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民生 > 正文

血淚討薪年復年 大陸民工何處是歸途

2010年5月,鄭州26位農民工街頭為討薪受傷的工友乞討(圖片來源:財新網)

今日是大除夕,也是各地打工仔回家團圓的好日子。然而佳節當前,國內依然有為數不少的農民工有家歸不得,四處奔波討要應得工錢。人們不禁要問,血淚討薪路漫漫,到底何處是歸途?

就在今個年關,陝西西安市、雲南臨滄市、安徽合肥市、河南鄭州市、福建廈門市等地都有農民工討薪事件發生,有的拉起橫幅堵路,有的走訪部門喊冤,陝西周至縣甚至有村民因為討不到百萬元工程款而服毒自殺,目前尚未脫離危險期,可見僱主無良,農民工被逼上絕路。

事實上,類似的悲慘情景屢見不鮮,幾乎每天都在神州大地上發生。打工掙錢,欠薪還錢,天經地義。農民工乾的是最苦最累的活,吃的是僅夠餬口的飯菜,住工棚甚至睡馬路,忍辱負重,為的不過是養活一家老小。可惜他們付出勞力卻得不到應有的回報,不止一人挨餓,全家更陷入絕境,流汗還要流血,慘無人道。更不堪的是,官老爺不但沒有主持公道,甚至把討薪的農民工視之為危害社會穩定的因素,必須除之而後快。過去便有警方防暴演習,把農民工視為假想敵。試問在如此叫天不應、叫地不靈的絕境之下,怎麼可能不官逼民反?

每有討薪潮爆發,官老爺最擅長就是把“法治社會討薪要理性”一類廢話掛在嘴邊,再不然就暴力驅散,鎮壓了事。事實是,不少農民工也理性過,也曾相信法治社會能還他們一個公道,但到頭來,找開發商或施工單位,對方叫你滾蛋;找政府主管部門,工作人員推三搪四;找仲裁部門,調解往往成為馬拉松式的扯皮;如果要告上法庭,成本高昂,需時漫長,讓討薪者望而卻步。在路路不通的情況下,受害者往往只能使用暴力手段討薪,結果再次陷入暴力驅散、胡告濫捕的怪圈,周而復始,問題沒有解決,而且愈演愈烈。

如果農民工討薪應理性、要守法,那麼欠薪的老闆該當何罪?是非不分的官老爺又有沒有責任?大陸《工會法》、《勞動合同法》早已寫入對農民工權益的保護,前總理溫家寶更曾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明確提出“三年時間基本解決建設領域歷史上拖欠工程款和農民工工資的問題”的目標,但第五代政府上台都就快進入下個五年了,神州大地仍然看到農民工為了討薪上訪、堵路、下跪、跳樓,試問這是哪門子的大國崛起?又是哪門子的民族偉大復興?

沒錯,現今中國富甲天下,送給別國的工程合約達天文數字,甚有萬邦來朝之勢,無奈國內最底層的農民工依然過着朝不保夕、三餐不繼的生活,每年年關更彷彿成為他們的催命符。所謂的中國夢,徒剩下凄愴的呼喊和淚水。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陳柏聖 來源:東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