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維權 > 正文

北京昌平區上百名家長繼續抗議當地教委突然更改學區劃片

昌平紫金新幹線的業主因孩子上學被從原來的霍營小學,分到一個村小,下跪維權(牆外樓)

北京昌平區上百名家長,因當地教委突然更改學區劃片讓他們的子女到條件差的小學讀書,本星期五到北京市政府前舉行抗議。這是北京本月第二次發生此類抗議。

路透社6月30日報道,在政府拒絕讓自己的孩子進入理想的小學後,大約100名來自北京昌平區的家長當天聚集在北京市政府外面呼喊口號,至少30名警察拿着攝像頭給家長錄像。一名擔任臨時領袖的家長被警察短暫拘留。在家長們同意解散之後,這個人被釋放。報道說,這些抗議者的子女本該進入昌平區回龍觀的一所小學,但是當地教育局讓這些一年級新生去另一所學校。

這是北京本月第二次發生這樣的抗議。6月14日,約100名昌平區家長曾在北京市政府外舉行了幾小時的抗議活動,並與警方發生衝突。路透社的報道沒有說明6月30日和6月14日在北京市政府前舉行抗議的昌平區家長,是否是為了同一事由進行抗議。

本台記者6月30日晚致電北京市政府詢問事件詳情,電話無人接聽。

北京“經濟觀察網”此前的報道稱,6月14日在北京市政府前請願的人是北京昌平區紫金新幹線小區業主,大部分是從外地落戶北京的新北京人或者尚未取得北京戶口的白領。6月12日,昌平區霍營中心小學公布2017年一年級學生入學工作方案,紫金新幹線小區部分業主被從軟硬件設施較好的霍營中心小學(中心校)片區調出,調至業主們認為條件較差的霍營中心半截塔小學(簡稱半截塔小學)。與此同時,位於紫金新幹線小區的老北京人居住的回遷樓,保留原有劃片不變,留在條件較好的中心校區。報道說,此前從2012年到2016年的五年間,紫金新幹線小區均屬於中心校劃片範圍。而條件較差的半截塔小學,其劃片範圍內的居民,很多寧可每年交6萬塊錢的學費,讓孩子乘校車去一所民辦學校上學。此次學區劃片6月12日突遭更改,距離送孩子去公立學校登記的6月17-18日只剩下5天。不願送孩子去條件較差半截塔小學的業主,也失去了送孩子去民辦學校的機會,因為民辦學校的新生入學登記日期已在6月10日結束。

路透社報道說,一名參加6月30日抗議活動的于姓家長抱怨說,如果政府提前通知,家長們可以有時間尋找其它學校,但是現在所有的登記都已結束,除了照政府說的做,家長們沒有任何其它選擇。

美國得克薩斯理工大學教育學院教授藍雲對此評論說,

“中國的家長對孩子的重視程度讓他們鋌而走險,這樣示威,我覺得情有可原。政府在做這個事情的時候,在程序上有考慮不周的地方。改學區一定要有一個聽證過程。五天的時間,讓家長和學生們做這麼重大的決定,對他們來說確實是太倉促了。”

“經濟觀察網”的報道說,由於北京學位資源的不足,部分開發商拿地時會有承建教育配套的承諾,配套設施建成之後交付當地教委,由教委引進辦學資源。紫金新幹線的業主6月12日自發組織去昌平區教委反映情況,接待的官員表示,紫金新幹線開發商承諾建的教育配套不斷推遲,沒有建成,這幾年一直是教委協調解決學位的。該官員表示,霍營中心小學和半截塔小學是一個法人,兩個校區,一個管理隊伍,一套課程體系,兩個學校沒有本質區別,都符合北京市中小學辦學條件標準。在昌平區教委沒有獲得滿意答覆的業主,6月13日前往昌平區政府,6月14日又前往北京市政府提出訴求:在小區配套小學建成之前保持原霍營中心小學劃片不變。不過這些業主的訴求迄今沒有得到滿足。

藍雲教授對此評論說,

“中國公立學校辦學的費用是中央政府統一來管理。如果中國的法律已經規定9年制義務教育,那辦學的事就不應該是房地產商在那承諾它來蓋學校,或者它將來要為這個地區的孩子提供什麼樣的教育條件。這應該是政府的職能範圍,而不是房地產開發商的。”

路透社的報道說,中國全國各地的人湧入北京,尋求更好的工作、教育和醫療,但北京的基礎設施無法跟上需求。一些較好學區的學校有空位,因為那裡的房子對於年輕父母而言太昂貴,而像回龍觀等地的學校則擁擠不堪。一名參加6月30日抗議活動的王姓家長告訴路透社,因為孩子太多,廁所太少,女孩們得排隊上廁所,所以她們在學校盡量不喝水。該名家長抱怨說,政府只在乎蓋樓、蓋商場,因為那樣可以提高收入,但是他們沒有給當地居民修建足夠多的學校。

(記者:林坪編輯:寇天力網編:郭度)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唐冬柏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維權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