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張幼儀:未被富養的女孩

張幼儀和陸小曼曾共同參加過一個飯局,胡適做東,張幼儀也說她弄不清胡適出於什麼心理把她和新婚的徐志摩陸小曼夫婦請到一個飯局上,但她覺得自己得去,去了,會顯得‌‌“有志氣‌‌”。她的意思大概是,讓世人看看,她並不是一個落寞到不敢面對的棄婦。

飯局上,陸小曼喊徐志摩‌‌“摩‌‌”‌‌“摩摩‌‌”,徐志摩喊她‌‌“曼‌‌”或者‌‌“眉‌‌”。張幼儀想起徐志摩以前對自己說話總是短促而草率,她於是最大限度地保持了沉默。

多少年後,她對侄孫女張邦梅回憶道:‌‌“我沒法迴避我自己的感覺。我曉得,我不是個有魅力的女人,不像別的女人那樣。我做人嚴肅,因為我是苦過來的人。‌‌”

吾友思呈君認為張幼儀這是一句氣話,彷彿在針對‌‌“做人不嚴肅‌‌”的陸小曼,我卻覺得這是一句非常深刻的自省,張幼儀的缺乏魅力,也許確實因為做人嚴肅,而她的做人嚴肅,也正因為她是苦過來的人。

張幼儀1900年出生於江蘇省寶山縣,比林徽因大四歲,比陸小曼大三歲,這年齡相差不大的三個女孩,卻有着完全不同的處境。

林徽因與陸小曼,一個生於杭州,一個生於上海,成長背景卻頗為相似。林徽因的父親林長民畢業於日本早稻田大學,他積極投入憲制運動,做過司法總長,巴黎和會時期,更激憤地寫下《外交警報敬告國民》,是清末民初時候的風雲之士。陸小曼的父親沒那麼耀眼,卻也與林長民同為早稻田大學校友,他參加過同盟會,出任過國民黨高官,類似的背景使得他們視野開闊,不會囿於愚昧的重男輕女傳統,所以林徽因與陸小曼,皆是她們父親的掌上明珠,得到極好的教育,從小到大,皆入名校就讀。

相形之下,張幼儀的幼年就慘淡得多,她祖上雖做過高官,到她父親這代已非昔比,她父親只是個據說聲譽很好的小鎮醫生,從張幼儀的敘述看,他的識見沒超過他當時的身份。

張幼儀說,她母親有八個兒子四個女兒,但她母親從來只告訴人家,她有八個孩子,因為只有兒子才算數,‌‌“女人就是不值錢‌‌”。這與林徽因的經歷形成鮮明的對比,林徽因七歲那年,就承擔家裡與出門在外的父親的通信任務,現存的她父親給她的最早的一封信里這樣寫道:‌‌“知悉得汝兩信,我心甚喜。兒讀書進益,又馴良,知道理,我尤愛汝……‌‌”

陸小曼更是在父母的溺愛下長大,既聰慧,又頑皮,一度到不可收拾,被父親教訓了一下,才收了心,好好讀書,即便如此,也可見她父親對她的重視。

在教育這個問題上,張幼儀的父親也與他周圍的環境保持一致。張幼儀的二哥和四哥都早早出國留學,她父親依然覺得讓女孩子接受哪怕最基本的教育都是奢侈之事,想想看,在張幼儀的幼年,她母親還試圖給她裹腳,後來在她二哥的堅決反對之下才停止,就知道她父親的想法在當時多麼普遍。

只有當張家為男孩所請的私塾先生有空的時候,才過來給女孩子們講點《孝經》《小學》之類。但張幼儀是要強的人,她千方百計為自己爭取受教育的機會,十二三歲的時候,她在報紙上看到有一所學校的招生啟事,收費低廉到讓她父親不好意思拒絕,她又煞費苦心地邀請並不愛學習的大姐與她一同前往,才為自己爭取到進入那個教學水準極低的學校。

所以張幼儀說,我是苦過來的人。她的這種苦,是她作為女孩,在家裡不受重視所致。另一方面,她在姐妹中排行第二,三毛說過,老二如同夾心餅乾,最容易被父母忽略,張幼儀到老都耿耿於懷的是,為什麼算命的說她大姐在25歲之前不宜結婚她母親就真的不讓大姐結婚,算命的說她和徐志摩八字不合,她母親卻寧可改她的八字也要把這樁婚事促成,如果說因為珍惜徐志摩這個原始股,把大女兒許給他也可以啊。

在當時,張幼儀雖然心裏有數,卻不能提出質疑,她一直都明白自己的處境,知道只有自己能幫助自己。無論是積極地幫父母做家務帶妹妹,還是積極尋求受教育的機會,都是幫助自己的一種方式。應該說,她的成長非常勵志,對自己不拋棄不放棄,像個社會新聞里的堅強少女。

但是堅強少女往往無法成為男人眼裡有魅力的女人,因為她們一開始就明白有付出才有收穫,對世界缺了一種很傻很天真的信賴,她們不相信自己能夠輕易地被愛,也就不能明眸善睞說笑自如。在不自信同時對外部世界也不能信任的情況下,她們通常選擇嚴肅,選擇收緊自己。如果有人懂得她這嚴肅的由來,也許會對她多一點憐惜與欣賞,但活潑的徐志摩不會,儘管張幼儀長得不差,且努力追求上進,他依然視她為一個無趣的土包子。

張幼儀不明就裡,一直以為是自己做得還不夠,她後來為徐志摩做得確實也非常多,但這些使得徐志摩依賴她、信任她、尊敬她,而始終不能愛上她。

而他喜歡的林徽因陸小曼們,則因被愛而可愛,因可愛而更加被愛。她們的父親對她們的寵愛,使得她們後來在男性世界裏也自信、明朗、活潑、嬌嗲,那是她們自童年起就形成的一種氣質,這種氣質甚至會形成一種催眠,讓接近她們的男子感到,不愛她們,簡直天理難容。

經常聽人說,女孩要富養。這種富養不只是金錢上的豐富給予,還是精神世界裏的溫軟包裹,它不但讓一個女孩經濟上獨立,還能讓她精神上富足,讓她踏實不是局促,篤定而不是猶疑不定,讓她具有彈性而不是歇斯底里,這麼說吧,女人的異性緣,一定是跟她曾經得到多少愛成正比,父親給予的愛,是一個好命的女孩一生里得到的第一桶金,是她將來在男性世界裏的競爭力。

悲哀的是,生於20世紀後期的我們和生於20世紀初的張幼儀,有着更為相似的命運,這也許是張幼儀在廣大女中青年裡人氣更旺的原因,我們從她那張茫然無措的臉上,總能看到心酸的自己。好在,張幼儀最終憑着她堅強的意志,打下她自己的一片天地,而我們,也有機會,用自己的心力,為自己療傷,這使得我們的路途更為艱難,但艱難,也是人生滋味的一種,使我們有驚無險地避開了一帆風順的貧乏。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博談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