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大陸娛樂 > 正文

金星:買收視率是行業內幕 拍片受苦是職業一部分

8月1日報道有金星在的地方永遠都不缺話題,在安徽衛視《林海雪原》的開播發佈會上,雖有李光潔、張睿兩位在側,但還是被初次演戲的金星奪去了所有的焦點。她不改節目中的“毒舌”本色,每個環節都能“語不驚人死不休”,看得出來,為了自己的這部“處女作”,傾盡了全力在吆喝。

金星之所以這麼重視,因為她在拍戲時將自己全情投入到了自己所飾演的“蝴蝶迷”這個角色當中。接受記者採訪,她坦言一開始導演找到自己的時候有些顧慮,因為自己從來沒拍過戲,但是自從決定出演,便對人物精心鑽研負責,“你不能說你喜歡了,讓我去演吧,就是打個醬油,那不行,這不是我金星做事的方式。”這次表演經歷,也讓採訪了無數明星的金星第一次得以以演員的身份換位思考,“不要把演員的生活工作想的太神秘了,演員所在拍片當中受到的苦,那是他的職業的一部分,不要過分宣揚,這個演員多不容易,多麼吃苦,你選這個行當就是吃苦的。”

採訪中,金星也依然相當敢言,她表示自己並不介意播出後的收視率,“如果真敢把自己的收視率,靠真正的觀眾來看的收視率拿出來的話,那就好了,但大部分的電視和綜藝節目,都是購買的收視率,這個是行業內幕,咱也就不說了。包括我《金星秀》也好,我參與的東西,我希望有個真實的數據,我不怕人們來比較收視率,但作為觀眾的口碑,這是真正的收視率。”

首次“觸電”曾有顧慮蝴蝶迷比我丑一點

記者:剛才在發佈會您也提到,當初導演邀請你出演的時候,你是有一些顧慮的。

金星:是的,是的。

記者:為什麼呢?

金星:因為覺得這是隔行如隔山,影視劇也沒涉足過,就猶豫了一下子,而且又日程那麼忙,大家都知道,(我)每周有那麼大的工作量做電視節目綜藝,還有我的舞蹈團,還要練功,還有時間嗎?而且更重要的是要對整個團隊,整個劇本,人物要負責任,你不能說你喜歡了,讓我去演吧,就是打個醬油,那不行,這不是我金星做事的方式。

記者:屬於觸電拍電視劇,有什麼感受?

金星:收穫滿滿,覺得每個行業真是不一樣,而且學到了很多,從老戲骨們身上學到他們對角色的那種準確的把握,包括製作團隊的敬業精神,包括所有各個部門的細節把控,而且這真是一群人努力的結果,不是某一個明星能夠做出來的事情,所以說最後光環都被明星所摘取了,但是不知道幕後有多少人的付出,才有這麼一個經典的重現,所以我覺得真是值得尊重。

記者:這次觸電經歷以後,你會是更喜歡拍戲了,還是未來說會更慎重?

金星:還好吧,其實我一直在有選擇,在戲劇和影視面前,我是選擇舞台的,我是為舞台而生的,無論在舞台上跳舞也好,演話劇也好,包括做主持人也好,這都是我如魚得水的一件事情。做影視,一定要選擇,而且謹慎的選擇,哪怕你覺得有演戲的功力也好,但不是每個角色你都能演的,沒有任何人是個萬金油,所以說一定要選擇合適的角色。你能把這個角色提升了就好,如果你連提升都提升不了,只是重複的話,那我勸演員不要去選擇,一定要把這個人物超越原版的小說也好,劇本也好,這是演員應該去做的,所以我覺得我會非常謹慎。

記者:這次您飾演的蝴蝶迷兼具“霸氣、俠氣和騷氣”,不知道您怎麼看這個評價?

金星:我覺得對的,這是當時我定位蝴蝶迷的角色,應該是個三氣女人。我給我自己努力的方向就是整部劇拍下來以後,大家看完蝴蝶迷這個角色,會感嘆一句,哎呦,如果蝴蝶迷不是女土匪的話,也挺可愛的一個女人,我覺得這樣就好了,達到這個目標,就說明這個角色,還沒有白費我的努力。

記者:您覺得這個角色跟您有像的地方嗎?

金星:有一點點像,敢愛敢恨,其他都不像。我能比蝴蝶迷漂亮一點,蝴蝶迷比我丑一點點。

第一場拍床戲開啟了我為角色需要不設限

記者:聽說您第一場戲是床戲,拍的時候會尷尬嗎?

金星:沒有,這個床戲其實沒有大家想像的那麼複雜,那麼驚艷,就是完全是目的性很強的,我要從馬希山那得到糧草,所以說不像以前大家印象當中床戲很香艷的。那個床戲是開啟了我,其實把我給放下來了,因為第一場戲就面對床戲的話,我會放下來,從此演其他戲,我就很輕鬆了。

記者:導演提前有怎麼跟您溝通過?

金星:什麼溝通都沒有,導演可能這種信任還是有的,你畢竟在舞台上摸爬滾打了三十多年一個老演員了,所以說這點駕馭能力,這點職業操守我還是有的,所以說不會什麼在意,都走開,我要脫衣服,沒有。我就穿一件睡衣,而且大家都在工作,天氣冷,溫度冷,這都是很自然的現象,這是演員應該承受的,然後你就把角色演準確就好,把蝴蝶迷的目的達到了,把馬希山給搞定了,這是這部戲的要求,僅此而已。

記者:很多演員會給自己設限,比如說什麼戲我不能拍,您會有嗎?

金星:不會的,我不會的,我只要角色需要,角色需要這個動作的話,這個行為的話,我都會去,因為我塑造是角色,不是金星。

記者:因為《林海雪原》這個故事已經家喻戶曉了,很多影視劇也都拍過,您會擔心觀眾進行一些比較嗎?

金星:不怕的,他們比較是那個人物,而且我覺得,到目前為止《林海雪原》翻拍了很多經典,什麼《智取威虎山》,但蝴蝶迷這個形象沒有立起來過,我希望通過我的努力和飾演,能把蝴蝶迷這個女土匪的形象給立住了。

記者:這次跟像李光潔、倪大紅,這些演員合作,有什麼感受?

金星:這是我參與這個劇組一個重要條件,因為我有曾經跟導演說過一句話,我希望整個劇組所有的演員都比我好,我是最差的那一個就好了,因為他們會把我給兜起來,因為我真是個新人,給我自己笑侃,我說我是實力派新人,沒演過電視劇,挺有實力,但確實是新人,所以我希望哪怕任何一個小角色,跟我搭戲,他們都比我演的好,那我就不怕了,因為他們把標準帶上去了。

購買收視率是行業內幕演員拍片受苦是職業一部分

記者:您剛才也說您是收視率擔當。

金星:對。

記者:不知道您到時候會不會真的很介意收視率和觀眾的一些評價?

金星:我其實不介意,但在咱們中國的電視當中,有多少個良心收視率?如果真敢把自己的收視率,靠真正的觀眾,來看的收視率拿出來的話,那就好了,但大部分的電視和綜藝節目,都是購買的收視率,這個是行業內幕,咱也就不說了。收視率是在觀眾的心目當中,商業社會永遠很多的炒作,暗箱操作,但這是人的良心的問題,所以說包括我《金星秀》也好,我參與的東西,我希望有個真實的數據,我不怕人們來比較收視率,但作為觀眾的口碑,這是真正的收視率。

記者:但是現在可能排在前面的,或者大家討論比較多的,還是一些有流量小生的一些劇,年輕人可能會更多去看這個,您怎麼看?

金星:無所謂吧,中國14億人口,我覺得各求所需。但是任何一個東西,只要是良心製作的話,它經得起時間的推敲,多少年以後,你再把這個角色拿出來看,還是一部好戲,就可以了。

記者:您這次有了演員經歷以後,對您未來訪問演員時也會更有底氣。

金星:是,是。

記者:您這次換位以後,對演員的身份有什麼理解?

金星:不要把演員的生活工作想的太神秘了,演員所在拍片當中受到的苦,那是他的職業的一部分,不要過分宣揚,這個演員多不容易,多麼吃苦,你選這個行當就是吃苦的。所以說我覺得在電視行當,我們應該常常說這個劇本好不好,讓年輕人學會關注劇本好不好,創作團隊有沒有質量,演員有沒有拿出最佳的表現,這個是重要的,而並不是演員在幕後吃了多少苦了,有多少花邊新聞了,有多少八卦了,關注點不在這個地方。那個地方也會希望媒體各個方面把它拋開掉,是不是良心製作,對不對得起觀眾,能不能對得起觀眾付出的時間來觀賞你的時間,這個是最重要的。

想演反差大的角色《金星秀》採訪的都是有演技的演員

記者:金姐這次演完這個角色以後,還有什麼樣的角色特別想挑戰?

金星:不知道,劇本來了再說吧,現在很多劇本,國內外的電影劇本,電視劇劇本都有,但大部分的老讓我演那種霸道總裁或者是那種,我覺得他們很容易把我角色定位,其實我不會的,我覺得女土匪演這麼一個就可以了,然後再說吧,在我生活當中,不是金星的角色,跟金星很遠的一個角色。

記者:反差很大。

金星:對,反差很大,我希望我能夠挑戰一下角色,體會一下,這是我的一個樂趣所在,而並不是重複我自己。

記者:有沒有說特別想合作的國內的演員?

金星:我覺得中國什麼都缺,就不缺好演員,有太多的好演員,也有太多的好玩的明星,但是我覺得良心製作少,需要很多的積累,時間積累,咱們正在處在一個急功近利的社會,人們都衝著錢看,錢有時候主導了很多的東西,這是我們社會的可悲的一個地方,所以更多的良心製作,靠很多的良心的人一起做一件事情,所以我覺得好演員太多了,想學習的,想合作的演員太多太多,通過《金星秀》能看得出來,我採訪都是有演技的演員。

記者:未來您的事業中心會轉到演戲這邊嗎?

金星:不會,不會,不會,不會,千萬不要誤導,我的生活太多了,首先50%是我們家那五口人,然後有我的舞蹈團,然後有我的脫口秀,但如果有一天我能放棄的話,我首先放棄我的電視,然後再放棄我的舞台,然後我再放棄什麼?就是不做的事情,把時間留給自己,我覺得家庭是最重要的,所有選擇最多的話,我覺得家庭最重要的,然後我摯愛的舞台。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網易娛樂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娛樂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