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重量級議員強烈要求川普向習近平提人權問題

在美國總統川普即將和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在海湖莊園舉行首次會晤之際,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兩名主席,共和党參議員馬可·魯比奧以及共和黨眾議員克里斯·史密斯,共同呼籲川普在和習近平會晤時向習近平提出中國人權問題。美國之音國會記者張佩芝在川習會舉行前夕專訪了史密斯議員,請他談談他對川習會的期望及美中關係的看法。

記者:史密斯議員,謝謝您接受我們的採訪。首先,川普總統和習近平主席即將舉行會晤,您希望川普總統在會晤期間和習近平提出哪些議題?

史密斯議員:我認為川普總統提出人權問題至關重要,我知道美中雙方會討論朝核問題,這是很適當的,朝鮮是個流氓國家,對韓國和該地區其他國家構成事關存亡的威脅。但川普總統必須強有力地向中國提出關於侵犯人權的議題,在奧巴馬執政期間他完全沒做到。不幸地,習近平和朝鮮一樣對自己公民動用酷刑,對婦女進行強制墮胎,還犯下其他一系列侵犯人權行為。我認為川普總統必須清楚做出這樣的表示。他必須提出個別案例,首先就是劉曉波,他是諾貝爾獎得主,但他繼續在監獄中服刑。對像中國一樣的世界強國來說,這樣迫害虐待一個用和平文明方式要求政府尊重人權的人,是不合情理的。這些是普世公認的人權,但中國只在嘴上說說,完全沒有遵守、執行或保護。

記者:川普總統最近發推文說,這次會晤會很艱難,因為我們不能再承受巨大的貿易赤字和工作流失。您對這樣的評估怎麼看?

史密斯議員:去年美中貿易赤字大約為3650億,這都是單向的,中國出口,我們進口。中國政府其實很脆弱,我們可以跟中國政府說,我們不是開玩笑的,你必須改善人權,否則你進入美國市場的能力會越來越小。所以是的,這會是個艱難的會晤,因為奧巴馬總統執政八年,他向中國政府磕頭、安撫中國,未曾有意義地對中國提出人權問題。前國務卿克林頓在首次訪問北京時說,我不會讓人權問題阻擋我們向中國銷售美債和推動氣候變化問題,那是奧巴馬政府一個很糟糕、很糟糕的政策。他為了和中國在其他議題上合作,完全把那些在中國勞改營里受苦的那些最優秀最有勇氣的中國人拋在一旁,置之不理。人權議題是我們價值的核心,美國的權利法案是在所有我們最珍惜的文件中最神聖的之一。每個人都有與生俱來的權利,這是普世公認的。

記者:在川習會前夕,您和魯比奧參議員提出“釋放中國英雄計劃”,請您跟我們進一步說明。

史密斯議員:在美國國會與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我們有個中國良心犯資料庫,是世界上最完善的。至少有1千4百人在這個名單上,當然中國還有其他成千上萬名良心犯,但我們清楚掌握了這些人的資料證明他們是良心犯。劉曉波就在這個名單上,他是我們最近提出的25個案例中的一個,如果中國想要受到尊重,想要被認為是世界強國,讓人不是害怕它而是尊重它,它必須先尊重自己的人民,但他們不這麼做。

在中國,酷刑是常見的,時常用在政治犯和宗教犯身上。我1994年和保定的蘇志明主教會晤,他四十年來受到折磨,今天他生死未卜下落不明,這是中國政府對良心犯施以酷刑的象徵。另外中國婦女被強迫墮胎和非自願絕育,中國政府不僅殺害胎兒,還摧毀了這些婦女的情緒和心理健康。中國政府必須立刻停止這樣的行為。

記者:您過去幾十年來不斷提倡中國人民的權利與自由,這時常導致中國政府說這是嚴重侵犯中國國內事務,您對這樣的說法有什麼反應?

史密斯議員:這是全世界獨裁政權的固定反應。在南非種族隔離期間,南非政府會說,這是主權問題,但他們當時極端地實行種族歧視。在蘇聯時期,當時他們濫殺自己人民時也這麼說。我的第一個關於人權事務的訪問就是在1982年到蘇聯,當時蘇聯獨裁政權就告訴我,這是主權問題,你竟敢提出來?

我是《人口走私受害者保護法案》的起草者,這是美國國內和國際上一個標誌性的法案,它保護人口走私犯罪中的婦女和其他人。中國是世界上人口走私最嚴重的國家之一,買賣婦女是沒有國界而言的,他們把婦女變成像商品一樣交易,這對婦女是一種嚴重的侮辱和剝削。在宗教自由上,中國從布殊政府時期就被列為特別關注國家,但奧巴馬政府執政八年期間從未對此做出任何反應。中國政府說,這些是主權議題,不,那不是。當一個人或他的家庭希望踐行自己的宗教信仰時,不管是法輪功,佛教,還是基督教,他們都不應被自己的政府所迫害。因為這是一個普世公認的人權。中國政府在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和其他地方都是在口頭上說說,但當一個國家侵犯人權時,沒有捍衛主權可言。

記者:謝謝您,史密斯議員。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