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瞧瞧盛唐時期的美女長啥樣?

在照相術發明以前,繪畫是長久保存影像的方法,如果沒有繪畫,人們便只能依靠文字和語言的描述來揣摩前代的世態人情,山川風貌,而這種方式顯然有欠直觀——幸好,有繪畫藝術的存在,幫我們一點點記錄數千年來人世的變遷,使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到大唐盛世中那些女子如何打點她們的生活,打發她們的時光。

《舞樂屏風》

唐絹本設色22X46CM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博物館藏

此《舞樂屏風》系吐魯番阿斯塔那230號墓出土,墓主人為高昌左衛大將軍張雄之孫張禮臣。該墓共出土舞樂屏風六扇,屏風上畫二舞伎四樂伎,每扇一人,左右相向而立。此圖即為右邊舞伎,其鬢髮高挽,額描花鈿,曲眉鳳目,面頰豐腴,身穿藍地卷草紋白襖,錦袖紅裳,整個人物顯得飄逸俊美,婀娜多姿。此圖屬初唐時期的繪風典範,這種對於世俗題材的傾向揭示了一個重要現象:唐朝的審美已從政治題材轉向於世俗題材,威嚴的文臣武將被秀麗的宮廷婦女所代替。

《弈棋仕女圖》

唐絹本設色縱63厘米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博物館藏

此圖系吐魯番阿斯塔那187號墓出土,墓主張氏是武則天時安西都護府的官員,曾被授予上柱國勛爵。此畫原為木框聯屏,出土時已破碎,經修復,重現了大體完整的十一位婦女、兒童形象,描繪貴族婦女家庭生活場面,此幅弈棋仕女是整個畫面的中心。她美鬢高聳,簪花耀頂,眉毛為當時流行的到八字暈飾,面色紅潤,豐盈肥美,上穿緋地藍花襖,並有白紗披肩,下着綠花羅裙,從着裝上看來她可能是六品官的妻子。

《侍女圖》

唐佚名絹本設色67.3X61.2CM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博物館藏

畫中人物造型體態豐厚,面頰圓潤,反映了盛唐時代的審美時尚,線條工細勁挺而流暢,設色鮮艷明快。畫中侍女頭梳低鬟,身着圓領紫色長袍。另一侍發束高髻,簪花鈿,穿圓領淺赭色印花長袍。

《內人雙陸圖》

唐周昉絹本設色64.4X30.7CM

美國弗利爾美術館藏

此畫設色濃麗,線描細勁流暢富有韻律感,貴族婦女濃麗豐肥之態和細膩柔嫩的肌膚特點都表露無遺。所謂"雙陸",同六博一樣,同是擲骰行棋的遊藝。據傳,此遊藝始於天竺,流行於魏晉,盛於隋唐,尤為貴族、閑雅者所喜好。此圖粉本傳為周昉所作,描寫唐裝貴族婦女以棋戲消遣的生活。圖中間為二盛裝貴族婦女對坐行棋,左右有親近觀棋,侍婢應候。它從一側面反映了當時貴族的生活情調。

《調琴啜茗圖》

唐周昉絹本設色75.3X28CM

美國納爾遜•艾京斯藝術博物館藏

周昉,字景玄,又字仲朗,生卒年不詳,京兆(今陝西西安)人。出身貴族家庭,先後官至越州、宣州長史。工仕女,初學張萱,多寫貴族婦女,亦擅肖像,有兼得神情之譽。還擅作宗教畫,創造有民族風俗的“水月觀音”,人稱“周家樣”。圖中共畫五人,中間三人為宮中貴,一人於石上調琴,另兩位一邊啜茗,一邊側耳靜聽琴聲。兩側侍者,一人手端茶托,一人執茶杯。人物神念嫻靜端莊。人物組合有坐有立,疏密得體,富有變化。

《簪花仕女圖》

唐周昉,絹本設色180X46CM

遼寧省博物館藏

此畫描寫春夏之交時節一群服飾艷麗的貴族婦女在庭園裡嬉戲、賞花的閑逸生活片斷。圖中六人,分成三組:右起畫二人相對戲犬;中間畫二人向左緩緩而行;左邊畫近處有一貴婦立於一株花樹前,右手捏着一隻捕捉來的蝴蝶,側身回頭注視着跑來的小狗和白鶴,又似與遠處另一貴婦打招呼。畫中的婦女體態豐碩,面頰圓潤,服飾艷麗,但人物終日里在賞花、捕蝶、戲犬、賞鶴中消磨歲月,確實顯得百無聊賴,這就真實地反映了貴族婦女奢侈閑逸生活中的苦悶心境。

《揮扇仕女圖》

唐周昉,絹本設色204.8X33.7CM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揮扇仕女圖》描繪夏末秋初似乎剛剛睡醒的幾位宮妃和侍女在深宮院內納涼的情景。畫卷從右至左展開,大約可分為四組:手持團扇坐於椅上的妃子睡眼惺松,神情懶散;其他畫中人物衣着華麗,體態豐滿肥碩,但都流露出惆悵、寂寞、失意、憂鬱的精神狀態。此畫真實地反映了盛唐末期宮廷貴族的奢侈生活和宮中婦女那種難以排遣的憂鬱與任人遺棄的社會地位。

《搗練圖》

唐張萱絹本設色147X37CM

美國波士頓美術館藏

張萱,生卒年不詳,京兆(今陝西西安)人。唐開元年間任史館畫師。工畫人物,尤擅繪貴族婦女、嬰兒、鞍馬,名冠當時。此畫描繪宮中婦女搗練的情景。畫卷由右至左展開:第一組畫四個婦女用木杵搗練;第二組畫兩個婦女同一人坐在地毯上縫紉;第三組畫幾個婦女把白練抽直,用熨斗熨平。三組人物相互呼應,有站有坐,有高有低,構圖安排顯得錯落有致。尤其是畫家很善於捕捉不同人物的姿態神情,甚至通過一些細節描寫,生動地表現出人物的心理和性格特徵。如搗練者、熨練者、稚氣的小女孩都刻畫得惟妙惟肖,使作品富有生活情趣。

《虢國夫人游春圖》

唐張萱絹本設色148X52CM

遼寧省博物館藏

此圖描寫唐天寶年間唐玄宗的寵妃楊玉環的姐姐虢國夫人和秦國夫人及其侍從春天出遊的行列。前面有三個單騎開道,依次為男裝仕女乘黑色馬;中間並列兩騎,即虢國夫人和秦國夫人並轡而行,均騎淺黃色駿馬,虢國夫人居全畫中心位置,秦國夫人側向著她,二人臉龐豐潤,雍容華貴,神情悠閑自若;最後並列三騎,中間為保姆,一手執韁繩一手摟着懷中小孩,保姆右側為男裝仕女,左側為紅衣少女。作品表現了貴婦們游春時悠閑從容的歡悅情緒,從一個側面反映了當時上層社會奢侈淫逸的享樂生活。出遊行列成前松後緊組合,統一中有變化,富有節奏感和韻律感。

《樹下美人圖》

唐佚名屏紙本設色54.9X140CM

日本熱海美術館藏

觀此圖,人物寬袍大袖、天衣飄揚,饒有“吳帶當風”的韻致,體現了唐代佛教繪畫形式民族化的特色。畫面賦以石綠、赭黃、鉛白為主調,使熱烈的畫面的格調顯得更加典雅、嫵媚。此畫為新疆阿斯塔那墓出土的紙本屏風畫之一。畫面上一體態豐滿的女子,着長裙披帛,全身敷以硃色。

《宮樂圖》

唐佚名絹本設色77.2X23.9CM

台北故宮博物院藏

此圖描繪宮中仕女合樂歡宴的場景。畫面中央很大的餐桌旁,圍坐着十位宮女貴婦。姿態各異,有正用餐者,有手執紈扇聽音樂者,有吹笛奏豎琴者,整個氣氛閑適歡愉。此畫為宋人摹本,人物造型豐滿柔媚,神情慵懶。用線細勁,描摹細膩,但稍顯單薄,缺乏唐畫中的沉實之質。但不失為一幅仕女畫佳作。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