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動態 > 正文

哭着被拽走 不是解救孤兒只是解決醜聞

格鬥孤兒被迫離開俱樂部(網絡圖片)

“格鬥孤兒”又出了新視頻,如果說曝光“格鬥孤兒”的視頻讓看客看到“孤兒”們現在的命運,那麼新視頻反映的則是“孤兒”們對未來的惶恐。少年阿傑被強制按手印,哭成淚人,現場工作人員問:“你們徵求娃娃的意願了么?你們徵求娃娃的意願了么?”沒人回答。

從視頻里可以看到,小傑是被一位裹着白頭巾、身着藍色粗布褂的老人帶走的。老人可能是小傑的爺爺,老人可能就是小傑以後的生活依靠、監護人。當然,再長遠一點,小傑可能會是老人的依靠,所謂相依為命。

從視頻里,我們無法得知,那幾張小傑被強行按了手印的“白紙黑字”里,寫的是什麼。但可以很明顯的看出,小傑本人是極不願意的。而目前,我們能看到的信息只是,“當地教育部門安排重返學校”、“當地民政部門安排救助”。具體呢?然後呢?

近一個月的時間,並沒有給公眾一個明晰的答案。為什麼當地政府相關部門沒有給出更明確的承諾?對於一個普遍貧困的地區,財政收入杯水車薪的地方政府,對這些“格鬥孤兒”的承諾就等於是對所有人的承諾,以他們的財力,他們不敢做出這樣的承諾,也不能做出這樣的承諾,或許也有不願作出這樣的承諾。他們作出的只是承擔責任的行為,但我們不一定能看到他們承擔責任的結果。

在輿論百般呼籲,提供了諸多意見和建議的情形下,最後,我們依然看到的是一個孩子痛哭着被拽離的背影。

“最後一扇窗戶被關上了”,不少網友發出類似的感慨。我一直在想,當孩子看似被“解救”出來,為什麼很多網友會“心灰意冷”,而且不認為還會有更明亮的窗戶被打開?一個可能的原因就是,我們讀過不少類似的故事,他們最終並沒有一個美好的結局。

比如此前,在廣東打工的“涼山童工”被遣返後又“返工”。不少案例給了我們這個刻板印象,或許事實也就是如此。

與其說,我們是對小傑的哭泣感到悲傷;倒不如說,我們是對他的未來感到迷茫。

事實上,只要思路對了,找到一個兩全齊美的辦法並不難。無非秉持兩個原則:最大程度地對孩子有利;最大程度地尊重孩子意願。我相信,很多人關注“格鬥孤兒”事件的初衷,並不是什麼“聖母心”泛濫,無非都是希望孩子過得更好而已。

就目前的信息,在我看來,俱樂部提供了一條比我們常規印象中好得多的路,它承擔起了一部分社會責任,甚至做出了一些本該是相關職能部門做的工作。

我們需要做的,是去監督、保證孩子在俱樂部里不受虐待、權益不受侵犯,而不是違背其意願,一刀切地把孩子與俱樂部隔離。此前有媒體報道,在恩波俱樂部,其實孩子是有“文化課”教育的,當地政府不妨在以上兩個原則的基礎上,給出一種和俱樂部“合作”的姿態,而不是擺出一種“我來按慣例決斷”的姿態。

有個網友的留言我覺得特別好——“揭露問題的人是對的,解決問題的人是錯的。”

還能說什麼?從7月份“格鬥孤兒”的視頻被曝出,到如今我們看到小傑抹着眼淚被拽走的背影,突然之間,我有一種“前功盡棄”、甚至“得不償失”的感覺。看不得孩子在內成都的籠子中格鬥的人,還會去涼山的大山裡關注孩子的新生活嗎?或許不會,因為他們也能猜想到結局如何。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鳳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