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娛樂評論 > 正文

黃蓉真成了賈寶玉說的「死魚眼珠子」?

很多人比較喜歡《射鵰英雄傳》中的黃蓉,而非《神鵰俠侶》中,已經成為母親的黃蓉。

一個生於南宋嘉定年間的卓越女性,被至少二百年後的一個紈袴子弟給詛咒了,後者名叫賈寶玉,前者名叫黃蓉。

黃蓉成了「死魚眼珠子」

很多人覺得嫁人後的黃蓉討嫌,是「死魚眼珠子」,論據就是賈寶玉的那句刻薄話:女孩子沒出嫁是顆珍珠,一嫁了漢子就變成了死魚眼珠子。

我倒偏偏覺得這顆死魚眼珠子很不錯。尤其是男性小讀者們,如果你們很討厭婚後的黃蓉,那麼一可能是你們還不會欣賞女性;二可能是你們還沒做好準備走進婚姻。

讀者不待見婚後的黃蓉,主要是因為這麼幾件事:

一是怪她對小楊過不好。《儒林外史》里有句話,叫「後娘的拳頭,雲里的日頭」,黃蓉總給人以小楊過的後娘之感,對他不親熱,不教武功,只教他讀書,差點把孩子耽誤了。

二是怪她干涉了楊過和小龍女的戀愛。郭靖的巴掌沒法拆散的情侶,黃蓉的教唆卻可以,幾句私房話說得小龍女瞻前顧後,一度離開楊過跑掉。

三是怪她變庸俗了,失去了「妖女」的魅力。她頻繁以大肚婆的形象出現,為家庭算計,為兒女算計,操持內外,張羅瑣事,一股子油鹽味。

一句話來概括,就是認為她沒當好老師、沒當好母親、也沒當好自己。

真是這樣么?

許多人喜歡《射鵰英雄傳》中,那位為郭靖着想的聰慧黃蓉:2017射鵰英雄傳(The Legend of the Condor Heroes)

一、黃蓉對待楊過的方式

首先,黃蓉對楊過不好,性質究竟有多嚴重?

有句評論說得好,黃蓉對楊過,有責任、沒義務。她故意不教楊過武功,處處提防楊過,當然很不夠意思,但她是存心耽誤楊過嗎?也不是。她想的是「不如讓他學文,習了聖賢之說,於己於人都有好處。」

在另外幾件關鍵事情的處理上,黃蓉沒有明顯不當,至少表現是及格的。楊過和郭芙打架,把郭芙臉打腫了,還上演了一次離家出走,黃蓉數落了楊過一句嗎?有明顯偏袒嗎?沒有。黃蓉的表現是「預備飯菜給郭靖和楊過吃了,大家對過去之事絕口不提。」

如果你見過那些不問青紅皂白回護孩子的母親,就會感到,起碼在這件事上,黃蓉的表現是大家閨秀的風範。

黃蓉真像惡毒後娘一樣嫌棄小楊過嗎?沒有。

從一件大事上能看得出——郭靖提出把女兒郭芙嫁楊過,黃蓉的回答是「柔聲道:『好在個兩孩子都還小,此事也不必急。將來若是過兒當真沒甚壞處,你愛怎麼就怎麼便了。』」回答得誠懇、在理、有原則,郭靖很服氣。

收為女婿都能商量,對楊過又能嫌惡到哪裡去?

金庸下筆是有分寸的。他既寫黃蓉和楊過的隔閡,又處處留有餘地,不把隔閡寫成沒法彌補的裂隙,不讓黃蓉顯得庸俗、冷漠。

所以金庸安排打楊過耳光的是郭靖,開口把楊過革出師門的是郭靖,提出把楊過送走的也是郭靖。而楊過賭氣跳海,下水救人的卻是黃蓉。郭靖打楊過,不會傷感情;如果是黃蓉打,感覺就不一樣了。

二、好人間的隔閡

我們往往習慣看到最美好的,不太喜歡看見因為時間而產生的變化。

我們評判一個人好不好,不要總是取上線,而要取底線。黃蓉對楊過的底線是什麼?是撫養他、教育他、不遺棄他、不凌虐他、尊重和成全郭靖的故人之義。黃蓉做到了嗎?我覺得做到了。

拿中國人最麻煩的婆媳關係來打比方,如果妻子從內心真能對婆婆如親娘般毫無分別,那固然好,然而這是上線,往往不能真正做到;那麼只要做到底線,有基本的尊重關心,有矛盾時盡量迴避直接衝突,就可以了,丈夫大體應該滿意了。

黃蓉和楊過的隔閡,告訴我們一個道理:好人固然不喜歡壞人,但有時候好人也會不喜歡好人。

在我們的真實生活中,多數人是「好人」,但他們並不都互相喜歡。比如老實的人不喜歡圓滑的人,激進的人不喜歡保守的人,吃元宵的人不喜歡吃餃子的人,粉槍手的人不喜歡粉紅魔的人,就像好人黃蓉偏偏不喜歡好人丘處機、好人柯鎮惡,這才是我們生活的真實。

三、黃蓉看待師徒之戀

楊過和小龍女的戀愛,黃蓉確實有干涉,一開始她確實不贊同。

但話要分兩頭說。對兩人的戀情,黃蓉理解嗎?理解。她可以說是整個江湖上最先試着去理解兩人戀情的長輩:

「想起自己年幼之時,父親不肯許婚郭靖……直經過重重波折,才得與郭靖結成鴛侶。眼前楊過與小龍女真心相愛,何以自己卻來出力阻擋?」

那麼她不贊成兩人戀情的原因是什麼呢?

最主要一條是:「但他二人師徒名份既定,若有男女之私,大乖倫常,有何臉面以對天下英雄?」

這是一個社會影響和社會責任的問題。如果你的角色是個隱士、是個俠客,可以不顧及社會影響;但如果你要做政治人物、當江湖領袖,就不可能罔顧輿論地肆意妄為、特立獨行。

你作為武林的第一家庭的主母,姪兒的戀愛擇偶不管是有理也好、無理也罷,總之是全社會都極力反對的一件事。黃蓉出於社會影響的考慮,私下去勸一勸,很過分嗎?

而且別忘了,在這件事上,是黃蓉反覆安撫那個正義感爆棚、眼裡揉不得沙子的丈夫,以防矛盾激化;英雄大會上,她多次暗示丈夫對這事私下解決,不要當眾鬧得下不來台;她還阻止徒弟辱罵楊過和小龍女。

一句話,中間人難做。

婚後為妻為母的黃蓉

觀看一位女子的人生歷程,不能只瞧見她年輕貌美的時刻,這樣會錯過許多豐富精採的部分。(以上皆為網絡圖片)

此外,黃蓉真的丟掉了本色,變得晦暗無光了嗎?

我看沒有。只要她一出場,就往往是主要情節的推進者;她把李莫愁玩弄於股掌之上,最後使出蘭花拂穴手擊潰敵人時,「一隻雪白的手掌五指分開……形如蘭花,姿態曼妙難言。」你還覺得她晦暗無光嗎?

她該狠辣時還是狠辣。蒙古猛攻襄陽,市長呂文德關鍵時候怕死要棄城退兵,「黃蓉眼見事急,提劍上前,喝道:『你要是再說一聲棄城退兵,我先在你身上刺三個透明窟窿!』」這種狠硬的做派,郭靖是做不到的。

當然,和婚前那個頭戴金環、身穿白衣、划著小船出現在郭靖面前的俏麗少女比,黃蓉大大的變了。

她的金環送給了小龍女;白衣似乎也沒有再穿,為了切合丐幫幫主的身份,還要在綢衫上故意打幾個補丁;她也沒有再划船,作為「江南柳枝底下的一隻小燕兒」,她離開了大海和水鄉,選擇了戰馬上的生涯。

女人的選擇,都是有代價的。她原本可以承襲乃父的事業,做一個縱橫四海的女魔頭;或者學前輩江湖艷星李秋水,試試做王妃、做名媛;再不濟也可以選擇歐陽克,徹徹底底、開開心心做妖女。

但是她偏偏選了自己原本最不喜歡的事,給肩頭壓上千斤重擔,去做叫花幫的幫主,為了大宋擔起保家衛國的責任;她要壓抑性子,要考慮大局,要顧及社會影響,要搞調和,還要照顧家庭。這都是選擇的代價。

就好像任盈盈「和一隻大馬猴令狐沖拴在了一起」;美艷的紫衫龍王變成雞皮老婦;明教總教教主接班人小昭默默地給分教教主張無忌當丫頭;大清朝建寧公主嫁了韋小寶,只好向反賊陳近南磕頭。這都是代價。我們不能把女性為感情而付出的代價,當成是庸俗、遜色、死魚眼珠子。

得欣賞女性的光影流動

欣賞女性這種東西,不能像看照片,而要像看電影。拿着她年少時的一些片段來反覆咂摸,是沒有多大意思的——哪個姑娘沒有過白裙子飄飄的時候,哪個姑娘沒有幾張明眸皓齒的好看照片,少年時代的任性輕狂,誰不會?

你要把她們當成電影來欣賞,看她們在光影流動中的沉澱,她們的美在歲月中的增益,每一幀都會給你新的享受。就像黃蓉,拖兒帶女,大腹便便,卻忽然來那麼一下子蘭花拂穴手,讓李莫愁驚艷至崩潰,這種酷這才是真酷。

最後,「死魚眼珠子」黃蓉,對男性還剩多大殺傷力?在兩性市場上估值究竟如何?

我們來隨便看一段原文吧:

「楊過道:『郭伯母,他日我若再到桃花島上,你肯不肯將這門學問盡數教我?』黃蓉抿嘴一笑,涼風拂鬢,夕陽下風致嫣然,說道:『你若肯來,我如何不肯教?』」結果號稱情聖的楊過閃電般被擊倒:「楊過聽了,胸中暖烘烘地極是舒暢,此時黃蓉不論教他幹什麼,他當真是百死無悔。」

瞧,別看你楊過禍害那麼多小妹妹,等到黃蓉出手,還不是被電到「百死無悔」的份上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鄭浩中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娛樂評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