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中國最後一個狀元與慈禧的傳奇

100多年前有一位趕考的舉子,意外的受到慈禧太后的欽點,成為了中國歷史上最後的一位狀元叫劉春霖。

1904年,清廷舉辦了中國歷史上最後一次科舉考試,千餘名考生在依次經過了“鄉試”、“會試”、“殿試”之後,最後的狀元將在殿試的前十名考生中產生。而當時的劉春霖只是以進了前10名竟然中了狀元。與他一起的還有殿試中的頭名朱汝珍,會試中的第一名譚延闓。那麼劉春霖究竟憑藉什麼得到了慈禧賞識?他的狀元之名是怎麼來的?一場普通的科舉考試背後,究竟隱藏了什麼不為人知的秘密?

光緒30年,清政府照例又舉行了一次殿試,但見慈禧太后端坐在保和殿親自主持考試,兩旁侍立着王爺和大臣做監考官。另外,還有四名御史嚴密注視着考生的一舉一動,威嚴肅穆,要想做個弊那是不可能的事兒。時辰一到考試結束,主考官即刻把入選名單呈請慈禧太后,恭等老佛爺欽定。當時來自直隸肅寧的劉春霖,只是殿試進了前十名,但是最後卻一舉奪魁當上了狀元,消息一經傳出來令人大跌眼鏡。為什麼人們有這麼大的反應呢?因狀元的人選曾幾易其主,最後這塊天上的餡餅掉在了劉春霖的身上,是幸運,是機遇,還是另有隱情?

當時皇帝成了傀儡,這狀元可就是慈禧太后說了算啦。一切全看她的心氣兒,慈禧首先翻開頭名的試卷,只見字跡清秀,文詞優美還不錯。可一看落款兒老佛爺臉色立馬就沉了下來,原來這個人是廣東人叫朱汝珍,這“珍”字可是犯了慈禧的大忌了。因為慈禧一見珍字便想起了珍妃,珍妃支持光緒帝改良,這讓頑固保守的慈禧太后十分的不悅,以致於後來將珍妃推入了井中溺死。所以這“珍”字就沖了她的肺管子,在加上朱汝珍又是廣東人,太后一尋思太平天國洪秀全和維新派康有為、梁啟超,還有高舉反清大旗的孫中山,這些個大清朝的“首逆”哪個不是兩廣人呀。這麼一想慈禧更是氣了,隨手就把朱汝珍的試卷扔到一邊去了。這也太荒謬了吧?就因為一個人的姓名和籍貫不對慈禧的心思,他便只能是屈尊第二了。而還有一位比朱汝珍更倒霉的了,連名字都沒有列入老佛爺欽定的名單。這個不招慈禧待見的人叫譚延闞,他在會試當中可是第一名,但是到了殿試的時候由於他姓譚和“戊戌六君子”當中譚嗣同一個姓,這還了得,慈禧剛剛下令殺了譚嗣同,只要是姓譚的都是她的敵人。主考官們也是阿諛奉承,卑躬屈膝,怕太后怪罪,於是在給老佛爺的10張考卷當中壓根而就沒把他給列進去。還有人說,天津人金息侯本來也可高中狀元的,但是由於試卷當中的個別話語激怒了慈禧,所以才被劉春霖給取代了。他究竟在試卷中寫了什麼以致於慈禧太后勃然大怒呢?金息侯的卷子也不錯,慈禧發現他的卷子里有“國家危亡”“痛哭流涕”的字樣,她認為不吉利。這樣金息侯與末代狀元失之交臂。

看了幾張卷子,不是名字不好,就是用詞不吉利,慈禧又翻開了下面一張考卷,先瞥了一下名字劉春霖,說咦,這回慈禧眼前一亮喜上眉梢,這名兒起的好。當時正是大旱,春霖,春霖這不就是春風化雨,普降甘霖嗎。在一看劉春霖的祖籍直隸肅寧,肅寧好啊,它預示着肅靜安寧,太平盛世。這對烽火四起搖搖欲墜的清王朝來說,無疑是吉祥之兆。最有諷刺意味的是:狀元的產生卻是由慈禧太后的好惡來圈定。慈禧憑着自己的好惡,興之所至,立刻大筆圈定了劉春霖三個字,末代狀元就這樣出爐了。

還有一種說法,說是當時光緒帝正被軟禁,閱卷大臣一合計誰掌權咱就聽誰的,乾脆把卷子讓老佛爺欽定算了,但是規矩上還是得讓皇帝先看看,這光緒也知趣了,先探定老佛爺的意思,然後裝模作樣地舉起御筆一點劉春霖就幸運地當上了狀元。

在清代百餘名狀元中,書畫家佔44位,原來慈禧本人十分喜好書法,只要字寫得好的考卷,就能得到慈禧的歡心。所以那些考官投其所好,專門選那些字寫得好考卷提到慈禧面前。所以說,劉春霖之所以得中狀元,是沾了書法好的光。據說,當時北京的布莊要為宮中置辦布匹,知道劉春霖書法好都請他幫忙寫上兩筆,這樣慈禧太后對劉春霖的字就非常熟悉,所以當她一見到劉春霖的試卷就立馬欽定他為狀元了。劉春霖工於書法,尤擅小楷,至今書法界仍有“大楷學顏真卿、小楷學劉春霖”之說。

歷史似乎和劉春霖開了玩笑,就在他高中狀元的第二年,清廷為確保“新政”順利實施,只得昭准袁世凱、張之洞所奏,廢除了延續了1300多年的科舉制度,劉春霖也就成為中國歷史上最後一名狀元了。

高中狀元後,劉春霖被授為翰林院編修,後被派往日本留學,在目睹了一幕幕爭權奪利的的政治醜劇之後,他悄然隱退移居天津的狀元樓。早年在天津海河邊上,曾有一座與子牙河相鄰、坐南朝北的中式建築,這就是遠近聞名的狀元樓,是中國歷史上最後一位狀元劉春霖大半生居住的地方。

雖是末代狀元,兩次拒任偽職彰顯了他的愛國情懷。1934年偽滿洲國總理大臣以重金邀請劉春霖擔任偽滿教育部長一職,劉春霖不為所動,嚴詞拒絕。七七事變之後,大漢奸王揖堂也想借劉春霖的狀元之名作招牌,於是就利用他和劉春霖同科進士的關係,親自帶重禮登門勸他出任北平市的市長,也被劉春霖斷然拒絕,而且還和王絕了交,並且憤憤地說,寧做華丐,不做漢奸。王揖堂惱羞成怒,暗中鼓動日本兵,把劉春霖全家趕出了家門,所以很長一段時間以來他都住在英租界一個朋友家裡頭,很少在狀元樓里居住了。

1942年1月18日中國最後一名狀元去世了,而他在天津的狀元樓則先後被挪為他用,現如今狀元樓已經不復存在了,人也去了,樓也去了。但是中國最後的一名狀元劉春霖他的愛國精神應該大力弘揚。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新浪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