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奇聞趣事 > 正文

「現實」只是幻覺?物理學家有難解之謎

也許我們人類的感官在欺騙我們,也許存在感是一種錯覺,而所謂的“現實”並不真實。人類腦海中對世界的看法,以及物理學家對宇宙的發現皆反映:人類所感知的所謂“現實”,很可能只不過是一種幻覺。

生活科學網站報導,科教頻道節目《穿越蟲洞》中,摩根•弗里曼(Morgan Freeman)提出了一個想法:我們所知道的一切,只不過是一個存在於我們頭腦中的概念。

弗里曼在節目中問道:“真實是什麼?我們如何能夠肯定,我們周圍的宇宙是真實存在的?我們怎麼能知道,我們看到的世界,和別人感受到的世界是一樣的?”

人的感官會犯錯誤。實際上,人們所想所認知的,都經過大腦的過濾和處理,從而構建人們對世界的認識。通常情況下,這種過濾是有幫助的,人們從而可以從周圍環境時刻出現的信息中,挑選出重要的信息。

但這種過濾能力也存在一個缺點,就像我們看一個魔術師表演時,起到的作用。

美國加州大學心理學家勞倫斯•羅森布魯姆(Lawrence Rosenblum)的另一個身份是魔術師。他說:“一個很好的魔術師,會充分利用人們大腦的感知過程。”例如,一個魔術師往往一方面引導觀眾的目光到他的一隻手上,同時他會用另一隻手做其它事情。

但羅森布魯姆並不認為,人們這種易被人誤導傾向,可以作為證據,證明所有的現實只存在於我們的頭腦中。他說,“我們的感知系統可以被愚弄,但我並不認為這意味着現實只是存在於我們的大腦中。”

作為社會成員,人們能夠創建一種大家認可的真實。弗里曼在節目中說:“我們都是社會意識的一部分。”

例如,在現實中,錢就是一張張紙片,但這些紙片代表着更有價值的東西。這些紙片有決定生死的力量,但是,弗里曼說,如果人們不相信這些紙片的力量,錢就沒有任何價值。這說明,錢的價值是虛構出來的,但這種虛構很有用。

另一個人類都有的虛構是樂觀。英國倫敦大學神經科學家達里•薩洛特(Tali Sharot)對“樂觀偏見”進行了研究:人們有高估生活中正面事件的可能性的普遍傾向,同時,有低估負面事件可能性的普遍傾向。

在節目中,薩洛特做了一個實驗,她給一個男子戴上大腦掃瞄儀,並要求他評價負面事件,比如,告訴他肺癌會發生在他身上。接着,告訴他真實的情況。

當實際風險與此人的估計有偏差時,他的大腦額葉會發亮。但當現實情況比他猜到的情況更好時,大腦對這種差異會做出更好的反應。

這說明人類不由自主的會持樂觀態度。薩洛特表示,這可能是因為樂觀“往往帶來很多積極成果。”樂觀的人往往活得更長,更健康,過着更成功的生活,而正面思考是一個人自我實現的前提。她說:“比如你覺得你更有可能獲得晉陞,你就更有可能投入更多的精力和工作時間。”

但這種略帶扭曲的世界觀,也可以成為一個缺點。例如,一個人可能會繼續吸煙,因為他們認為自己不會得肺癌。薩洛特警告說,在某些情況下,現實一些是很重要的。

物理學家超越了人類頭腦的界限去尋找外部現實,但這種現實也不一定是絕對真實的。科學家了解到的基本現實,是基於量子力學,在這個領域,會發生各種各樣奇怪的事情。一個電子可以表現為一個粒子或波,這取決於人們如何測量它。科學家們可以測量一個粒子的位置或在任何給定時間的動量,但從來沒有同時測出這兩者。

劍橋大學理論物理學家董大衛(David Tong)在節目中說:“量子力學是我們創建的最好的理論。”然而,如此現實的理論卻是由眾多不可知定義的。

另一位物理學家、麻省理工學院的史蒂芬•那恩(Steven Nahn)說:“我絕對相信現實是真實的,但是,這並不意味着我們能理解它。”那恩的科學家團隊在2012年發現了希格斯玻色子的存在證據,該粒子為其它粒子賦予質量。

宇宙中的空間,可能比我們所知道的更多,在那些空間,基本力的表現與我們這個空間看到的截然不同。例如,重力是四種基本力中最弱的,但在其它空間,它可能非常強。弗里曼說:“在這個隱藏的現實中,一切都會大不相同。”

宇宙,甚至可能是一種全息圖像(hologram)。全息原理是指,在空間的區域中可以存儲的信息,與該區域的表面成比例,而不是與它的體積成比例。這其中的一個可能含意是,這個世界實際上是二維、三維的這種說法可能只是一種幻覺。這就可以解釋一些量子力學的古怪現象。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前十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奇聞趣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