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盧峰:肥彭的真話與老董的謊言

董建華努力為人大釋法辯護,指回歸20年來五次釋法全為香港好。可是他憑什麼說每次釋法都是為香港好呢?首先,人大釋法是把大陸意旨、政治概念強加在香港身上,令法院之上無形中出現不受約制的「太上皇」,這無疑是對司法獨立及法治的損害。何況過去的釋法令政改過程變得更多關卡又扼殺0708雙普選,扭曲基本法讓香港發展進一步民主的承諾,嚴重損折港人對中央政府及基本法的信心。這怎麼能說是為香港好呢?

越接近回歸20周年的日子,越多政界人物來個什麼回顧與展望,包括一些前北京主管香港事務高官、前任特首之類。可惜,大部份回顧要不是為北京收緊香港政策塗脂抹粉就是在改寫歷史,把一國兩制變形走樣的責任推在港人身上。周南、陳佐洱之流早前大放厥詞已令人憤怒,可情節最惡劣,最顛倒是非的還得數第一任特首董建華。

稱反23條致京加強控制

這位任內除了提出“高大空”計劃外一無建樹的特首落任後沒有好好檢討過失,反而擺出一副“智者”、“大老”姿態對香港事務說三道四,令人非常反感。近幾天他有關回歸20年的總結更是指鹿為馬,混淆視聽。根據他的說法,港人當年抗拒基本法23條立法,還出現50萬人大遊行抗爭的場面令中央領導人開始起戒心,認為港人對“一國兩制”中的一國原則不了解,有抗拒;其後不接受人大831框架及出現“佔中”更令北京要重新強調全面管治權,積極行使權力。

董建華把反對23條立法說成北京收緊對港政策的轉捩點不但罔顧事實,更是在推卸責任。當年絕大多數香港市民包括工商界反對23條立法不是否定香港的憲制責任,不是因為不重視國家安全,而是因為提出立法的董建華政府準備粗疏,缺乏政治能量與判斷力,令23條立法變成回歸以來首次重大政治危機。

事實上在整個立法過程中,不管法律界或市民都很努力了解草案,積極投入討論及提出各種各樣的質疑及關注,要求董建華及負責官員澄清相關法例會否損害公民權利與自由。可惜,當時的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律政司司長梁愛詩都沒有能清晰的解釋23條立法如何不損害香港的新聞、言論自由,如何能避免萬馬齊喑的可怕局面。她們唯一的保證是“你哋信我啦,局長唔會呃你!”

正因為董建華政府未能說服市民之餘又硬推法案通過,甚至在“沙士疫潮”香港存亡之際仍不放軟手腳,市民才被激怒,2007年7月1日才出現五十萬人頂着酷暑遊行反對23條立法的場面。換言之,23條立法失敗關鍵在於董建華及他的政府無能無心,缺乏政治能量及觸覺,令立法過程演化成官民、中港激烈對抗。現在他居然把責任推在市民頭上,還以此為北京加強控制香港開脫,這實在無恥之極。

指人大釋法全為香港好

此外,董建華努力為人大釋法辯護,指回歸20年來五次釋法全為香港好。可是他憑什麼說每次釋法都是為香港好呢?首先,人大釋法是把大陸意旨、政治概念強加在香港身上,令法院之上無形中出現不受約制的“太上皇”,這無疑是對司法獨立及法治的損害。何況過去的釋法令政改過程變得更多關卡又扼殺0708雙普選,扭曲基本法讓香港發展進一步民主的承諾,嚴重損折港人對中央政府及基本法的信心。這怎麼能說是為香港好呢?

更可怕的是,他居然稱讚快將落任的梁振英對一國兩制有獨特貢獻,全力解決關鍵問題。梁振英在位五年把中港矛盾推向極致,令社會撕裂分化,令各種各樣的極端思潮冒起,還令香港禮崩樂壞,確當程序瀕臨瓦解。這樣的人根本該釘在歷史恥辱之柱,讓他遺臭萬年,還說什麼獨特貢獻,實在荒謬絕論。

相比之下,末代港督彭定康才是市民真正的朋友,才真的在為港人說話。在他新出版的書“First Confession”(初次告白)中,肥彭指港人日重滋長的身份認同意識不是港獨或否認是中國人,而是公民意識的冒起,是一種跟大陸大城市不同的自覺。他認為,一國兩制就是要保持香港的獨特地位包括這種在中國獨有的公民意識,而香港人也有權堅持自己的身份。只是北京害怕政治改革,也害怕公民意識在大陸冒起,於是千方百計收緊控制,甚至以不同方法破壞一國兩制及香港的高度自治,以確保政治穩定及控制。就是這樣的分歧,回歸20年後中港之間沒有越走越近,反而隔閡處處;而港人更感到公民權利、自由不斷受侵蝕,最後出現20年前難以想像的尖銳對抗。

顯而易見,肥彭說的才是真話,才是大家的心底話,跟董建華之流為北京加強控制香港塗脂抹粉實在不可同日而語。可惜,像肥彭這樣為香港仗義執言的人越來越少,像老董般奉承之輩則越來越多!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