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娛樂評論 > 正文

和林妙可被黑比起來 她媽媽的所作所為 才叫可怕

考北影失利之後,最近,林妙可又出現在公眾視野。她受邀擔任了某英語機構的英文老師,在教學視頻里,教孩子們說英語。

可以說,能夠媲美鄭爽招黑體質的,就是林妙可了。現身一次,被黑一次。這次的英語老師畫風,自然也躲避不了。

講真啦,一個18歲的高中畢業生,扮相如此尷尬,能夠做出的最大善意,大概就是……不予置評。

這次現身,說是當老師,其實呢,大概就是英語機構的一個噱頭,找林妙可在鏡頭裡擺擺樣子說幾句小學生階段的英語,難度比拍戲低多了。

這麼理解吧,這是林妙可的暑期打工。

雖然黑子火力十足,但似乎並不能影響林妙可的各種商演活動。她的另一項新工作,是和王俊凱一起亮相九山大學生音樂節。

業務水平和自身包裝一塌糊塗,但林妙可的吸金值,你想像不到。那些辣眼睛的打扮,大部分是她出席、站台的活動圖。

8年前,在奧運會開幕式上真正歌唱的小女孩楊沛宜,一直以來,低調地在音樂的道路上努力着,也牛逼着。發過唱片;與張學友同台,在香港紅磡體育館開唱;受邀擔任李雲迪演奏會的開場嘉賓。

有媒體要做採訪,楊爸爸都是拒絕,希望孩子普通地、不受干擾地長大。而同期的林妙可,恰恰過着非常不普通的、各種嘈雜交錯的生活。這種生活,由林妙可的母親,一手打造。

長期缺課,請假去拍戲。

13歲,站台不孕不育醫院。

並且在酒吧走穴演唱生日歌。

請注意她身後外國男子的穿着,不敢想像,現場是個什麼樣的氛圍。

14歲,和陳龍演感情戲。

從出道到現在,林妙可沒有簽過經紀公司,所有的演出安排,甚至包括她的穿衣打扮,全部由林媽媽掌控。

林媽媽曾在採訪中很不解地說,有一次,妙可試了一條黑白的、上面有紅花的連衣裙,評論都說不像小姑娘穿的,但我覺得挺好看啊,端莊、淑女。

端莊?淑女?挺好看?

有一個情況是,林媽媽在39歲高齡的時候才生了林妙可。現在的林媽媽,已經57歲了。這樣想想,是不是有點理解母女倆的審美口味了?

媽媽當然是很愛很愛女兒的,會拿女兒當圈錢工具嗎?我想,程度沒有這樣惡劣。但是,曾經著名導演王念公開指責,說有一個接機卡雷拉斯的活動,請了兩位童星,其中一個的媽媽突然要加價,加200塊。

為了200塊,強行中斷了活動。王念讓劇務趕緊給了她錢,她當著孩子的面,嫻熟地收下了。王念說,這個孩子絕對好不了。

這個孩子是誰呢?當時接機的兩個童星,一男一女,王念說的是“女兒”,那就是“女兒”林妙可了。

儘管在王念看來“孩子好不了”,但孩子她媽,一直感覺非常良好,談起林妙可,打心眼驕傲。

可以隨意看女兒微信,母女倆沒有秘密。

長這麼大,沒有過叛逆,被其他媽媽羨慕說,女兒好乖好聽話。

確實很乖,做什麼都是“媽媽你來定”。

我也真的相信,這對母女,關係無比融洽親密。否則,現在十多歲的少女,哪個還願意把媽媽年輕時候的衣服當寶貝一樣來穿?

但是,林媽媽大概沒有意識到,一個17歲的女兒,不需求獨立空間,沒有過叛逆期,審美意識直逼中老年,這是多麼可怕的事情。

肉眼可見的後果就是,初三才學會過馬路。

被問到交際能力,只能圍笑着搖頭。

但與這種把女兒放置在真空里守護的溺愛,矛盾的是,當林妙可真正需要林媽媽拚死保護的時候,林媽媽卻一味在退縮。

奧運之後,林妙可大火,鋪天蓋地的風光,隨着這個9歲的女孩回到學校,卻變味成了洶湧如潮的嫉妒,和一種來自同齡人的莫須有的恨意。

那時候,林妙可遭遇了嚴重的校園霸凌。有個同班女同學,召集大家不跟她玩。甚至在四年級的時候,在操場上,把林妙可整個撂到地上,雙手綁在後面拖行。林妙可被破了相,還影響了後來的一個演出活動。

10歲的女孩,被同學在操場上綁着拖行,這是日劇和社會新聞里才會出現的畫面啊。

但林媽媽的態度就是,“那孩子心眼太壞了,以後別跟她玩。”

當時的霸凌程度,已經到了老師也在幫忙從中帶節奏。有一次評操行分,林妙可在“熱愛祖國”這項里得了一個E。原因是,有同學舉報稱,林妙可在升旗儀式的時候笑。這個同學聯合所有人,投林妙可E。

參與評選的老師,非但沒有阻止,據林媽媽說,老師在平時也看林妙可不順眼,“經常話里話外地說妙可你有本事啊,有本事考軍藝啊之類的。”

這個E事件,是林媽媽唯一為女兒出面干涉的一次,唯一。她的說辭就是,“我們確實是軟弱的父母”,以及“我作為一個母親,我也不清楚那些傷害到底有沒有在她身上留下什麼東西。”

所以,不清楚女兒在那段霸凌時期有沒有因為傷害留下後遺症的母親,又如何確認與女兒的這段親子關係是,“所有的事情沒有秘密”?畢竟,那樣的霸凌,已經不是簡單的“童年陰影”可以定義。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談資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娛樂評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