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毛澤東拒絕見江青 中秋節送她五根玉米

——江青的親情世界

中秋節那天晚上,江青從外邊帶回了兩個玉米,她說:“主席給了我五個玉米,我給了康老、張春橋、姚文元各一個,這兩個給我留半個,另外的給你們工作人員吃了吧。”這樣,我也吃了一小截。毛主席送給江青的五個玉米是黏性的。當時,我對主席送給江青的玉米為什麼不多不少正好是五個沒敢多想。

江青的權力源自她與毛澤東的關係。1976年毛澤東逝世後,江青和她的盟友很快被推翻(圖源:浙江圖書館)

毛主席送江青五個玉米

2009年6月,我看到《湘潮》上曹英的一篇文章《毛澤東在林彪事件前的關鍵決策》,該文披露:“姚文元在1970年9月15日的日記中這樣記載毛澤東在8月15日中秋節。毛主席送給江青五個玉米,而且指定是五個,江青同志送張春橋和我各一,我在吃晚餐時吃了。一面嚼着清甜而韌的玉米粒子,一面凝神細思主席的用意所在,覺其味無窮。”

這一情節勾起我的一段回憶:中秋節那天晚上,江青從外邊帶回了兩個玉米,她說:“主席給了我五個玉米,我給了康老、張春橋、姚文元各一個,這兩個給我留半個,另外的給你們工作人員吃了吧。”這樣,我也吃了一小截。毛主席送給江青的五個玉米是黏性的。當時,我對主席送給江青的玉米為什麼不多不少正好是五個沒敢多想。

但是我知道九屆二中全會以後,尤其是“九一三”事件以後,毛主席不太想見江青了。九屆二中全會以前,江青到中南海去看毛主席還比較方便,只要毛主席不是在睡覺,不是在接見外賓,不是在參加常委會,她想去的話,只要打一個電話說去就去了。有時看了毛主席以後,她還在豐澤園(毛澤東住所)住上一個晚上,她說這是回家。九屆二中全會以後,她再想去看毛主席,就更不方便了。

有一天,汪東興給我來電話,他說:“楊銀祿同志,主席叫我通知江青同志,說他年紀大了,需要安靜。如果江青要來看望主席或請示彙報什麼,必須經主席同意才能來,如果未經同意,來了也不見。請你先向江青同志轉達主席的指示,江青同志有什麼意見,我再跟她解釋,這樣做,有迴旋的餘地。”

我知道,給江青傳達這樣的指示是很困難的,但是汪東興是政治局候補委員、中央辦公廳主任,又是我的直接領導,我得聽他的。明知此事彙報給江青以後,她會不高興,甚至會發脾氣,我也得硬着頭皮報告她。不出所料,她果然大發脾氣:“我去看主席,我的丈夫,還受限制?這是主席的指示,還是你們汪主任的意見?”我說:“汪主任說了,這是毛主席的指示。”她說:“是你們汪主任出的主意吧?我得親自去問問他,我不相信主席會有這樣的指示!”

1999年3月21日,我們7位在中央辦公廳工作過的同志,去看望時任全國人大副委員長的吳階平同志,其中有康生的秘書黃宗漢。那天他悄悄地把我叫到一旁,問我:“老楊,有件事我問問你好嗎?”

我說:“你問吧,沒關係。”

他說:“1970年9月中旬,也就是舊曆8月中旬的一天,毛主席送給江青五個玉米,你還記得嗎?”

我說:“記得,我還想問問你呢,你說說那件事是什麼意思呢?”

他說:“康生對於這件事,跟我說過:‘那五個玉米主席肯定指的是軍委辦事組的那五個人(指黃永勝、吳法憲、葉群、李作鵬、邱會作)。‘玉’寓指‘欲’,意思就是說,廬山會議上的問題還沒有完,預示着還有更大的鬥爭,山雨欲來風滿樓嘛。‘米’寓指‘迷’,意思是提醒江青在鬥爭中不要迷失方向,頭腦要清醒,不要迷迷糊糊,以此可以看出來主席對江青的看法有所變化,我的這種分析你不要告訴任何人,更不要向江青透露,江青這個人很聰明,也很敏感,她會領悟到主席送給她五個玉米的含義的。’”

黃宗漢說完,我沒說什麼,因為我對康生的解讀將信將疑。

粉碎“四人幫”以後,汪東興回憶說:“有一天江青幾次打電話要見主席,主席堅決不同意。可是,江青硬是闖到了主席住地中南海游泳池。江青對哨兵說:‘不要通知,我不到主席那裡去,我要到裏面看看衛生,就出來。’年輕的哨兵被欺騙了,江青在室外游泳池轉了一圈後,就從室內游泳池北門進去了。她見到張耀祠就訓斥道:‘你老糊塗了,為什麼不尊重我!哨兵為什麼不讓我進?’她頭也不回地進了主席的卧室。主席見到她就發火了,立即把我叫去,狠狠地批評道:‘為什麼不把江青擋住?她和其他人一樣,沒有我的同意不能來。’主席批評後,我馬上找了張耀祠、陳長江等人開會,我對他們說,遵照主席的指示,任何人不經主席同意都不能進來,江青也一樣。要給哨兵下死命令,當作政治任務來做,保證主席的安靜和安全。如果沒有經主席同意,江青執意要來的話,在寶光門檢查站就開始擋駕,不讓她往北來,執行主席的指示一定要堅決,不能有絲毫的猶豫。”

“為什麼不讓我去見主席?”

有一天,江青坐着大紅旗轎車,高高興興地進了中南海,準備去見毛主席。到了寶光門,她叫司機向左拐,說是去見主席。警衛戰士非常果斷地伸手將紅旗轎車擋住。

1981年江青被判處死刑,緩刑兩年執行,後減為無期徒刑,1991年自殺身亡(圖源:VCG)

因為大紅旗車是三排座位,車身很長,所以坐在後排座位上的江青沒有看到哨兵伸手擋車。車停下後,江青問司機:“你怎麼不走了?”司機說:“哨兵不讓過。”江青聽了以後,氣呼呼地從車上下來,質問警衛戰士:“為什麼擋我的車?我是江青,我要去看主席,躲開!”

這時,一位幹部立即從檢查站室內走出來,恭恭敬敬向江青行了個軍禮,解釋道:“報告江青同志,對不起,你現在不能到主席那裡去。”

江青又質問:“為什麼不讓我去見主席?這是誰的命令?誰敢擋我?”

這位幹部回答:“這是上級的命令。”

江青進一步質問:“你的上級是誰?我去找他,豈有此理!”

這位幹部和氣地說:“我的上級是我們部隊的領導,他們工作很忙,不好找。”

江青說:“那好吧,我的汽車就停在這裡,我步行去主席那裡,行不行?”

這位幹部堅持原則,執行上級的命令堅決,他說:“那也不行,你現在不能到主席那裡去,請你原諒。”

江青氣得兩手發抖,滿頭冒汗,霍地從地上撿起一根木棍,舉手就要打這位幹部。這位幹部不火不急,又向她行了個軍禮,不慌不忙地說:“報告首長,請你不要打人,打人是不對的!”

江青雙眼圓瞪,兩腮抖動,大聲說:“我打了你又怎麼樣?你敢還手?!”

這位幹部說:“我們的上級教導我們,罵不還口,打不還手,請首長息怒!”

江青無奈,只好鑽進汽車往右拐到她自己住的地方去。

她知道沒有毛主席發話,誰敢阻擋她呀!回到釣魚台以後,她還不服氣地打電話跟汪東興吵了一架。

事後,汪東興把警衛戰士擋駕江青的事報告了毛主席,毛主席聽了以後,不但沒有生氣,反而態度很釋然,連連點頭說:“那好哇,擋得好哇。以後沒有我的批准,還是不讓她來我這裡,不然我就不得安寧了。”

汪東興為難地說:“好是好哇,我就怕她對我說三道四,不好辦。”

毛主席說:“你怕什麼?不許她來是我下的命令,如果她找你的麻煩,有我頂着!”

為了見到毛主席,江青想了不少辦法。她以鍛煉身體為名,要求到主席住地中南海游泳池去游泳,這樣她就可以趁機會很方便地見到主席。

第一次請示主席沒有迴音;第二次請示,還是沒有回話;過了兩天再次請示時,主席終於發話了,他生氣地說:“江青這個人不理解人,也不體貼人。人老了,想安靜些,她就是不讓我安寧。江青要來,我就走。”

到了第四天,江青再次請示主席時,游泳池警衛值班室的工作人員說:“主席到外地去了。”

我把毛主席去外地的消息報告江青以後,她非常生氣地說:“怎麼,主席到外地這樣重要的情況,他們為什麼不告訴我一聲?還對我進行封鎖?”

她沉思了片刻,又說:“我的身體不好,他是知道的,我想游游泳無非是想鍛煉一下身體,調整一下情緒,鬆弛一下神經,沒什麼別的意思。可是,請示幾次他也不回話,不說行也不說不行。原來他是想躲開我呀,既然不歡迎我,我也就不去了,何苦搞沒趣兒。”

這是我第一次發現江青對主席發泄不滿情緒。

江青怕牢騷話傳到主席那裡去,挨批評,又解釋說:“我和主席共同生活了多年,我是最了解主席的性格的,他這是愛護我,怕游泳累着我,況且主席年歲大了,他想安靜一些。雖然我是主席的妻子,可是這幾年,想見主席一面是多麼地不容易啊!你們不理解吧,這才叫政治夫妻吶。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同舟共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