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社會觀察 > 正文

康有為擁豪宅女僕伙食費近百萬 錢從哪來

課本里的康有為是個一心為國的謙謙君子,然而真實的他更適合“土豪”這個稱呼。

他極愛享樂,他晚年寫過一首詩:“白茅覆屋竹編牆,丈室三間小草堂。剪取吳淞作池飲,遙吞渤海看雲翔……倚檻聽濤我坐忘……大堤起步月似霜。”表面上看,康有為好像滿足於粗茶淡飯、白茅覆屋的生活,其情調卻是有錢人才會有的,比如以吳淞“作池飲”,立足於“遙吞渤海”的新別墅“看雲翔”,天天“倚檻聽濤”,欣賞“似霜”之月等。

與高雅的精神生活相比,康有為其實更喜歡富足的物質生活。在上海居住時,他家裡有女僕數十人,男僕三十多人,此外,他還雇了兩個頭纏白布、滿臉絡腮鬍子的印度人做門衛——這規格不是一般的高!家裡人多,消耗的東西自然極其可觀。康家平均每四天就要吃掉一石(約176斤)大米,採購日用品、副食也多用汽車運輸,僅僅伙食費一項,每月就要超過400銀圓,而當時北京一個五口之家每個月平均開支僅需14圓2角5分。發展到後來,康有為每月總開支不低於2000銀圓,一年下來就是兩萬多圓,相當於今天的人民幣八十多萬元。

康有為對豪宅也情有獨鍾。1914年6月,康有為抵達上海,相中了一個名叫“辛家花園”的別墅,當即以月租120銀圓的價格將其租下。但他並不滿足,畢竟外面的房子再舒適,終究不如自家的方便。1921年,康有為在上海購地十畝,模仿辛家花園的風格,築造了一座豪華別墅——游存廬。游存廬一共十間房子,樓上樓下均設走廊,有中西合璧之美,另外還建有傳統韻味的平房、古香古色的竹屋。游存廬有一個曲折的小湖,湖上架着兩座木橋,康有為常常白天在小湖划船,晚上在湖邊賞月,十分愜意。

康有為故居

除了游存廬之外,康有為還擁有三棟別墅:一個是位於杭州西湖的“一天園”,佔地三十餘畝,視野開闊,可以俯瞰整個西湖,水天一色,美不勝收。康有為為了每年夏天都能去青島避暑,還特意在青島建了別墅“天遊園”。其另外一處位於上海的別墅也是豪華至極。

眾所周知,人的本性是貪圖享受的,享受除了肉體的歡娛外,還是一種“個人能力”的顯擺。而且錢來得越容易的人,越容易陷入享樂之中,康有為愛享樂就是因為他賺錢很輕鬆。

他很善於利用自己在戊戌變法中積累的名聲撈錢。比如他多次在報刊上登載賣字廣告,也曾在各大書店擺放書法潤格,其價格為“中堂七尺者三十元(銀圓),每減一尺減兩元,每加一尺加兩元”,題寫匾額的要價也很高。當時的官人、富人附庸風雅,購買康有為書法者大有人在。

而康有為大筆的錢來路不正,稱其為“坑蒙拐騙”也毫不為過。比如他明明是保皇黨人,卻叫梁啟超以與孫中山聯合革命的名義在海外華僑中募款,錢一到手,康有為立即逃離。更惹人非議的是:身為憲政黨黨魁,康有為卻將別人募來的錢拿來做個人投資,大量購買文物、古董,後來又將它們出售牟利。

正所謂錢來得太容易了就不會很珍惜地花,不難想像,如果康有為賺錢的難度大一些、他在金錢上的道德感更強一些,他也就不會有這樣貪圖享樂的行為了,而他在後世受到的非議也就會少很多。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淘歷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社會觀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