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8歲男童因敗血症截去四肢 如今靠移植雙手迎向未來 術後的他讓人見識到「生命力」

照片中這個小男孩名叫Zion Harvey,今年才9歲。

2010年,2歲的他在懵懂中迎來了人生第一次殘酷的考驗:敗血症。

在病魔的摧殘下,他出現腎衰竭的癥狀,不僅要換腎,手腳四肢也因為嚴重感染,必須進行截肢手術。

心愛的兒子危在旦夕,媽媽Pattie Ray心急如焚。

跟醫生諮詢且配型成功之後,她做了一個重要的決定:把自己的腎,捐一個給Zion…

帶着母親身體溫度和一腔愛意的腎臟,被移植到Zion體內,服用過幾次抗排異藥物之後,媽媽的腎在Zion體內安定下來,良好運轉…

腎的問題雖然解決了,但很快,他們就不得不面臨第二個難題:Zion沒有手也沒有腳,今後該怎麼生活?

媽媽雖然能捐給他一個腎,卻無法照顧他一輩子……

今後的路,幼小的Zion該怎麼走下去?

為了讓兒子能夠像正常人一樣生活,媽媽帶他去安裝了義肢,經過一段時間的鍛煉和適應之後,Zion很快就能正常行走。

雖然…也可以通過醫療手段,給他的雙臂安上義肢,但冰冷的義肢,只能看上去讓他與常人無異,跟靈敏的手指差了十萬八千里。

日常的穿衣吃飯、洗臉刷牙,甚至上廁所,都得媽媽一件一件,親自替他料理。

雖然,照顧自己的孩子是責無旁貸的事情……

但媽媽卻為他的未來感到憂心忡忡。

自己老了,誰來給Zion穿衣,誰來給他喂飯?

如果不能獨立生活,自己老死之後,Zion過得有多凄慘……

所以,抱着這種念頭,媽媽一直在尋找各種各樣的方法,希望給Zion一雙手,讓他能夠料理自己的日常生活。

2015年,在媽媽的支持和鼓勵下,Zion在費城兒童醫院進行了一項非常前沿,風險也很大的手術:雙手移植。

在之前,這項手術雖然已有先例,但要麼是單手移植,要麼是成年人,要麼,是同卵雙胞胎之間進行移植,就算這樣,還出現過移植者術後不久就因為併發症去世的情況。

一個幾歲的小孩子,雙手移植……

這在美國,還是第一次。

媽媽雖然知道手術風險很大,但想想Zion的未來,依舊咬咬牙,含着眼淚把他送上了手術台。

「我只盼着手術後,他能夠自己穿衣刷牙吃飯,這就夠了。」

但小Zion對未來懷着更多的期待,「我想爬單杠橋,想拿起棒球棍……」

醫院對這場手術非常重視,手術進行了整整11個小時,40名醫生、護士聚集在手術室里,一切,都緊張卻又有條不紊地進行着……

最後,幾乎累到虛脫的醫務人員把Zion推出手術室,「手術成功了。」媽媽高興得眼淚長流。

不過,儘管移植手術成功,Zion依舊面臨著諸多考驗。

首先,就是排異問題。

他新的雙手來自一名意外死亡的捐贈者,這雙陌生的手,能不能與他的身體和諧相處還是個問題。

也許,是他小小年紀就經理了諸多磨難,這一次,上帝終於不忍心了……

總之,在醫生和免疫抑製藥物的幫助下,加上一點點運氣,他順利跨過了第一道關卡。

接下來,就是適應問題。

手術後才幾天,Zion就能夠通過自己手臂上的韌帶,輕輕地動動手指。

由此,漫長的康復訓練也就開始了。

在醫生的督促下,Zion每天都要進行幾個小時的訓練,玩電子遊戲,用手指對着光做手影,用套在手上的人偶進行表演…

慢慢地,訓練升級,他開始寫字,刷牙,使用刀叉。

每隔一段時間,媽媽還會請來心理治療師,對小Zion進行心理引導。

經過常人難以想像的艱苦訓練,手術後6個月,Zion已經可以用新的雙手握筆、笨拙地吃飯。

8個月,他就能夠使用剪刀和蠟筆,手術後一年,他可以雙手用勁,高興地揮舞球拍。

如今,他已經能夠自己吃飯、寫字、穿衣服,甚至還能用手拋足球,玩棒球。

Zion希望,自己以後能夠用雙手倒立。

醫生對他的腦部進行掃描,發現Zion的大腦已經發展出控制這雙手的能力,同時,也能將手上的觸覺,傳送回大腦。

小傢伙對這雙手超級滿意,「當我擁有這雙手的時候,我覺得,這就是我生命中缺失的那一部分。現在,它回來了,我的生命完整了。」

面對逐漸獨立的兒子,習慣了照顧他的媽媽有些不適應,不過,這是她最盼望的事情,她也非常開心。

「Zion的表現證明,他已經能夠獨立完成日常事務。我們一路走來,相互扶持,都經受住了艱難的考驗。這一年,值得銘記。」

由於手術才過去一年,目前,Zion依舊在服用抗排異的免疫抑製藥物。

醫生表示,Zion的恢復情況良好,之後會逐漸減少用藥。

到時候,他就跟普通孩子沒什麼兩樣了。

一個歷經磨難卻依舊堅強樂觀的孩子,一個用別人的雙手,努力過好自己一生的勇者。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ptt01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