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薇薇:紐約法拉盛街頭隨想

五月的紐約,正是春末夏初。法拉盛的街頭,暖風和涼意交替而來。行走在熙攘的人流中,滿耳是各地方言,恍惚間以為猶在大陸,而其實,已經到了自由的土地。

“新唐人”的廣播車停在路旁,掛在車外的電視里播放着“大陸新聞解讀”節目。這一集說的是“新聞自由日”。扮作中共幹部的男演員說:大陸沒有“新聞”,只有“宣傳”,所以,在“新聞自由日”之前,須得先有個“新聞日”。恰到火候的表演,令人忍俊不禁。能夠犀利的“解讀”並“解毒”中共喉舌的宣傳,這一家獨立媒體顯示出了氣勢不凡的分量和水準。幾位華人在一旁邊看邊笑。諷刺和揭露中共的那份暢快乾脆,透著深刻的自由。

自由和勇氣,總是緊密相連。十年前,“全球退出中共服務中心”的燈箱標識牌在紐約第二大唐人街上點亮。中共的騷擾和攻擊,擋不住真相的傳送。圖書館前,三退義工常年堅守,三退數字日日刷新。多少次,法輪功的鼓樂聲,衝破陰霾,讓新老移民驚嘆震撼。今年此時,數千名法輪功學員正陸續從各地趕來,相聚紐約,歡慶“法輪大法日”,交流修煉心得。這一場盛會,將再次向世界展示大法的美好與信仰的力量。

欣喜中,思緒飄飛。故鄉的土地,曾經感受神奇,見證勇氣;故國的同修們,超越苦難,呼喚自由。追尋,就從那裡起步,跨過千山萬水,連接五湖四海。

1995年的冬天,瑞典的一組法輪功學員來訪,他們當中有不少人都參加過李洪志大師在哥德堡的面授班。金髮碧眼的洋人同修出現,確實令我們感到新奇。法輪功的吸引力如此之大,真是超越國界、種族、語言和文化。還記得,與北歐同修的初次相會,是在紫竹院公園的一個會議廳。我們分成幾個小組,大陸和瑞典同修摻半組合,由會講英語的人擔任翻譯、協助交流。

就在那一天,我結識了溫柔的琵麗尤、高大靦腆的斯萬,還有年輕文靜的安妮。我們說著並不流利的英語,首先進行自我介紹,然後講述各自得法的經歷和感受。21年半過去了,雖然具體細節已經模糊,但是那一份誠摯和激動卻仍然鮮活,在記憶里搖曳跳躍。大家共同的心聲便是:大法指引了人生的方向,生命從此被賦予了新的意義。因此,我們快樂而滿足。而這一份喜悅,又因為看到了異國的同修而更加生動多采。

1996年10月,在北京舉行了法輪功國際交流會,瑞典同修再度來訪。何其有幸,師父親臨講法,為弟子開啟更多的奧秘。重逢,在清涼的深秋;惜別,踏着金色的銀杏落葉。

2001年11月20日,在北京天安門廣場,36名西人法輪功學員打出了寫有“真善忍”的橫幅,其中有12人來自瑞典。一張張熟悉的面孔,鎮定堅毅。他們不顧個人安危,為大法討公道、和平請願,大義凜然。

數年後,我們身穿黃色T恤衫,高舉橫幅,並肩走在世界之都的街頭。光陰荏苒,我們都走過了一條長路,堅定不移,一往無前。在新一季的五月,我期待着、期待又一次溫暖的握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