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俞正聲為何每年都要「呼籲鼓勵」講真話

只要稍加留心就會發現,連續幾年,每年三月全國政協會議召開時,政協主席俞正聲在報告中都要“呼籲”甚至係“鼓勵”大家講真話,而且一而再再而三地聲明不打棍子不扣帽子不抓辮子。這讓自己幾多有點好奇之餘,也不能不給這個俞主席點個贊。

“鼓勵”總比“嚴控”總比刪帖封號要好,管它係真係假,畢竟講出來了。

不過,講真話需要“呼籲”需要“鼓勵”,套句時髦詞,也係醉了。有“全國政協委員”這種頭銜的人,一係係政府官員,一係係企業老闆。一個國家的政府官員和企業老闆居然都不講真話,或都好驚講真話,這怎麼得了;如果講唔係這樣,又為何讓正國級領導人一遍又一遍如此“呼籲”如此“鼓勵”?那麼問題到底出在哪裡?

先講,咁大一個國家的政府官員和企業老闆不講真話或好驚講真話,這係多麼大的事啊!本人若係國家領導人,會認為這係國家頭等大事,這個事不解決,別的免談。

因為事實上,這個國家的芸芸眾生不就係在這些“全國政協委員”領導之下嗎?這些領導國民的人都不講真話,那麼他們領導的芸芸眾生會講真話嗎?而一個國家的芸芸眾生都不講真話,這個國家豈唔好被外人講成係一個假話大國?而一個十幾億人口的假話大國,失信於國,在這個世界上還有何誠信可言?又還談咩文明,談咩改革,談咩發展,談咩創新?西方人聽後,如果講唔係好驚死了,也一定要笑話死了。

大約在十年前吧,國家關於假文憑的事表過一個態,講嗰啲買假文憑的人,絕大多數都係為了找工作,並唔係為了去做壞事。這樣一來,買假文憑在我們這種國家雖然仍不合法,但也就沒有多大事了,也就係講,買假文憑不算“做壞事”。可以想像,在我們這個國家,在無數單位,也不知有幾多人的文憑係買來的因而係假的,因此,也不知有幾多人依靠假文憑獲得了高的薪水和職稱。這樣做,對嗰啲低學歷而沒有買假文憑的人公平嗎?更有意思的係,有人帶職上幾天這個校或嗰個校,於是就變成了這碩士那博士。你講這種人還有何誠信?

一個國家從上到下,從下到上,都不講誠信,整個國家還有何誠信可言?如此嚴重的國情,嗰啲全國政協委員難道就沒想過(當然嗰啲全國政協委員中有沒有咩人的文憑也係買的,就只有天知道了)?係他們天生就不喜歡講真話,還係因為講真話受到過咩處罰,抑或看到別的講真話的人受到過咩處罰?

一般來講,依照人的天性,都係喜歡講真話的。一個社會的人都不講真話,呢度一定有咩蹊蹺,而只要這個蹊蹺不解決,這個社會的人也就不可能恢復講真話的天性。

先前就有人講過擲地有聲的話:一個社會不講理,肯定係因為這個社會的官員不講理,不然,這個社會怎麼會不講理呢?一個社會,不可能憑空不講理。不講理一定係有原因的。特別係在正國級領導人一次又一次呼籲鼓勵的情形下,大家仍不講真話,這至少講明大家被講真話的“後果”弄怕了,甚至已經怕到骨子裡了。而凡係怕到骨子裡或叫浸入骨髓的東西,都不可能輕易改變。要改變,只有讓大家從骨子裡認識到這個社會的確可以講真話了,講真話不需要好驚更不需要鼓勵,而只有講假話才應該感到好驚。一個社會只要沒有造成只有講假話才應該感到好驚這種“生態”環境,再呼籲再鼓勵,都係沒用的。

現在如果讓本人講真話,第一句想講的就係:我們這個社會,各級政府中講假話的官員臉不變色心不跳,非但不會受到批評指責,往往還有各種看得見摸得着的獎勵,甚至係提拔晉陞;而講真話的人相反,往往會受到訓斥,嚴重的還會被“約談”,甚至會“進去”。這兩天看全國兩會採訪花絮,其中就看到這樣一小段視頻,畫面係原央視名嘴崔永元(估計係全國政協委員)被一大堆採訪者圍着,他講中國係一個很特別的國家,只要政府重視,高層領導重視,嗰個速度快得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比得了,也就係講,它想做的事,兩個月就做成了;如果不想做,它會用各種各樣的理由拖延或敷衍,甚至一輩子都做不成。談到霧霾時,他講:“霧霾這個詞現在都不讓講了,(這樣,)你怎麼能表示出你要治理這個的信心呢?我覺得,只有我們天天講,甚至把它當作口頭禪,大家才會意識到這個問題有多嚴重。連講都不讓講,你還怎麼能治好?”

看來,崔永元所講的這些,其實還係與能否講真話有關。如果大家連“講真話”都感覺困難甚至好驚,咩治理霧霾,咩監管食品安全,國民對此都只能係採取“拭目以待”的態度。難怪在談到監管食品安全話題時,崔永元講了一句氣話:“他們撒謊撒得太多,我個人不相信他們能做到。”

2017年3月5日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公民議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