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對比 > 正文

張雪忠:關於駐馬店一女子遭遇二次碾壓事件有感

如果一個高壓的專政體制,每天都在做着懲善揚惡的事,那又怎麼可能不大大削弱人們幫助他人的意願和勇氣?專政體制本身是極其邪惡的,而一個邪惡的體制,如果不極力壓制人們心中的善念,它自己又怎麼可能得以存續?

張雪忠:關於駐馬店一女子遭遇二次碾壓事件,有些人又在從國民性的視角,說中國人是多麼多麼冷漠。這是最容易得出的結論,也是最沒有價值的結論。

我們不妨先問問:這種事要是發生在香港或台灣,結果會不會有所不同?然後再看看:

1、海南一校長性侵六名小學生之事,因記者爆料被公眾所知,最後記者被去職;

2、呼格吉勒圖看到一女子被姦殺的現場,然後向警方報案,卻因遭受酷刑而被迫認罪,最後被當作殺人犯被槍斃;

3、因自己的孩子食用有毒奶粉成為結石寶寶,一名父親堅持維權,最後竟以敲詐勒索被判刑5年;

4、劉萍女士為新余鋼鐵廠職工爭取正當的退休待遇,並試圖競選人大代表,以便為所在選區的人服務,最後被判刑六年半;

5、李英強先生創辦“立人鄉村圖書館”公益機構,為農村地區的學生提供更豐富的文化生活,最後卻被強制關閉······

這樣的事情,真是十天十夜也講不完。如果一個高壓的專政體制,每天都在做着懲善揚惡的事,那又怎麼可能不大大削弱人們幫助他人的意願和勇氣?專政體制本身是極其邪惡的,而一個邪惡的體制,如果不極力壓制人們心中的善念,它自己又怎麼可能得以存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