面臨的一些問題,包括「每天打架,呆不下去了」「不喜歡數學老師,是他害了我」等等。

「沒有問題誰會來這兒啊」,有一位15歲的高一男生這麼解釋道,而他過去的問題是打遊戲、學業成績下降。記者採訪了解到,這些學生里,多數家長的職業都是經商、做生意。

孩子面臨的不同問題,以及對曲剛教育理念的認同,在這個簡易的「大小班」分法下,又形成了「大管小」特別的同窗關係。

據一位學生介紹,他們之中有有名的「三霸」,一霸是「bi哥」,二霸是已經離開了的「張多芬」,三霸是另外一位男生。「『bi哥』因為以前在校就打架比較厲害,所以成為了一霸,但他們不打女生。有一天他把我室友叫去訓話,那會兒已經是睡覺的時間了,我記得『bi哥』坐在那兒,讓她站一牆角上」。

「每天要管他們,我也很累」,被學生叫做「bi哥」的男生,和記者在聊天過程中,因為有小朋友起了矛盾,老師讓他去地下室幫忙調解,他如此感慨道。

調節不同年齡「大學生」之間的打架、矛盾,也是「內大」老師的一項重要任務。而據學生反映,內大一共只有六位老師,包括兩名外教,每晚學校都會安排老師和學生同住在別墅里,以看管學生。

公司註冊無「教育」資質

這樣一所私塾大學是否合規?資質是否完整?義務教育適齡階段孩子休學前來就讀,是否符合規定?

在北京市企業信用信息網裡,輸入「取之有道內力覺醒精品私塾」,並未找到相對應的信息,再輸入「內力覺醒大學」等字樣,也同樣未找到任何對應信息。按照曲剛早前成立的快步英語所屬的「北京快步文化交流中心」時,顯示該機構在朝陽工商分局的登記信息,成立日期:2014年11月26日,投資人:曲剛,但是經營範圍為「組織文化藝術交流活動;技術推廣服務」,也並未顯示任何教育和培訓相關的屬性。

另外,在北京市企業信用信息網上,還能查到另外一家法定代表人同為曲剛的「北京快步向前文化發展有限公司」,該企業狀態已顯示為「吊銷」,登記機關則是海淀分局,成立日期為2003年1月20日,企業於2008年1月23日被吊銷。在這之前,還有一條行政處罰。文/本報記者林艷武文娟

學校創始人

「腦衰我不敢收腦力還可以我才敢收」

這所別墅里的內力覺醒大學到底是誰辦的?記者了解到,這所「大學」的創始人曲剛自稱畢業於北交大計算機系人工智能與軟件工程專業,自己耗費了15年時間,開發了一套「內力覺醒」教育體系,精神意志覺醒、夢想覺醒、信仰覺醒、審美觀覺醒、內在力量覺醒、健康長壽覺醒……曲剛對外的介紹還包括大腦思維拓展專家、全國著名語言專家、外語專家、心理專家、養生專家、講演專家、曲剛英語學習創始人等等。

在調查過程中,北青報記者以家長的身份接觸了這所私塾「大學」的創始人曲剛。當記者表示自己孩子「脾氣壞、在原大學學不進去」、「大人在外做生意不太管孩子」的時候,曲剛立即表示,可以去學校由他來診斷一下,「大部分『壞』孩子到了我這裡(內力覺醒大學)自動變好。少部分腦力早衰或成長背景有大問題的我這兒就不收了,不是治不了,是怕干擾大局」。

曲剛告訴記者,要儘早把孩子送去「內大」,讓他進行當面診斷,「我要看看孩子的腦力是否已經退縮。不要以為小孩腦力就是好的,像你這種管教不當、教育缺失,有可能過早地導致孩子腦衰落。要腦衰我就不敢收,如果腦力還可以,我才敢收」。當北青報記者再諮詢相關課程和管理事情時,曲剛表示他們內大不是一兩句話能介紹清楚,「直接辦事吧,把孩子領來見面。咱們先診斷一下,就像到醫院治病一樣,醫生先診斷一下」。

家長

聽講座後決定入學讓孩子提升「格局」

一位王姓家長告訴北青報記者,她是在聽了曲剛的講座,讓孩子參加了今年「內大」的夏令營之後,才讓不到8歲的兒子休學一年進入「內大」學習。她向記者介紹,她將孩子送過去的重點是要訓練孩子有一個大的「格局」。

當記者再次問道,在「內大」里不同年齡的孩子在一起上課,孩子是否能聽懂時,這位家長更是斬釘截鐵地說:「沒問題,我跟你說其實這個英語就是進度快慢不一樣而已。好就好在這裡,如果你的孩子10歲能跟18歲孩子一樣學得快,那你就跟18歲學。但是如果你13歲,你只能跟8歲孩子的程度一樣,那你也只能學8歲的」。

記者告訴該家長有孩子反映說在這裡犯了錯會被用戒尺打的時候,這位家長跟記者說:「你放心吧,我兒子犯了錯,沒有戒尺我也會扇他一下。小孩子犯了錯誤,該懲罰就得懲罰,再說戒尺怕什麼,難道你小時候不挨打嗎?我們小時候誰不挨打,打對了打錯了又能怎麼樣?」

律師

內力覺醒私塾「大學」已構成違法行為

北京市京師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范辰律師認為,「內力覺醒大學」、「私塾」、「讀經班」等社會培訓機構,已構成違反義務教育法的規定,破壞了義務教育制度。

依據中國《義務教育法》的相關規定,我國實行九年義務教育制度,適齡兒童、少年享有接受義務教育的權利,也應履行接受義務教育的義務。義務教育是國家統一實施的所有適齡兒童、少年必須接受的教育,具有強制性,適齡兒童、少年的父母或者其他法定監護人應當依法保證其按時入學接受並完成義務教育。

范辰律師認為,從「內力覺醒大學」、「私塾「、「讀經班」等社會培訓機構的課程設置和講授內容來看,顯然不屬於義務教育。學生家長讓孩子到這兒學習,違反了義務教育法的規定,沒有盡到讓孩子接受義務教育的法律義務。

之外,《民辦教育促進法》也規定了舉辦民辦教育的條件,如舉辦民辦學校的社會組織應當具有法人資格,舉辦實施學歷教育、學前教育、自學考試助學及其他文化教育的民辦學校,由縣級以上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門按照國家規定的權限審批。審批機關對批准正式設立的民辦學校發給辦學許可證。

范辰表示,「內力覺醒大學」所屬公司的經營範圍中不包括培訓、教育,更不可能有辦學許可證。因此,「內力覺醒大學」也違反了《民辦教育促進法》的規定。

責任編輯: 陳柏聖   來源:北京青年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