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維權 > 正文

江西宜春農民工「出血熱」死 台企賠五萬家屬抗議

死者陳金華與妻子王彩霞的結婚證。(家屬提供/記者喬龍)

宜春市人民醫院出具的陳金華死亡記錄。(家屬提供/記者喬龍)

江西宜豐縣一位農民工在工作期間感染流行性出血熱疾病,於農歷新年初一在宜春市醫院病故。死者妻子對本台表示,她從湖北家鄉趕來當地善後,但丈夫做工的企業只給5萬元補償金,她帶着兩個孩子無法生活,她與廠方交涉至今無果。據悉,當地近期已發生多起經鼠類傳播的出血熱病致人死亡的案例。

江西宜春市宜豐縣維權人士黃先生對自由亞洲電台披露,在當地台資企業裕盛模具有限公司打工的湖北籍農民工陳金華,因在當地感染傳染性極強的流行性出血熱病毒,於1月28日身亡。他透露說,33歲的陳金華去年進入該廠工作,他死亡之後宜豐縣社保局以企業48小時內未上報為由,不給認定工傷,工廠也不理,而當地已經有幾例染疫死亡的案例,當局並未進行防疫。他說:

“當地的防疫站打電話給我們說,當地是疫區,然後問我們有沒有打過防疫針,我們回復是沒有。因為廠家沒有告訴我們有這種疾病,需要打這種疫苗。然後就造成他得病。因為不知道這種病,他繼續在工作崗位工作。1月24日晚上他已經上吐下瀉了。25日自己去看病的過程中,醫院對他說這是出血熱癥狀,因為搶救無效,三天之內死亡了”。

陳金華的妻子王彩霞對本台說,他丈夫原在裕盛模具廠東莞廠工作,去年8月到江西宜豐縣分廠工作,但並不知道棠浦鎮是流行性出血熱高發地區:

“廠裏面沒有告訴我們這裡是疫區,疫苗是統一打的,然後在上班期間發病。我看到他住院死亡記錄上寫,24日晚上就已經嘔吐了,他25日向工廠請假去醫院。醫生就說是出血熱,26日轉到宜春人民醫院,到28日早上5點35分,人就沒了”。

王彩霞說,在他丈夫住院搶救期間,他所在工廠沒有一個人詢問病情。她要求資方按工傷標準賠償,但廠方只給五萬元人民幣作為撫恤金。2月10日,當地派出所警察及鎮政府官員及廠方代表與王彩霞協商提高賠償金額,期間還曾發生爭執:

“關於工傷,他們的意思是在廠里工作期間出門48個小時以上,就不屬於工傷。我昨天差一點死在廠里,我現在全身都是傷”。

記者:您全身是傷,怎麼引起的?

回答:他說賠五萬元,是意外賠五萬元。我兩個小孩子怎麼辦?廠裏面的法人代表就躲在房間裏面不出來。我就進去,保安拉住我,不讓我進去,拉住我,我只好撞牆。

本台記者致電負責陳金華善後事宜的工廠代表胡襄理,但對方得知是記者查詢後,立即掛斷電話。

對於有傳聞最近當地已有多起人感染出流行性血熱致死病例,記者向棠浦鎮政府辦公室查詢,接聽電話的官員稱“不清楚”:

“這個我沒有聽說,不太清楚。沒有聽說那回事。具體有沒有,我也不太清楚”。

據網上資料顯示,出血熱即流行性出血熱,又稱腎綜合症出血熱,是危害人類健康的重要傳染病,是以鼠類為主要傳染源的自然疫源性疾病。該病以發熱、出血、充血、低血壓休克及腎臟損害為主要臨床表現。中國的醫學專家介紹說,出血熱不是鼠疫,但病毒傳播途徑及早期癥狀和鼠疫十分類似。

王彩霞說,當地衛生防疫站告知她,出血熱由老鼠的糞便等隨身物傳染,當地已有多起。她還說:

“我住的這個旅館裏面,我下樓吃飯,人家說那個酒店裡面老闆的女兒年前得了出血熱,怎麼怎麼。我去買一點東西,人家也跟我說,我們這裡前幾天一個女的得了出血熱,去了哪裡,怎麼樣怎麼樣。我感覺好害怕。因為我老公已經沒了,還有兩個小孩子”。

記者致電宜豐縣疾控中心,但無人接聽。棠浦農村合作醫療管理所一位負責人對記者說,當地確實存在出血熱疾病,但是目前沒有聽說(實際病例):

“我們以前就接種過,我們機關幹部在好多年前就接種過疫苗了。有些務工人員,有些是外地來的,過兩天又走了。剛好不是這個(打疫苗)時間,因為推廣時都是集中打疫苗,都是有時間性的。對務工人員不會天天問‘你打了疫苗嗎’?”

據宜豐縣政府網站2016年12月30日通告稱,根據江西省腎綜合症出血熱疫苗擴大免疫接種規劃的要求,用三年的時間(2009、2010、2012)對全縣16至60歲的農村人口進行了腎綜合症出血熱(以下簡稱“出血熱”)疫苗預防接種工作,實現了疫苗接種的全覆蓋;今年繼續開展出血熱疫苗查漏補種和對新增人群進行疫苗接種。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維權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