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眼前的輪迴

到銀行辦事,等着叫號碼的空隙,走到書報架想找一份報紙或雜誌來看。

所有的書報都被拿光了,只剩下一份我從來不看的小報掛在架子上。

為了打發時間,我只好看那份小報。

有一個熟悉的名字吸引了我的注意,是一則航運新聞,特寫的記者是三十多年前和我一起跑新聞的朋友。

三十幾年前,他就跑航運新聞!三十年過去了,他還在跑航運新聞!航運是新聞中的冷門路線,除非有空難或船難,航運記者幾乎是報社中的隱遁者,寫着一些毫無波瀾的新聞,過着一成不變的生活。

毫無波瀾了三分之一世紀,一成不變的三十幾年,人生不蹉跎也難矣!

想起三十幾年前我剛當記者的時候,充滿了往前沖的理想與熱情,如果我不轉換路線、改變生涯,過了那麼長的時間,或許也會那樣,成為毫無波瀾、一成不變了。

高樓目盡欲黃昏,梧桐葉上蕭蕭雨!也許,沒有也許,我們的生命仿如陀螺,在小圈子裡轉着轉着,愈轉愈慢,愈轉愈慢……

三十年,準備倒下了!

春風依稀十里柔情

突然叫到我的號碼。

我走到櫃檯,遇到一個熟悉的面孔。

櫃檯的銀行員工是二十幾年前幫我開戶的小姐,她的微笑、姿勢、身材幾乎沒變。

但她的臉上已滿是皺紋,她的頭髮已經半白了。

我想起當年那個大學剛畢業的銀行櫃員,多麼的青春秀麗,春風依稀十里柔情,夜月已是一簾幽夢,翠消香減,就像是一個不動的電影鏡頭,鏡中的人飛速快轉,花瓣正準備一瓣一瓣地辭枝。

在銀行里,我也忍不住低喟嘆息!

時間的速度是難以想像的,流年暗中偷換,你換了你的,我換了我的,有時在鏡中看不清的自己,在別人的臉上卻看見了。

生命只是一再還魂

出了銀行,走過繁忙的東區街道,一大面的電視牆,正在重播昨夜的《新還珠格格》。

想到十多年前,《還珠格格》播出的時候,小兒子每到播出的時間,就會跑前跑後、跑上跑下地大喊:‌‌“格格來了!格格來了!‌‌”

現在,小兒子已經比我高出半個頭,是個帥氣的少年。《還珠格格》又從頭來一次,人物已全改換,劇情卻是還魂!

生命或許如此無常,只是一再地還魂。

我們看到繁華街頭不斷往前走的人,他們的人生並沒有往前走,只是每天不斷地回到原點,只是不停止地輪轉,有的人每天跑航運新聞,一跑三十年!有的人每天按時打卡,坐在同一張銀行的椅子上!大部分人的生活就是這樣,每天的出門,只是繞了一圈,回到原點!

這樣一想,汗毛都會豎立,人生是多麼可惜呀!

一艘為名一艘為利

乾隆皇帝和法磬禪師坐在金山頂上,看着往來如織的江上船帆,乾隆問道:‌‌“這江上每天有多少船來往呀?‌‌”

法磬說:‌‌“只有兩艘船!‌‌”

‌‌“怎麼會只有兩艘呢?‌‌”

‌‌“一條為名,一條為利!‌‌”

沒有任何可以擁有

為大名大利奔赴前程還是好的!

可嘆的是,大部分人只為了謀生的小利,既未奔赴遠方,反而在小小的地方打轉!

輪迴不是前世,也不是來生,輪迴只在眼前。

如果人生不是浩蕩前行,就是繞了一輪又回到原點。

矇昧無知是活在輪迴。

沉淪慾望是活在輪迴。

一再悲傷是活在輪迴。

失去覺知是活在輪迴。

直到有那麼一刻,如蟬爬出了焦土,似蝶突破了蛹殼,像蜉蝣衝過了激流,彷彿枯枝抽出了新芽,濃雲中飆出了閃電……終於六牙香象截斷了眾流,金黃獅子吼絕了迷惑,大海潮音喚醒了幻夢,眼前的輪迴才露出了曙光。

菩提本無樹,你的生活並沒有原點,你不必一天一天回到那個局限。

明鏡亦非台,這樣可以活下去,那樣也可以活下去,你不必非要抱着憂悲苦惱生活下去。

本來無一物,在你的左邊是無常,在你的右邊是無住,沒有任何事物你可以帶着,也沒有任何,可以擁有。

何處惹塵埃?

繞着圈子是在走向空無,向前奔行也是走向空無,你的心,又何必執着?你的愛,又何必懸念?

一切都平息了

我們歌哭無端,我們喜怒無常,我們日夜無明,無非無非,是想在生命的幽微之際找到一絲明覺。

觀照到輪迴的起念、追尋與終結,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

如露亦如電,如箭亦如梭,如風,亦如弓!

如是觀,一切都平息了,輪也不轉,回也無悔!

跨成一道彩虹

雲散長空雨過,雪消寒谷春生。

但覺身如水洗,不知心似冰清。

我喜歡憨山大師的短詩,在雲散雪清的那一刻,一切都是明明白白了。

你三十年來都跑同一條新聞也罷,你二十年來都坐在同一個銀行椅子也罷,你的日子一直在轉圈圈也罷,只要在某一個特別的早晨,有了察覺,你的輪迴在那一刻,就跨成一道彩虹!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孤獨是生命的禮物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