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地震中的五星級酒店:華而不實裝修最致命

他可能正坐在那裡看節目,背後和右側的牆倒了,原本雕砌在牆壁上的碎石在他身體上堆積得很高。消防隊員們刨開碎石後,一具屍體趴在地上,手臂前伸,應是生前下意識地雙手抱頭。

8月10日,地震第三天,九寨溝景區被困人員撤離。

九寨溝縣漳扎鎮甘海子,九寨天堂洲際酒店掩映在群山之間。

它是當地最大的酒店。8月旅遊旺季,1100多間客房住滿來往旅客。大廳像一座花園,綠樹環繞,通過玻璃穹頂可以看到藍天。這種建築形式被酒店認為"全球配置一流、前衛",裸石雕砌的裝修風格,刻意突顯着九寨的藏羌風情。

這些引以為傲的特色,在8月8日的地震中,成為致命的存在。

千元一晚的五星級酒店,頹敗在地震波中。和一天之前不斷湧入的客人相比,玻璃渣滓與碎石堆砌滿地,嚴重變形的旋轉門,傾塌的牆壁,留下支離的鋼拱架。

參與救援的阿壩州公安消防支隊政委黃波稱,九寨天堂洲際酒店4人遇難,18人受傷。

"天堂"般的酒店

8月9日13時14分,況永波坐着最後一輛遊客轉運車駛離九寨天堂洲際酒店停車場。斷壁殘垣,4根曾被石頭圍砌的一層大廳支柱,在隨風吹起的粉塵中露出鐵皮,這是他記憶中關於這家酒店最後的一幕。

這是兩人第一次來九寨溝,慶祝10周年結婚紀念日。李雅特地挑了天堂酒店2000元一晚的套房。

在九寨溝縣上四寨村村民劉千禧(化名)的眼裡,這裡確實是"天堂"般的存在。十年前,正在裝修的九寨天堂是全村人的"飯碗"。劉千禧買了拖拉機,天天往九寨天堂拉建築沙石。酒店開張,間接刺激了上四寨的小巴車、商務車數量。原來靠挖草藥、放氂牛衛生的村民,開着轎車,停在酒店門口往景區拉客。

"到了旺季,一個房間一天就要幾千塊錢,以前從來沒見過的高檔。"劉千禧介紹,一萬多平方米的大堂,一抬頭,房頂全是玻璃,陽光透過穹頂,灑滿一地。大堂有小橋流水,養着天鵝、鷺鷥、鴛鴦,轉過一彎,能看到高原特有的冷杉。地處九寨,店裡重點用裸石作了雕砌裝飾,以顯示藏羌特色風情。

九寨天堂洲際酒店外景。

這些是這家五星酒店,引以為傲的特色,卻成為此次地震中,最致命的存在。

9日晚,九寨天堂酒店燈火通明。況永波夫婦正在一樓川菜館用餐,他們點了水煮氂牛肉和蒜香羊肉。此時,23歲的曹鈺在客房的浴盆里,舒緩遊玩了一天的疲憊,第二天一早,他就要返回南京;實習員工王源在酒店泳池更衣室內,看護幾個小孩。

自救與搶奪

地震那一刻,況永波將李雅護在身下,他後腦被砸開10厘米的口子;燈猛烈搖晃,浴室外好友砸門,曹鈺披着浴巾跟着跑下樓;王源抱起兩個小孩往出跑,後面還跟着兩個孩子,泳褲都沒來得及穿。

一樓大廳成為所有人蜂擁而至的地方,那裡一片狼藉,碎滿地的鋼化玻璃,不少人被劃傷,地上全是血。

石塊堵住了一部分大門,停電後只有微弱的應急燈光,加深着緊張。人群後面的人涌過來,逃生者大聲喊着"不要擠!一個一個過!不要擠!"

況永波掉了一隻鞋子,他試着在玻璃中走了一段,最後被一位廚師背到了安全地帶。一切都在慌忙中進行,直到離開李雅也不知道幫助丈夫的廚師是誰,只看到一個工牌,三個字,姓鄭。

血順着耳朵,流到況永波的脖頸、衣領上,幾個廚師解下各自的圍裙,給他裹在了身上。酒店醫務室女醫生,跑回拿取急救藥品。

鄭廚組織着沒受傷的員工,在餘震後返回酒店拿取基本物資,況永波跟着進去了。最大的危險,依然來自頭頂,進入的每一個人都要仰頭時不時朝上看。"鋼架壓變形了,時不時有玻璃掉下來。我們能聽見別處很大的落地聲。"

山風獵獵,停車場里的一千多人大多穿着短袖短褲。浴巾、浴袍、還有"一種只有50厘米寬的軍綠色窄被",成了稀缺品。

王源將小孩送至安全地帶後,又返了回去,派發浴巾。10攝氏度出頭的氣溫,游泳館裏的人穿着薄薄的泳衣,在洗澡的人身無着物跑出來,不停地發抖。

"我們是老人和小孩先發的,但很多人瘋狂地搶浴巾。"王源看到很多孩子身上沒有,就親手把浴巾塞到小孩手裡。酒店派發的冰箱里的冷饅頭,被人們一搶而空。

停車場籠在壓抑的氣氛中,個個驚魂未定。所有人都拿出手機,試圖聯繫上外界,卻少有信號。還未入住的42歲的廣西公務員吳宇借來手機給家人打電話報平安。

人群里四五隻手機,在不同的手裡傳遞,各色鄉音次第傳開,說一聲平安就自覺掛斷,"給別人省些電"。

酒店工作人員拿出喇叭,想組建一個志願者隊伍,負責統計人員、匯總信息,這樣明天認領行李才不會亂。最終,遊客們組成了一個20餘人的隊伍。

孩子們都睡到了地上,或站或坐的大人壓低聲音聊天。吳宇此時才注意到,今晚的月亮太亮了,像射燈一樣,把周圍山上的滾石和濃煙照得纖毫畢現。

死亡與撤離

九寨天堂洲際大酒店大廳有垮塌,滯留近2000人的消息傳到了後方。

8月9日凌晨兩點,阿壩州公安消防支隊政委黃波率松潘縣消防大隊、中隊和縣政府專職隊、黃龍機場專職消防隊共25人徒步10公里,到達現場。他們是趕來救援的第一支正式隊伍。

黃波介紹,樓上1100多間客房基本完好,部分牆體開了裂。救援的重點落到了"抗震能力較低"的一樓。牆體大部分垮了,玻璃罩和吊燈的碎片撒了一地,在滿地的亂石中格外耀眼。

生命探測儀已探測不到生命跡象,只能用手工和小型輔助設備挖掘。20分鐘後,消防員在酒店演藝吧刨出第一具遺體。

他可能正坐在那裡看節目,背後和右側的牆倒了,原本雕砌在牆壁上的碎石在他身體上堆積得很高。黃波們刨開碎石後,一具屍體趴在地上,手臂前伸,應是生前下意識地雙手抱頭。

100多個餘震漸次發生。現場山石飛落,玻璃一直在往下掉落,安全員負責提醒救援人員隨時撤出。

事後,阿壩州消防支隊參謀長盧志華接受媒體採訪時稱,九寨天堂建築屬於大跨度、大空間的磚混結構,主體承受能力差,目前"總體有變形,局部在倒塌。稍有大的餘震,二次倒塌的危險性很大。"

第二天陽光直射,遊客開始撤離。越野車、麵包車、旅遊巴士……二三十輛輪番運送他們前往安全地帶。

途中,是一次次的逆向相遇。陸續有救援隊伍加入、退出,松潘、若蓋、紅原等支隊,甘肅甘南公安消防等,在九寨天堂酒店救援人數最多時有75人。

在酒店大廳人們吃飯、看錶演的地方,陸續有2名遺體被發現,消防員張坤稱"都是男性"。王源認識其中一位,是廚師小李,在餐廳走廊的位置被砸中。

8月9日13時,況永波和李雅坐上了一輛白色麵包車,他們是最後撤離的一批遊客。消防、特警、武警依然在廢墟中一遍遍尋找。直到10日上午,王源與實習的朋友們一起,在1100多名酒店員工中,第一批撤離。

10日上午9點18分,最後一位失蹤女性被找到,已經沒有生命體征。至此,阿壩州消防支隊負責人確定,九寨天堂洲際酒店4人遇難,18人受傷。

消防員圍着遺體站立,脫帽、致哀。

人漸漸離去,酒店空空蕩蕩,曾被養在酒店大廳里供觀賞的動物,成為這家昔日"天堂"般的酒店裡,最活躍的生機。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陳柏聖 來源:網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