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陳思敏:安邦併購成都農商行翻版魯能案

作者:

5月5日新聞,四川省前副省長李成雲案一審開庭,安邦保險新產品遭保監會三個月「禁足令」,這兩則消息提醒了一件事:在安邦如今萬億資產版圖中,有萬分重要的一塊──成都農村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簡稱:成都農商行)。

險企想要成為金融控股集團,可以參股銀行,只是監管不允許將務必低風險的保險產變相成高風險的理財產品來銷售。而這正是安邦被詬病的一大問題。安邦的理財保險產品,現在都是透過成都農商行在賣。

成都農商行註冊資本排名全國第一,原本屬於成都市國有資本,如何成為安邦人壽最大銷售管道,及其萬億資產版圖中最最重要的一塊?

在南方周末2015年12月「揭秘:安邦控股成都農商銀行始末」一文中寫道:2010年12月,成都農商行召開臨時股東大會,通過了一個增資擴股議案。所謂新引入的「戰略投資者」,即是安邦。安邦當時出資56億元,佔35%股權,超過成都市國有資本系統的成投集團等五家股權相加,已處於相對控股地位。

在南周這篇報導之前,財新網也注意到「安邦與成都的淵源」。財新傳媒曾有報導披露,安邦專為承接股權而設立的十幾家公司,除分佈於上海、深圳之外,就是四川成都,如股東公司的註冊地址均位於此,首次股東會的地點均為成都錦江賓館會議室,這些公司的驗資報告均由四川會計事務所出具,均在成都農商行設立驗資專戶,新增註冊資本金的劃轉也通過成都農商行,等等。

對於「安邦與成都的淵源」,南周這篇文章很直接地點出一個巧合:安邦出資56億元成功控盤超千億資產的成都農商行控股權,這是一出不折不扣的「蛇吞象」交易。安邦保險對成都農商行的「蛇吞象」塵埃落定,時任市委書記李春城離任。

在此之前,蛇吞象經典案例是山東魯能案,2007年首度被曝光內幕,曾慶紅的兒子曾偉介入魯能重組,以37億的價格將市值逾千億的91%股權收入囊中。此後,魯能案不僅是資本市場蛇吞象,也是國有資產流失的代名詞。

安邦併購成都農商行的相關報導再次說明,國有資產併購案中,有資本大鱷的鯨吞,背後不能沒有權力的推手。今年在明天系掌門肖建華落網後,魯能案因此再被聚焦,時任山東省委書記張高麗或扮演着「輸送利益」的角色。

就像南周文章意有所指的李春城,與今日開審的李成雲,以及郭永祥、李崇禧、譚力(海南省副省長任上落馬)、魏宏,曾被喻為「四川6隻老虎」。眾所周知,這6隻川虎,都是周永康嫡系鐵杆,四川首虎李春城,更是周永康大管家、頭號馬仔。

在財新網此前起底安邦「與鄧家再無關係」的文章中提到,若論集團總資產,因2011年收購了成都農商銀行後又迅速做大資產規模,2014年底安邦並表後的總資產已經輕鬆逾萬億元。

回顧新聞,2015年4月23日李春城在湖北受審時被指控,「在擔任成都市市長和市委書記期間,曾在周永康授意下為人謀利」。

也許可以推測,至少在這場猶如翻版魯能案的成都農商行併購案中,安邦蛇吞象的政治靠山,姓周不姓鄧。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