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中國高校新開「網紅」專業

2016年中國大學畢業生的求職擇業顯示,有三成想通過父母找工作,近四成想自己創業,近六成想當網紅賺錢。圖為2016開年第一網紅,—Papi醬。(Public Domain)

隨着互聯網上“主播”、“網紅”的興起,中國的啲高校也開始開設“網紅”專業,教授學生如何在互聯網上吸引眼球,引發海外媒體關注。有評論認為,“網紅”現象反映了中國社會和人們觀念的變化。

中國互聯網上近年來湧現大批“網絡紅人”,啲“主播”通過直播表演獲取粉絲瘋狂“打賞”,很多打扮時尚的“網紅”,也向粉絲推薦自己認可的衣服、首飾、化妝品等,替商家打廣告,也從中獲利。法新社6月19日報道,隨着“網紅”經濟的發展,中國的啲高校也開始開設“網紅”專業。例如,義烏工商學院就專門開設了“網紅班”,教授學生穿着打扮,如何在鏡頭前表演,並教授學生奢侈品的知識,有學生甚至從財會專業轉到了“網紅班”。

上海澎湃新聞網的相關報道講,義烏工商學院2015年9月開設了“電子商務網絡模特班”,這也係中國第一個高校“網紅班”。該校32名來自房地產、酒店管理、電子商務、會計等專業的“高顏值”學生,成為這個班的第一屆學生。報道講,浙江義烏有180多萬種小商品,以“小商品城”聞名全國。2015年初,義烏市政府主動聯繫一家文化公司,希望共同培訓網紅,成立網紅和微商、電商聯盟,以及建設實訓基地。義烏工商學院的“網紅班”,就係當地“快速實現網紅產業化”的計劃環節之一。報道講,“網紅班”一周有約30節課,包括形體訓練、舞蹈、棚拍課、表演課等。啲公司專門來“網紅班”找模特,學生通過接走秀、拍攝和其它商業活動,也有不少業餘收入。

河北資深媒體人朱欣欣6月19日接受本台記者電話採訪時對此評論講,

“這屬於廣告營銷方面的一個新手段,無可厚非。最關鍵的係,這種‘網紅’應該在文化內涵上,在藝術設計上,從這方面創新去吸引人。而不能搞那種很低級趣味的東西。”

據中國“新藍網”報道,武漢傳媒學院今年3月也成立了網絡直播興趣班,與企業聯手培養網絡直播人才。首期網絡直播興趣班主要係針對該校高年級在校生,採取訂單式定向培養。學生自願報名,通過面試錄取。網絡直播興趣班主要教授互聯網政策法規解讀、形象包裝、形象設計化妝造型、才藝和上鏡訓練等課程,共60個課時,學生利用課餘時間上課。

江蘇資深媒體人徐祥認為,“網紅”現象反映了中國社會和人們觀念的變化。

“這個網紅班的出現,已經讓我們很清楚的看到,中國目前正處於一種高速發展。在這一過程中,出現了很多新生事物,讓人目不暇接,措手不及。過去人們總認為‘出頭的椽子先爛’,做事情唔好急功近利,急於表現自己,唔好沖在前面。這個網紅班的出現,改變了中國人的很多思想和觀念。”

法新社6月19日的報道稱,據互聯網諮詢公司易觀(Analysys International)估算,舊年中國的“網紅”經濟已經達到530億人民幣,2018年中國的網紅經濟規模可能會翻倍。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