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神醫」是怎樣練成的?

作為一名混跡於帝都的電視民工,曾經參與過相關二類廣告節目的錄製製作。其實這僅僅是冰山一角,除了‌‌“養生‌‌”這個大主題,其他常見的還有‌‌“保健品‌‌”、‌‌“招商加盟‌‌”、‌‌“藝術品投資收藏‌‌”等騙子項目。這些現象能夠存在,主要是由以下三個機構組成了一個完善的產業鏈:

一、廣告主

二類廣告的大甲方,花錢給自己的機構或者產品打廣告。最常見的手段就是錄製幾期節目,在各個衛視平台滾動播放。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就是莆田系的私人醫院。他們是否具備行醫資質不好說,反正各個科室都是承包出去的,所謂的專家、醫生都是承包者,收入跟醫院分成。

其實接觸的多了就能發現,莆田系醫院主治的病症大多是:白癜風、牛皮癬、肝病、腎病這幾大類,絕大多數屬於那種治不好也死不了人的病。一旦踏進這些醫院的大門,跟進了無底洞也沒啥區別。

二、代理商

橫跨於廣告主和電視平台之間的中介,一方面收取廣告主的製作費、投放費;另一方面從三、四線衛視平台手中代理大量的垃圾時段,低買高賣賺取差價。前幾年的價格大概是:製作費十萬左右,包含影棚、演員、觀眾、製作人員等等;每期節目投放費用按平台、時段不同價格不等,價格在八萬上下浮動。

為何這些所謂的騙子專家頻頻在各個平台出現?是因為這幾個人便宜又好用!他們是按演員來進行篩選的,口齒伶俐、帶點花白頭髮、上點年紀、略微富態、合觀眾眼緣的就行,另外就是價格還得便宜。

為什麼不用廣告主自家醫院的‌‌“醫生‌‌”?絕大多數連普通話都說不利索,也不知道他們是怎麼忽悠病人以及病人家屬的!見過奇葩的,演播室里一坐,汗如雨下,照着提字器念都念不通順,可想而知這些專家的教育程度是什麼水平……另外,廣告主也有自己的考量,把一個‌‌“醫生‌‌”捧紅了之後,一跳槽,連名頭帶客戶(患者)全帶跑了,得不償失。與其冒這風險,還不如找演員省事……

別以為代理平台都是小皮包公司,我所在的那家單位,手握十幾家衛視廣告資源,硬生生從一個夫妻店干成了上市企業,回到老家縣長都得巴結着,那叫一個牛逼!!!~具體名字就不提了,省得被人肉…

三、播出平台

國內各級廣電系統,包括CCAV也一樣,除了主流的幾個頻道,大多是自負盈虧。全國衛視平台有40多家,能賺錢的也就是湖南、浙江,另外也包括上海、北京、深圳、江蘇這幾家二線梯隊。電視台說是D的喉舌,但靠喝西北風也不可能建設四化。另外,對這些平台的考核其實就是一個笑話,收視達標、收入達標雙重標準,明擺着就是既要當婊子又想立牌坊。

那些在中底層掙扎的衛視平台,除了新聞聯播、地方新聞這幾個固定套路,能拿得出手的熱播劇和品牌欄目能有幾個?正道來不了錢,只能撈偏門。出了事,有代理商背鍋,大不了節目停播,沒過兩天改頭換面又開始從新來過。總菊監播大多是個形式,即使犯了錯誤,頂多是通報批評而已,總不可能讓你一省級廣電系統解散吧?

以上三個機構是顯性的,隱性的還有兩大人群兩大機構,人群:受害人和從業人員;機構:政府和總菊

四、受害人(患者、創業者、消費者)

廣告主對代理商的考量就是:進線量!只要節目播出了之後,有人打電視上方的諮詢電話,怎麼把受害人忽悠來,就是他們自己客服或者說銷售的本事了,2010年左右,節目平均進線量在100個左右,還不是每天,是每播出一次的進線量,可想而知受害人群的基數和範圍有多大。

上當的大多是經濟欠發達地區的國民。不管是莆田系的醫院也好,還是招商項目也罷,總部大多設在北京,但是北京本地人甚至是河北等周邊省市的受騙人你是見不到的。因為經濟發達地區的人不好騙,另外他們也怕出了事被捅上去。偏遠山區的受害人,即使是知道自己受騙了,能翻騰多大水花出來?(之前有一家莆田系的高端月子醫院被俞敏洪炮轟,起因就是把一位新東方的教師給治死了。)

想通過網絡對這幫騙子曝光?呵呵,甭想!你可以查查百度之前的年收益跟現在的年收益,每年莆田系醫院給百度的投放、關鍵詞搜索和網絡優化的費用,保守估計在200—300億人民幣,這錢哪來的?不還是從受害人身上薅的?

五、從業人員

醫護人員和業務人員不太了解,編導、後期就是電視民工,有奶便是娘。理想再豐滿,現實也很骨幹。工作十幾年經歷的事也不算少,以後有機會再專門開帖子聊吧…

六:政府部門

這些騙子醫院、騙子公司為何能夠存在?為何能靠着詐騙作為一個經營實體?為何鮮有受害人得到公平、公正、公開的對待?

呵呵……

七:總菊

為何這些二類廣告能夠當做電視節目播出?為何作為騙子幫凶的廣電平台不被處罰?國內冗餘的廣電系統不進行瘦身?

呵呵呵呵……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琅嬛福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