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社會觀察 > 正文

大陸男子一天喝兩斤白酒 妻子無奈用U型鎖將其鎖床頭

50歲的大老爺們,脖子上套着一把U型鎖,U型鎖上又鎖了一根鐵鏈條,鐵鏈鎖在床上。

誰幹的呢?竟然是他老婆!他老婆為啥要像拴一條狗一樣,鎖住一個大男人?

男子被鐵鏈鎖身

鎖他的是他老婆

4月11日下午2點左右,嘉興桐鄉梧桐派出所接到報警,“我被人用鐵鏈鎖住了!”

報警人姓韓,住桐鄉文華小區一幢拆遷安置房的一樓。

警察到場一看,報警的中年男人滿身酒氣,人倒是清醒的。他脖子上套着一把U型鎖,U型鎖上又鎖了根長鐵鏈,鐵鏈鎖在床上。男子失去自由,強烈要求警察幫忙解鎖。

警察問他,“誰給你鎖上的?”他回答,是老婆鎖的。

警察打電話給他老婆。“他每天喝酒,這次又喝醉了,我怕他出事,才鎖起來的。”韓先生的老婆在電話里吐槽,她正在市場上賣雞蛋,還沒收攤,不肯回來解鎖。

警察找了開鎖匠。開鎖匠說,得用切割機才能切開U型鎖,而切割機產生的火花很可能濺到韓先生臉上。老韓無奈放棄切割。

晚上6點多,警察回訪,一進屋,男子又喝多了躺在床上。隔了20多分鐘,張大姐收攤回家,可她還是不肯拿出鑰匙解U型鎖。

韓先生一個大老爺們,突然“撲通”一下跪了,可張大姐仍不為所動。

“他平均每天要喝2斤白酒,多的話,要3斤。”張大姐氣不打一處來,“我每天沒日沒夜擺攤賣蛋掙錢,老公卻整日醉生夢死,怕他喝醉出危險,才給鎖起來。有次他喝醉酒開煤氣灶做飯,火沒關就去睡覺了,虧得房東看到。”

超市老闆不想賣酒給他

房東不想租房給他

昨天中午,記者找到文華小區。韓先生“名氣”很大,看多了他醜態百出的醉態,鄰居們都直呼他“酒鬼”。

葉大姐在小區開超市,“別人一說‘酒鬼’來了,我就馬上去門口把他推出去,不想賣酒給他。”有錢還不掙?葉大姐說,這錢還真不想掙。

“他有錢時會付,沒錢會直衝到放酒的櫃檯,拿起一瓶35°的勁酒,一仰脖子,咕咚咕咚灌下去,幾秒一瓶就沒了,像喝礦泉水一樣。”葉大姐說,她搶都搶不下來,“不過,他倒不欠錢,等人清醒了,又來付酒錢。”

“他老婆恨死他了,和我們好幾家超市都說過,不要賣酒給她老公。”葉大姐也很同情他老婆,“不容易,一人掙錢養家,還攤上這麼個‘酒鬼’,一點辦法都沒有。”

沈阿姨是“酒鬼”的房東,提起這個租客,也是哭笑不得。“他平時人挺好,還主動打招呼,一喝多就不一樣了。”沈阿姨說,房客租了兩年多房子,有四次醉酒讓她印象深刻。

“第一次是一個晚上,聲響很大,下去一看是夫妻倆在吵架,他喝得醉醺醺的,拿起刀要砍自己手,還真划出了血口子,後來被鄰居勸住;第二次是去年酷暑天,喝醉了赤膊睡在太陽底下曬得脫水了,老婆回老家接孩子來桐鄉過暑假,虧得鄰居發現得早;第三次他喝醉了嚎啕大哭,整棟樓都聽到了;最近一次他喝醉了開煤氣做飯,沒關,還好我老公及時發現。”沈阿姨說,一個月也就350元房租,就像埋了顆“定時炸彈”,她不想租房子給他們了。

喝了兩斤白酒

韓先生脖子又被鎖

昨天中午12點左右,錢江晚報記者找到韓先生家。

他們一家是安徽人,來桐鄉很多年了。租房也就十多個平方,疊放着很多雞蛋鴨蛋,一張靠牆的床上堆着雜物,除了燒飯做菜的廚具,沒其他值錢電器。

韓先生50歲了,頭髮都起了白茬,顯老,身上還是一身酒氣,脖子里還掛着U型鎖,鎖着的長鏈子,被他揣在兜里。大概怕被人瞧見不好意思,他提了提棉衣領子,想要遮住。

“你怎麼又被套上了啊?”記者指了指他的脖子。

他有點不好意思,“昨晚又喝了兩斤白酒。”

患上酒精依賴綜合征的病人,體內沒有酒精就不適

嘉興市康慈醫院副主任醫師周勇說,韓先生嗜酒如命是病,十有八九是患上了酒精依賴綜合征,這個病,體內沒酒精就不適,和吸毒、吸煙一樣上癮(電視劇)了。年紀大了後,體質下降,“不喝不行,一喝就醉”。

酒精依賴分生理依賴和心理依賴。生理依賴指對飲酒的時間、方式和自控力下降,不喝不行,當他停止飲酒24小時-48小時,身體會不適,比如緊張、焦慮、噁心、嘔吐、出汗、手抖等,嚴重時會出現震顫譫妄,如心跳加速、大量出汗、肢體震顫、意識不清,甚至出現視幻覺、聽幻覺,所以他要不停地飲酒,來維持體內酒精的濃度。

長期過量飲酒對身體傷害很大,會導致肝細胞損害、肝硬化,之後發展為肝腹水、肝癌等,會產生消化系統、神經系統的相關疾病。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陳柏聖 來源:錢江晚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社會觀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