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一家出逃株連九族:中國小提琴之王逃美真相

——馬思聰"叛國投敵案"真相

1967年5月 中共公安部成立了"馬思聰專案組",由於馬思聰出逃乘坐的電動拖船為"002號",這個專案組為了保密,就以"002號"為專案組的代號。專案組在審查中,馬思聰夫婦在大陸的所有親戚都被審查,有的被投入監獄,幫助馬思聰離開北京的賈俊山、倪景山也被捕。他們當中,後來有的被判刑,有的被迫害致死,上演了一出株連九族的人間悲劇。

馬思聰在演奏小提琴(圖源:VCG)

中國傑出的音樂家、音樂教育家、前中央音樂學院院長馬思聰,他那坎坷、飄零的一生,他那對音樂的痴迷與追求,以及對當代中國音樂事業的貢獻,使他在當代中國音樂史中佔據重要的一頁。但是,他在那場史無前例的"文化大革命"中遭受的史無前例的迫害,被迫含冤出走流亡國外,蒙冤達18年之久的遭遇,也是當代中國音樂史上所罕見的……

傑出的作曲家和小提琴演奏家

1912年5月7日,馬思聰作為馬家的第五個兒子,出生在廣東海豐縣幼石街上的一座深宅大院里。馬思聰的父親馬育杭同廣東的風雲人物陳炯明是總角之交,後來當上了廣東省的財政廳長,這才得以維持9個兒女的一大家的生活。馬思聰的父母都不懂音樂,但廣東的戲劇之鄉所獨有的地方戲劇音樂深深地影響着童年的馬思聰。1923年,11歲的馬思聰終於實現了他的夢想,隨大哥來到法國,開始了他的音樂生涯。在這裡,馬思聰接受了嚴格的小提琴訓練,其演奏技巧日臻成熟,同時學習了作曲。1931年初,馬思聰告別巴黎回到祖國,來到南國廣州,正式開始了他的職業音樂生涯。1932年馬思聰與他的女弟子王慕理結婚。在此期間馬思聰創作了大量音樂作品,最有影響的為《蒙古組曲》,其中的《思鄉曲》成為他的代表作。解放後,這首小提琴曲被中央人民廣播電台選為對台廣播節目的開始曲。在全國解放前夕,馬思聰面對美國人邀請他全家去美國定居絲毫不為所動,毅然來到北京,擔任燕京大學教授、華北文工團劇團長、全國文聯常委、全國音協副主席等職。全國解放後,周恩來總理親自任命馬思聰擔任中央音樂學院院長。

"文化大革命"的災難

從1966年的春天開始,中國遭受了一場史無前例的劫難,文化界、教育界的知識分子首當其衝,遭到了殘酷的迫害和打擊。5月底,被"革命口號"煽動起來的中央音樂學院的青年學生們,給他們的院長貼出了大字報。一夜之間,馬思聰成了"資產階級反動權威"、"三名三高的修正主義分子"。往日熱鬧的馬宅也冷清了下來,學生再也不上門學小提琴。"文化大革命",這個陌生的名詞,讓他感到惶恐、不可理解。在朋友和家人的勸告下,馬思聰發表了一個聲明,表示堅決、熱情地支持"文化大革命",願意接受廣大"革命師生"的批判。6月中旬,文化部系統的藝術院校的"黑線人物"500多人,被集中到北京郊區的社會主義學院的校園內,住進了"牛棚"。他們當中,有各院校的領導,知名的教授、畫家、音樂家、導演、名演員、作家,馬思聰也是他們中的一員。在那裡,馬思聰他們被迫每天學習有關"文化大革命"的文件,寫交待材料和揭發材料。8月3日上午,一輛貼有"黑幫專用"標語的卡車,把馬思聰等10多位中央音樂學院的"黑幫"押回了學院,接受"紅衛兵小將"們面對面的批判。剛下卡車還沒來得及站穩腳跟,一桶漿糊就倒在馬思聰的頭上,接着,一張大字報貼在他身上,一頂寫有"牛鬼蛇神"字樣的紙糊高帽子戴在頭上,脖頸上前後掛上兩塊牌子,前面寫着"資產階級音樂權威——馬思聰",後面寫着"吸血鬼"。一個"紅衛兵"順手將一隻破搪瓷盆和一根木棍塞在馬思聰手中,逼他一面走一面敲。

馬思聰被這情景驚呆了。他同一群"黑幫"一起被"紅衛兵"押着在學院內遊街,一群狂熱的青年高喊着口號,向他們身上唾着口水。昔日學院的一排琴房,此刻成了關押"黑幫"的"牛棚"。馬思聰每天早上6時起床,學習、勞動、寫檢查,還要被迫唱着承認自己有罪的歌曲。只要那些"小將們"一高興或一不高興,馬思聰等人就要遭殃,輕則挨罵,重則挨打。馬思聰在中央音樂學院遭受非人折磨的同時,"造反派"又把鬥爭的矛頭指向他的夫人和孩子。8月14日晚,"造反派"湧進馬思聰的家貼大字報,第二天又批鬥馬思聰的夫人。在這種情況下,馬思聰的夫人王慕理和女兒馬瑞雪在她家廚師賈俊山的幫助下,倉促離開北京南下,想暫時避一避,等運動結束再回來。她們先來到南京,投靠王慕理的妹妹,後中央音樂學院的"造反派"得到消息到南京追查,她們又被迫逃到上海、廣州,投靠親友。在廣州,一再被"紅衛兵"追查的王慕理感到十分恐怖,覺得這次的運動沒有結束的跡象,再這樣下去一家人性命難保,危急之中產生了到香港暫避的念頭,就委託她的哥哥王友剛幫她想辦法。王慕理還讓女兒馬瑞雪悄悄回北京一趟,在賈俊山的幫助下和馬思聰見了一面。與此同時,王慕理在廣州加快了出走香港的準備工作。

被迫流亡海外

1967年的1月,中國正處於一個瘋狂的時期,海外的輿論都把目光投向中國"造反派"的奪權上,連篇累牘地報道中國大陸的奪權風暴。就在這時,1月19日,香港的幾十家中英文報紙幾乎用同一標題,報道了馬思聰出逃的消息:《中國著名音樂家馬思聰逃抵香港》。4月,馬思聰出現在美國的紐約,舉行記者招待會,發表了《我為什麼離開中國——關於"文化大革命"的可怕真相》。馬思聰這一舉動,立即在全世界引起了一陣不小的轟動。

馬思聰的秘密出走,是被迫的、無奈的,是"文化大革命"對他殘酷迫害的結果。1966年11月,馬思聰的肝病複發,被"造反派"批准離開"牛棚",回家居住。此時,馬家的四合院已搬進了四五戶人家,馬思聰只得一人住在一間潮濕的偏房裡。下旬,馬思聰的女兒馬瑞雪秘密回到北京,在廚師賈俊山和馬思聰的朋友、私人針灸醫生倪景山的資助下,馬氏父女化裝離開北京,來到廣州,住在郊區丹灶的親戚家。當時的廣州、深圳等地,暗中存在着到香港的"偷渡線",一些"蛇頭"為謀取暴利進行"偷渡"。此時,馬思聰的"失蹤"引起了中央音樂學院"紅衛兵"的重視,向公安部門報了案,並在馬思聰的親友中查找。廣州的"文化大革命"形勢也越來越緊張,馬思聰的安全難以保證。擺在馬思聰面前的只有兩條路,一是被揪回北京繼續接受批鬥,其後果不是被打死就是像作家老舍一樣自殺;另一條路是偷渡香港,遠離 大陸混亂局勢,但萬一被抓住則性命難保,而偷渡成功則全家安全,馬思聰進行了激烈的思想鬥爭。為了保全性命,為了躲避"文化大革命"的災難,馬思聰被迫做出了選擇。1967年1月15日夜,馬思聰以5萬港幣的代價,帶着其夫人、兒子、女兒,在新州登上了新州漁輪廠的電動拖船"002號"。這次偷渡的組織者為廣州一街道服務站的工人何天爵和原"002號"拖船的司機何炳權,船是他們偷出來的,乘坐者共5戶13人。

1月16日晨,拖船在香港大嶼山靠岸。馬思聰一家在一個岩洞中躲了一天,當天晚上,來到九龍的一個親友家暫住。由於香港的報紙登了丟棄在大嶼山的"002"號拖船的照片,使馬思聰感到香港也不安全,擔心被引渡回 大陸。經過反覆思考,馬思聰選擇了到美國去投靠他的九弟馬思宏,他要到美國定居,憑着自己的提琴來養活一家。當時中美兩國沒有外交關係,政治上處於敵對狀況,而馬思聰又沒有任何證件,只得通過一個朋友同美國駐香港領事館取得了聯繫。1月19日下午,在美國駐香港領事的陪同下,馬思聰一家四日登上了飛往華盛頓的飛機,踏上了一條漫長而艱難的流亡之路。

"叛國投敵"和流亡生涯

從香港、美國的報紙上得知馬思聰已經出走後,中央音樂學院的"毛澤東思想戰鬥團"和"北京公社",立即派專人追查此案,在馬思聰的親友中進行調查、逼供。"造反派"把初步查到的材料匯總整理後,上報了"中央文革"和公安部。公安部將這作為要案,於1967年5月成立了"馬思聰專案組",由於馬思聰出逃乘坐的電動拖船為"002號",這個專案組為了保密,就以"002號"為專案組的代號。專案組在審查中,馬思聰夫婦在大陸的所有親戚都被審查,有的被投入監獄,幫助馬思聰離開北京的賈俊山、倪景山也被捕。他們當中,後來有的被判刑,有的被迫害致死,上演了一出株連九族的人間悲劇。

1968年1月18日,在經過8個多月的專案審查後,專案組終於結案了,謝富治、康生批准了專案組的結案報告,將馬思聰定為"叛國投敵",造成了"文革"中的又一冤案。

在國內對馬思聰出走進行審查的同時,馬思聰正在大洋彼岸忍受着心靈的痛苦和煎熬。到達美國後,美國先把他一家安排在弗吉尼亞州的農村的一棟別墅內暫住。在此期間,馬思聰拒絕了美國方面提供的"政治避難基金"。1967年4月,為了澄清社會上對他出走的眾多流言,馬思聰首次公開露面,在美國紐約召開記者招待會,發表了題為《我為什麼離開中國——關於"文化大革命"的可怕真相》的聲明。在這個聲明中,馬思聰沒有一句責怪他祖國的語言,相反,他只是控訴了"文革"極"左"錯誤給中國、給他本人帶來的災難,只是如實地講出了在中國正在發生的一切。他表示:我是音樂家,我珍惜恬靜、和平的生活,需要適宜的工作環境。作為一個中國人,我非常熱愛和尊敬自己的祖國和人民。我個人所遭受的一切不幸和當前中國發生的悲劇比較起來,完全是微不足道的。馬思聰作為一個炎黃子孫,在這裡發出的是熱愛祖國、忠於祖國的心聲,他為自己的祖國正遭受劫難而痛心和悲哀。不久,馬思聰遷往美國馬里蘭州居住,後又遷往費城郊區,在一所高層公寓里定居,直到他1987年離開人世,在他生命的最後20年間,他仍然以開音樂會和創作為其生活的全部內容。作為世界著名的小提琴家,他多次在美國各地和東南亞、台灣等地進行演出,他堅持以自己的演出收入作為全家的生活費,而拒領美國政府的"救濟"。這一時期,他還創作了大量的音樂作品,如舞劇《晚霞》、歌劇《熱碧亞》,以及一些小提琴、鋼琴曲。在他的演奏作品和創作作品中,蘊含著他濃濃的思鄉情結,他將其中的一首樂曲名為《相見時難別亦難》,而他音樂會每次必演的則是《思鄉曲》。1987年5月20日凌晨,馬思聰因心臟病手術失敗,病逝於美國費城賓州醫學院附屬醫院,享年75歲。一代音樂大師與世長辭,他至死沒能實現回到祖國的宿願,這是他一生中最大的遺憾。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讀書文摘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