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蒙巴頓欽佩!從「野人山」走出的強軍

國民革命軍(網絡圖片)

野人山是中、緬、印交界處一片未被開發的原始森林。關於它的可怕,穆旦在《森林之魅——祭胡康河上的白骨》中描述尤為著名,“森林:歡迎你來,把血肉脫盡。”然而有一支讓曾蒙巴頓將軍都欽佩不已的強軍從這裡走出。

憑藉精神力量走出“野人山”

野人山令人望而卻步,尤其是雨季,森林裏隱藏着大量致命殺手。

泥沼地帶:摻雜着大量植物纖維的腐殖物,具有極強的牽引性,而且人類走後,它們又會迅速恢復原狀。遇到這樣的泥沼,就算是體力強勁的小夥子,一天竭盡全力能達到的最大行程通常不過四五千米。

原始森林螞蟥:這些熱帶螞蟥為世界所罕見。它們個頭不大,未吸血前細細一條,但是它們卻是野人山中奪走士兵性命的隱形殺手之一。

熱帶森林螞蟻:當無數螞蟥會在不知不覺中將躺在樹下的人體內的血液吸干,大批的熱帶森林螞蟻將會瞬間將人的皮膚肌肉啃食乾淨。

“祭歌:在陰暗的樹下,在急流的水邊,逝去的六月和七月,在無人的山間,你們的身體還掙札着想要回返,而無名的野花已在頭上開滿。”(《森林之魅——祭胡康河上的白骨》)

1942年3月,廖耀湘率新22師作為主力遠征緬甸。為給大軍集結爭取時間,擔任掩護大部隊轉移,廖耀湘受命率新22師在斯瓦河兩岸阻滯日軍。廖耀湘以梯次陣地、誘敵深入、分割殲敵等戰術,以一師之力拖住了日軍整整21天。

完成掩護任務後,廖耀湘的新22師已成孤軍,原定退路被截斷,部隊被迫進入野人山。其時正逢雨季,大雨滂沱,道路被毀,瘴氣、毒蟲盛行,日軍斷言廖耀湘部會“全軍覆沒”於野人山。

曾參加入緬戰役、時為廖耀湘部副團長的劉建章先生在其《回憶錄》寫下:“若干人在進行途中,以體力耗盡,撲地不起,捐軀異邦,殍瑾載途,癘瘠盈野,至艱至苦,曠古不聞。所幸師長廖耀湘將軍於雨季降臨之始,曾採取若干保持體力之措施,如甩掉輜重和減輕背負,多帶給養,堅定意志,勇往邁進。廖將軍本人更以樂觀之態度,飽滿之激情,穩健之步伐,領導官兵排除萬難,堅毅前進。全軍如無巨大之精神力量,其庶幾覆滅於野人山森林之間矣。”

經3個多月的艱苦跋涉,新22師走出野人山,但已由當初進山時的9000餘人驟減至3000餘人,抵達印度東部邊境的列多。

新22軍指揮廖耀湘將軍(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新22師所向披靡

當時,在印緬戰場,日軍投入了板田祥二郎的第15軍團全部兵力,共計10萬餘人作戰。聯軍由英、印、緬、國民軍隊組成,美國中將史迪威統一指揮,以11個師,不足7萬人的總兵力與日軍對壘,從兵力到裝備都相差懸殊。入緬之初,新22師在斯瓦戰役中重創了日軍第55師團,解了200師及英軍之圍,但後來,聯軍在同古、平滿納會戰中均告失利。

走出“野人山”之後,新22師接受了美式訓練、整編和裝備,一躍成為國民軍隊中素質最好的部隊之一。

整訓完畢後,新22師再次投入緬北戰役。廖耀湘經反覆調查研究,手編《森林作戰法》、《小部隊戰術》、《城鎮村落戰鬥》三部軍事書籍,以使部隊適應緬北戰場多在森林、河谷的地形,掌握特殊環境下的戰略戰術,這三部書籍後來成為國民軍隊的經典軍事教材。

不吸煙、不喝酒、不打牌、不愛錢、不好色的廖耀湘,唯一感興趣的就是日常訓練,因此新22師的單兵素質都比較高。廖耀湘認為只有部隊的單兵素質高,才能將作戰中的小部隊戰術運用到極致。

緬北戰場上,廖耀湘新22師為聯軍主力,共參戰上百次,殲敵12000餘人。新22師獨立作戰的百賊河、索卡道、卡馬英戰役三戰皆勝,所向披靡。

蒙巴頓稱讚無堅不摧

1944年3月,東南亞戰區盟軍統帥蒙巴頓將軍抵達在緬北前線,聯軍統帥史迪威前去迎接,正當孫立人彙報雙方態勢、作戰經過、戰績時,廖耀湘被英國記者們團團圍住,蒙巴頓稱讚廖耀湘及其指揮的新22師說:“史迪威和孫立人將軍已向我介紹了緬北反攻以來的戰鬥經過,您指揮的新22師在大洛和孟關所創建的卓越戰績,令我衷心欽敬,您真正是無堅不摧的鐵鎚,我向你們的勝利祝賀。”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