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洪振快:就周強報告致全國人大代表、政協委員的公開信

黃鐘和本人訴郭松民侵犯名譽權案的郭松民非法代理人、總參政治部宣傳部原副部長王立華曾經透露:國防大學原政委趙可銘上將,給「法律部門的最高領導」打電話說:「你們這個案子如果判反了,你們就是反軍叛國」。

就周強報告致全國人大代表、政協委員的公開信

尊敬的全國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們:

今天上午,在“兩會”會場,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周強大法官向你們作報告時提到了“狼牙山五壯士”案,本人作為該案的當事人,認為周強報告歪曲事實,誤導你們,並且周強作為首席大法官,不遵守法官的基本職業道德規範、干預基層法院審判,故特向你們陳述相關事實,作為公民和選民要求你們向其提出質詢案。

周強在上午的最高人民法院報告中說:“大力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堅持依法治國和以德治國相結合,發揮司法懲惡揚善功能,促進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融入法治建設。依法審理侵犯‘狼牙山五壯士’名譽權案、邱少雲親屬提起的人格權糾紛案,發佈保護英雄人物名譽權典型案例,堅決維護英雄形象。”

本人注意到,周強向全國人大作報告提及“狼牙山五壯士”名譽權案不是第一次。2016年11月5日,周強在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四次會議上作最高法報告,也提到:“大力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與中宣部聯合開展‘用公開促公正,建設核心價值’主題教育活動,妥善審理涉‘狼牙山五壯士’名譽權案、邱少雲家屬訴孫傑案等一系列重大案件,充分發揮司法的教育、評價、指引、示範功能,樹立行為規則,引領社會風尚。”

以此看來,在過去的幾個月中,周強兩次向全國人大作報告,都把審理“狼牙山五壯士”名譽權案作為2016年法院系統的成績加以突出。

但是,我要告訴你們的是,“狼牙山五壯士”名譽權案的判決是地地道道的枉法裁判,是當代新文字獄的樣本,周強一再以此案為成績,與其本人涉嫌干預基層法院司法審判、違背法官職業道德規範有關,事實和理由如下:

第一,根據我國法律規定:公開侮辱、誹謗他人,是違法行為,法律應予以懲戒;而沒有侮辱、誹謗或泄露他人隱私,則屬於言論自由,應受法律保護。這既是法律的明確規定,也是任何一個現代文明社會的基本社會規則。

但與本人相關的“狼牙山五壯士”名譽權案,判決完全顛倒了上述規則:本人訴梅新育、郭松民案,是起訴梅、郭兩人公然侮辱,事實清楚,證據確鑿,本應判梅、郭敗訴,但法院要“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不按現行法律規定判案,判本人敗訴;

而葛長生、宋福保訴本人案,本人文章中沒有任何侮辱、誹謗或泄露隱私,按現行法律不構成侵權,但為了“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維護英雄形象”,仍要強行判本人敗訴,製造當代新文字獄。

需要說明的是,今天上午周強報告中所說“依法審理侵犯‘狼牙山五壯士’名譽權案”是有意曲解和誤導你們。因為即便本人被訴的兩個案子,原告分別是葛長生、宋福保,兩個案子是分別起訴本人侵犯其父葛振林、宋學義名譽權;葛長生作為原告,最多只能代表其父葛振林,並不能代表“狼牙山五壯士”;同樣,宋福保最多也只能代表其父宋學義,而不能代表“狼牙山五壯士”。

再者,即使葛振林、宋學義本人,也只分別是通常所說的“狼牙山五壯士”之一,而不能代表“狼牙山五壯士”整體。根據現有史料,當日七連五班參加作戰的至少有7人,而不是通常所說的“狼牙山五壯士”五個人。

中日史料都證明,在馬寶玉(實際應該名叫馬保林)、胡福才、胡德林、葛振林、宋學義五人之外,還有兩人陣亡,而葛振林、宋學義最後是否與馬寶玉、胡福才、胡德林在一起,都存在疑問,兩人是否和馬寶玉、胡福才、胡德林一起跳崖並倖存下來更是疑問。因此,當日狼牙山作戰,六班的確有五人犧牲,但葛振林、宋學義不在其中。

更應該被視為英雄的是兩位陣亡的戰士,而不是葛振林、宋學義。故而,在歷史事實不明,更沒有得到他人授權的情況下,葛振林、宋學義只能代表其個人,而無權代表“狼牙山五壯士”。而與本人相關的訴訟案,並沒有人被訴侵犯“狼牙山五壯士”名譽權,故周強的報告是有意曲解和誤導。

第二,與本案相關的另一個案子——黃鐘和本人訴郭松民侵犯名譽權案的郭松民非法代理人、總參政治部宣傳部原副部長王立華曾經透露:國防大學原政委趙可銘上將,給“法律部門的最高領導”打電話說:“你們這個案子如果判反了,你們就是反軍叛國”。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一百二十六條明文規定:“人民法院依照法律規定獨立行使審判權,不受行政機關、社會團體和個人的干涉。”2014年10月通過的《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推進依法治國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也提出要“各級黨政機關和領導幹部要支持法院、檢察院依法獨立公正行使職權。

建立領導幹部干預司法活動、插手具體案件處理的記錄、通報和責任追究制度。任何黨政機關和領導幹部都不得讓司法機關做違反法定職責、有礙司法公正的事情,任何司法機關都不得執行黨政機關和領導幹部違法干預司法活動的要求。

對干預司法機關辦案的,給予黨紀政紀處分;造成冤假錯案或者其他嚴重後果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2015年3月以後,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中央政法委、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等部門已陸續出台具體措施。

趙可銘作為領導幹部涉嫌干預司法的視頻在網上傳播,本人向中紀委、中央軍委紀委、國防大學紀委、中央政法委、全國人大辦公廳、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開實名舉報並快遞舉報函,但如泥牛入海,未得到任何答覆。這其中,趙可銘打電話的對象是“法律部門的最高領導”,這個“法律部門的最高領導”是誰?按照常識推測,應當就是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周強。

本人在“狼牙山五壯士”名譽權案訴訟中要求法院查實“法律部門的最高領導”是否就是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周強,但審理的法院置若罔聞,不予究問。

如果趙可銘打電話的“法律部門的最高領導”就是周強,則周強大法官本人已涉嫌違背法院獨立審理案件的原則,對審判進行了不當干涉,這既與後來基層法院做出枉法裁判有關,周強本人也有領導幹部干預司法之嫌。

第三,《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官職業道德基本準則》第十四條規定,法官應當“尊重其他法官對審判職權的依法行使,除履行工作職責或者通過正當程序外,不過問、不干預、不評論其他法官正在審理的案件”。

而在本人訴郭松民、梅新育案還在審理之中的2016年1月21日,周強在最高人民法院召開的文藝座談會上,即明確對案子進行評論和表態:“司法審判與價值觀密不可分。司法首先是依照法律來審判的,同時體現一個國家的核心價值觀。價值觀對法律的影響非常大,審判一定要弘揚價值觀。

舉個例子,之前非常受關注的否定狼牙山五壯士案,官司打到法院去,最後法院判他敗訴。理由就是狼牙山五壯士已經成了全中國人民的共同記憶,你要否定這件事,說他們沒有跳崖,必須要容忍人民對你的不滿,你要有容忍度。”

周強作為最高大法官,理應率身垂範,帶頭遵守法官職業道德基本準則,而其在本人訴郭松民、梅新育案還在審理之中即對案子表態,不僅違背了法官職業道德,也致使案子完全按其思路進行審判,製造冤假錯案而得不到糾正,其應對枉法裁判負責不言自明。

第四,本人訴郭松民、梅新育案,和葛長生、宋福保訴本人案,都違背現行法律和司法原則做出枉法裁判,而最高院不試圖糾正錯案,反而在2016年10月19日召開“人民法院依法保護‘狼牙山五壯士’等英雄人物人格權益典型案例新聞發佈會”,將4個案子樹立成典型案例,宣稱要以此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這完全背離法治精神,是錯上加錯,並在錯誤的道路上越滑越遠。

第五,周強近年一再表態要以司法審判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除上述表態外,在去年“兩會”(2016年3月13日第十二屆全國人大會第四次會議第三次全體會議上)、2016年11月14日召開的全國高級法院院長會議上,也有相似表態,並都意圖以本人相關的“狼牙山五壯士”案例作為典型,來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這是嚴重背離法治,將中共意識形態凌駕於法律之上的做法。

我國憲法明確規定:“一切國家機關和武裝力量、各政黨和各社會團體、各企業事業組織都必須遵守憲法和法律”、“任何組織或者個人都不得有超越憲法和法律的特權”。

中共作為政黨,自然在憲法表述的“各政黨”、“任何組織”的範疇之內,因而中共也“必須遵守憲法和法律”,也“不得有超越憲法和法律的特權”。這是剛性規定,沒有任何曲解其意的空間,要釋法,也只能由全國人大進行。

而眾所周知,“核心價值觀”只是2012年中共十八大才提出的一套說法,並未經過全國人大立法認可,其自然應當在憲法和法律之下。作為法院,審理案件只能以現行法律為準,而不能以中共的意識形態為準。

周強作為最高大法官,不是遵守和弘揚憲法,卻要以“核心價值觀”主導案件審判,將“核心價值觀”凌駕於憲法和法律之上,這是嚴重的瀆職行為,也嚴重違背了其宣誓效忠憲法時的莊嚴承諾。

本人認為,幾個涉及“狼牙山五壯士”的名譽權案判決,都做出枉法裁判,種種跡象表明,這都是與周強本人及其領導的最高法的不當介入、干預,要以司法審判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以政治凌駕於法律之上有關。

在周強先生的領導下,你們——全國人大代表們制定的法律已不具有效力,一切要以其個人意志或貫徹領導人的政治觀念——如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為標準,法律已如同兒戲,法治嚴重倒退,這是非常嚴重的事情。

作為法律的制定者,你們有權監督法律實施,故本人作為公民、選民,向你們發出此公開信,俾使你們知道事情真相,對周強先生和最高法提出質詢。

本人手頭擁有諸多材料,若你們有需要,隨時可以聯繫本人,本人將非常樂意提供給你們。

此致

敬禮!

洪振快

2017年3月12日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