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家庭生活 > 正文

母親的心情決定了家庭的氣場

所有當媽的,請記住,你們心情愉快,就是對家庭最大的貢獻。

 

01

小花從家裡搬出來住了。她父母家房子不小,但她寧願在外面租房子住。“一回家看到我媽的臉色,就覺得人生好難。”她對我說。

我特別理解小花。當我們看到母親不高興,難免會想辦法要她開心,或者至少想辦法弄清楚她為什麼不開心,否則總覺得自己欠她的。

而糟糕的是,有些母親,你似乎永遠沒有辦法讓她高興起來。

作為一個在“媽媽經常不高興”家庭成長的小孩,我對於童年最深刻的印象就是母親一板臉,全家陰雲密布。

很長一段時間,我都是討好型人格,不敢表達自己的需要,尤其不敢拒絕別人,特別擅於察顏觀色,對於別人的情緒很敏感,總擔心是自己惹人家不高興。

我媽病重的時候,我問她,媽,你這輩子快樂嗎。她回答:“你媽這輩子,快樂的時候少,傷心的時候多。”

可我媽,真的是個賢妻良母、家務能手,她為家庭付出了很多,可惜父親習慣了她的好,子女長大就想逃離。

她嘴裏說的永遠是不快樂的事情。偶爾看她笑一下,那真的就像一片亮瓦揭開,正午的陽光照進了雨季黑暗的小屋。

02

台灣心理學博士洪蘭女士說,從人類演化角度,母親是家庭的靈魂,母親快樂全家快樂,母親焦慮全家焦慮。

這不是給女性加壓,而是提醒我們,當我們走入婚姻,與家務完美、自己完美、小孩完美相比,自己的心情愉快才是需要放在第一位考慮的。

媽媽快樂是對孩子最好的教育,媽媽心情愉快就是對家庭最大的貢獻。

當這個問題明晰,你就會發現,自己曾經執著與糾結的很多事情,都可以放下。

我認識很多一邊拚命做家務,一邊給家人臉色看,甚至發怒、嘮叨的媽媽。

她們面臨的是三輸:一是輸掉了自己的時間;二是輸掉了自己的情緒;三是輸掉了家人對她的喜愛。

但她們堅持認為,把家裡打掃得一塵不染,能做出滿漢全席,就是優秀太太、滿分媽咪,值得被愛被尊重。所以,她們不明白也接受不了,為什麼一直在努力,卻一直得不到尊重與愛。

一家人生活在壓抑中,互相責怪,彼此傷害,哪裡還有尊重與愛呢?

企業有企業文化,家庭也有家庭文化。媽媽是家庭文化建設的主導者,家庭文化是坦誠、輕鬆、愉快,還是緊繃、壓抑、痛苦,決定了一個家庭的凝聚力。

03

當一個女人結婚,是不是一定要做不想做的事,過不快樂的生活?答案當然是不。

如果你是一個職業女性,就要寬容自己做飯不夠好吃,地板拖得不夠乾淨,甚至有些家務,必須外包給他人。你不願意做的事,不要勉強自己。

你要堅信,與心情壓抑吃一桌滿漢全席相比,你的家人更樂意開開心心地吃一頓西紅杮雞蛋面。

我以前做過幾次伴娘,發現在女兒出嫁的時候,父母拉着她們,說得最多的話是,結婚以後你就不可以任性了,自己高興怎麼來就怎麼來,你要顧慮全家人的感受。

我們大約都是在這樣的教育下成長的一代。走過了許多彎路,才知道越是當了媽媽,越要珍惜自己的“怎麼高興怎麼來”。對於不情願做的事,只要能夠找到替代方案,絕不要親力親為。

作為太太、母親,你的高興能拯救全家人的心情,這才是沒有任何人可以替代的。

我從不相信,世界上有幾個太太、母親,會將自己的快樂建築在家人的痛苦之上。當女人做了母親,有一種本能,就是想要放棄自我成全他人。

我們腦海里有一個現成的公式,認為為人妻、母,就要委屈自己去做不擅長、不快樂的事,這是女人的成長。

編劇廖一梅在寫作《琥珀》時,迎來了自己的孩子。她說,我不認為好太太一定要做家務,我就不會做飯,但我自信給家人的東西比做飯更重要。

如今,兒子開朗樂觀,人生目標是要快樂。廖一梅說:“我跟兒子說這個目標不錯,自己也挺得意,覺得我和老孟(丈夫孟京輝)潛移默化挺好。”

04

媽媽與保姆最大的區別就是她存在的意義,絕不僅僅甚至不包括無微不至地照顧家人的衣食住行,而是做家人情緒的引路者、精神的支持者。

“我過不好,是為了你們過得好”,這套好媽媽的理論已經過時了。

在為溫飽操心的年代,母親兩個字,永遠關聯着奉獻。媽媽吃魚頭,把魚肉省給家人吃,才叫美德。

當一個家庭開始過上衣食無憂的生活,每個家庭成員都可以活出尊嚴與成就感,過度的奉獻就不是美德,而是掌控與刷存在感。

“你們自己想辦法解決晚飯,我今天心情不好,要出去購物散心。”這樣的你,不會讓家人覺得你是自私的。相反,家人會給你更多的體貼與照顧。

首先,你坦誠地示弱;其次,你懂得自我排解壞情緒而不是連累家人。這兩件事,與不快樂地奉獻相比,更是好媽媽的標配。

無論什麼時候,無論在什麼樣的關係中,努力做一個快樂的人。命運可能拿走你的一切,卻拿不走你真真切切感到快樂的那些時光。

所有當媽的,請記住,你們心情愉快,就是對家庭最大的貢獻。如果你過得不好,你的丈夫、孩子也一定不會過好。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冬琪 來源:佳人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家庭生活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