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對比 > 正文

程曉容:兩隻老虎——楊棟樑與黃興國的交集

最近打虎力道不減,官員落馬新聞不斷,其中楊棟樑與黃興國都曾主政天津,兩人之間存在幾點相似之處,值得一評。

〝帶病〞晉陞難逃法網

楊、黃二人都有着多年的貪腐歷史,均為〝帶病〞晉陞的高官。

2015年8月12日,天津發生特大爆炸案。8月18日下午,慘案〝頭七〞日,正在天津處理爆炸事故調查的楊棟樑突然被宣布接受調查。經查,2002年至2015年,在楊棟樑擔任天津市副市長、天津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天津陸軍預備役高炮師第一政委、安監總局局長期間,其為相關單位和個人在企業經營、職務調整、承攬工程等事項上提供幫助,非法收受他人金額共計2849萬餘元。

2017年2月21日,中共法院以〝受賄罪〞和〝貪污罪〞判處楊棟樑有期徒刑15年,並處以罰金200萬元。白髮受審的楊棟樑伏法認罪,仕途終結。堂堂的國家安全生產監督管理總局局長居然假公濟私多年,國家的生產安全叫人如何放心?

黃興國落馬是在2016年9月,當時他已經代理中共天津市委書記20個月,擔任市長8年零8個月。據港媒消息,黃興國的官場腐敗時間長達22年。陸媒也曾報導,黃興國有四個弟弟,他們都利用其兄的權力涉足機械、建築、房地產、海洋經濟等多個領域聚斂財富。

今年1月4日,中紀委決定對黃興國的〝嚴重違紀問題〞進行立案審查,並由監察部報請國務院批准給予其開除公職處分。在通報中,黃興國有15項〝違紀〞問題被列舉,包括〝嚴重違反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妄議中央大政方針、陽奉陰違、對抗審查和為他人謀取利益並收受巨額財物等。〝違紀〞多達15項,這個數字平了〝十八大〞以來當局查處貪官的最高記錄。

2月18日下午,天津市長王東峰主持召開市政府常務會議,傳達了監察部《關於給予黃興國開除處分的通知》和《關於給予尹海林撤職處分的通知》。

天津港爆炸事故

楊棟樑與黃興國均在天津執政數年,二人都被認為與天津大爆炸難脫干係。

2015年8月12日晚,天津市濱海新區瑞海國際物流中心貨櫃碼頭集裝箱內易燃易爆品發生連串爆炸,造成重大傷亡和經濟損失,引發全球關注。事發10小時後,天津電視台的衛視頻道整個上午隻字未提最新傷亡情況,卻播放韓劇,被網民諷刺〝全世界在看天津,天津在看韓劇〞。有網民怒批:〝天津依然是座沒有新聞的城市〞。隨後有天津衛視工作人員在社交媒體解釋,天津衛視播出內容受上級部門審核控制,無法自行決定。

面對突發重大事故,時任天津市長和代書記的黃興國表現不力。在爆炸後的整整一個星期里,外界甚至不知道處理事故的總指揮是誰。直到第八天,黃興國才現身新聞發佈會,承認自己對天津大爆炸〝負有不可推卸責任〞。有天津居民質問:〝大爆炸使很多人生活軌跡被迫改變,可罪魁禍首呢?處理結果呢?〞當時,黃興國的名字就在質疑名單上。

再來說說楊棟樑在其中的角色。據中紀委網站公開的楊的簡歷顯示,楊棟樑在2012年5月上調安監總局長之前,已經在天津工作了18年。其中擔任天津市副市長11年,期間兼任天津市國資委主任5年。

日前,一篇署名〝梁石川〞的博文《中紀委18日拿下楊棟樑只是巧合?》指出,楊棟樑在津門的履歷表明,天津港、危化品企業都曾經是他的分管範圍。該文援引陸媒報導,分析了楊棟樑與天津爆炸案之間可能存在的關聯。

文章寫,〝在楊被查的前一天(17日)晚上,安監總局官網首頁掛出了‘法規速遞:港口危險貨物安全管理規定’,將2012年12月11日交通運輸部發的《港口危險貨物安全管理規定》全文刊載出來,被外界視為楊棟樑在作最後的掙扎,欲撇清責任。〞其實,安監官網呈現的這一份〝規定〞都是關於〝港口行政管理部門〞的,而與安監總局沒有任何關係。

文章除了列出安監總局試圖〝撇清責任〞的做法外,還指出,楊棟樑過去曾經任職的單位與天津爆炸的肇事公司有往來。作者引用陸媒報導稱,〝1994年7月至1996年9月,楊棟樑任天津市聯合化學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天津有兩個線型低密度聚乙烯生產廠家,分別為天津聯合(線性低密度聚乙烯生產能力12萬噸和中沙石化(線性30萬噸、低壓30萬噸),而作為倉儲,瑞海物流為線型低密度聚乙烯唯一一個報稅交割庫,庫容涉及3萬噸,且天津聯合距離瑞海物流危險品倉庫兩家公司相距僅有六公里。〞

曾有外界分析,發生爆炸的瑞海公司雖是一家民企,但實際上卻有公安、石油集團的利益在裏面,所以港口的消防對其無法管制,因此這起爆炸其實是中共特權造成的事故。

說到石油集團,便又和楊棟樑掛上了鉤。楊棟樑在石油系統工作22年,〝如魚得水〞。他曾任華北石油管理局黨委副書記、中原石油勘探局鑽井一公司黨委書記等。陸媒的報導特彆強調楊棟樑與中海油的密切關係。在主政天津期間,楊棟樑與天津港、中海油等大型國企有較多的合作,曾主管港口建設與安全。天津濱海新區的多個大項目,特別是大石化項目,當初能落地都和楊棟樑的運作有關,很多都是其〝親自跑下來的〞。

誰的人?

與江派大員的交集,是黃興國與楊棟樑的另一個共同點。〝上海幫〞、張德江、張高麗,都在這二人的官場關係網路中。

外界曾誤以為黃興國是習近平的人,不僅因為他率先喊出〝習核心〞,還因其曾與習在浙江有過一年的工作交集。但是,事實上,黃與江派的政治局常委張德江和張高麗共事更久。黃興國先是在張德江直接領導下工作了四年,後又在張高麗直接領導下工作了五年。據報,黃興國與張高麗關係密切,兩人在天津官場內外互相吹捧。

之前還有報導稱,黃興國與江派的〝上海幫〞走得很近。黃興國在1998年主政寧波期間,寧波高速公路的各個出口都樹起了江澤民的巨幅畫像。黃興國於2003年11月出任天津副市長,據稱是江澤民交出中共軍權前在天津高層部署的一枚棋子。

去年11月27日,《中國紀檢監察》雜誌發表文章指,黃興國與原濟南市委書記王敏一樣,是政治〝兩面人〞。他們台上一套、台下一套,當面一套、背後一套。確實,黃興國里嘴裏喊着〝習核心〞,實際上卻結黨營私,大搞〝地下活動〞。他的政治違規不見得比經濟問題來得輕。

楊棟樑1994年調任天津後,在天津市從政長達18年。2007年3月,張高麗調任天津市委書記,同年12月,楊棟樑即被提拔為常務副市長,受到張的重用,二人共事近5年。楊棟樑與張高麗也都是石油幫的成員。

陸媒曾經批評天津濱海新區爆炸造成的嚴重後果,歸因於新區在規划上的混亂和不科學。而天津濱海新區正是張高麗任內主持上馬的項目,張高麗被問責之意相當明顯。如今,楊棟樑、黃興國都被拿下。一根線上的螞蚱,料想是誰也跑不了。

腐敗的溫床

〝興國〞栽了,〝棟樑〞倒了,實乃天大的諷刺。其實,對於中共貪官的受賄金額和犯案細節,百姓恐怕沒有太大的興趣。挖出一個,還有一幫。抓住小魚,還有大鱷。許多落馬老虎不僅是大貪污犯,還背負着迫害法輪功的血債。他們的被調查、被審判是其作惡的報應。透過千百件複雜的案情,人們已經認識到,滋生腐敗的官場、令貪官為所欲為的體制才是噩夢的源頭。中共以無神論和黨文化泯滅人性和良知,縱惡抑善,打開了罪惡的閘門。無數事實證明,唯有拋棄中共邪黨,放棄對中共的幻想,才是懲惡揚善的正途,才能重建民族的希望。

──轉自《大紀元》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