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科教 > 正文

中印移民家長聯手強烈反對 加州學區新版性教育同性戀教材出局

新加入教綱大部分是多元族群(LGBTQ)的內容。參與遊行與會議抗議的家長大部分由華裔和印裔組成。參與遊行的家長耿琴表示,家長不反對學區有正常的性教育,可多闡述生理改變、結構與衛生和保護意識,而不是完全專註於如何「執行性行為」,且應讓更多家長查看教材,「我們對多元族群不歧視,但不代表保守家庭的想法可以被歧視、摒除,應該要平等對待,不能不管我們的想法。」

針對充滿爭議的新教材,學區委員各持意見,投下正反2:2票數,因贊成票未多過反對票,庫市學區不接受新教綱,反對家長於會場外大肆慶祝、歡呼。(記者林亞歆/攝影)

會場中所有椅子都坐滿,許多家長集中在會場後面的階梯。(記者林亞歆/攝影)

在庫市聯合學區吵得沸沸揚揚的新版性教育教材,28日晚上於學區最後表決,學區委員麥坎達(Soma McCandless)以利益衝突為由離席,退出表決。學委趙良方、潘欣欣投下反對票,沃格爾(Phyllis Vogel)與柯薩(Anjali Kausar)則投下贊成票,因贊成票未多過反對票,學區不接受新教綱,反對家長於會場外大肆慶祝、歡呼。

下午開始,大批反對的家長集結學區辦公室門口,身穿黑衣、黑褲手拿標語抗議,並遊行至28日晚間開會地點Nimitz小學。過程中,支持與反對家長輪番發言,不少家長聽聞支持言論時在台下鼓譟,也有支持者稱呼反方為“流氓”,指稱“上台或說真話可能會被霸凌。”一來一往場面火爆。

參與遊行與會議抗議的家長大部分由華裔和印裔組成。參與遊行的家長耿琴表示,家長不反對學區有正常的性教育,可多闡述生理改變、結構與衛生和保護意識,而不是完全專註於如何“執行性行為”,且應讓更多家長查看教材,“我們對多元族群不歧視,但不代表保守家庭的想法可以被歧視、摒除,應該要平等對待,不能不管我們的想法。”

負責收集連署的家長Minna Xu表示,性教材受到很多家長關注,線上連署兩天就有約2000個簽名,25、26日的周末在庫市圖書館等地點也收集超過1000份紙本簽名,“紙本簽名者都提供地址證明為學區家長,希望給學區壓力。”

許多民眾也針對學區決定課綱的過程表示抗議。太平洋司法學院(Pacific Justice Institute)律師哈奇(Ray Hacke)在發言台呼籲,學區應給家長更多時間,“很多家長沒辦法在上班時間到學區查看教材,且實際開放時間僅短短一周。”他強調,學區應開放線上版本,讓他們真正了解內容、提供意見,再來討論是否合宜。

反方家長李佳樺提到學區搜集的調查數據、人數不足以代表全部家長,“學區要錢的時候要志工打電話、寄電子郵件、透過老師確保家長知道募款,但當這類調查、教綱改變時,卻這麼草率、匆促,很不公平。”她強調家長不是反對性教育,而是反對倉促決定的過程。

庫市教育基金會主席、同時也身為20多年庫市科學教師的布朗(Kai Brown)則支持新教綱。他表示,父母應更相信專業老師和學區的決定,“很多反對的家長提到內容太露骨,但相關詞彙、觀念已充斥於中學校園,不管家長認為什麼。”

他認為課綱更應加入性虐待、強暴等更黑暗的議題,“有些學生處於這些危險情況卻不自知,“知識就是力量,如果家長覺得有顧慮,就選擇退出(opt out),但不要影響他人權利。”也有高中生髮言表示,關於教材提到的內容,7年級生了解的比家長多多了,“及早學習才能真正預防性病和懷孕。”

海德初中(Hyde middle school)科學老師伍利(Barbara Wooley)表示,三種性交方式與各類性病的介紹從1995年她開始教書就有了,新加入教綱大部分是多元族群(LGBTQ)的內容,“教綱跟教學內容、方式不一定相關,且這些有異議的家長應該幾乎沒跟高中老師談過。”她強調,選擇退出(opt out)幾乎是不可能,“我們不是把課程分成一段一段,不可能教到一半要說某些內容時請學生出去。”

阿波羅網編者註:LGBT是英文女同性戀者(Lesbians)、男同性戀者(Gays)、雙性戀者(Bisexuals)與跨性別者(Transgender)的首字母縮略字。另外,也有人在詞語後方加上字母「Q」,代表酷兒(Queer)和/或對其性別認同感到疑惑的人(Questioning),即是「LGBTQ」。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世界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