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中國文化 > 正文

神話史詩 唱出千年來的神佛信仰

《黑暗傳》記載了盤古開天闢地、女媧補天、神農鞭葯等神話傳說。(網絡圖片)

《黑暗傳》是中國漢民族首部神話史詩。

《黑暗傳》,是新近發現的一部神話史詩,以前許多人說中國沒有漢民族的史詩,覺得多少是個遺憾,現在有了,而且是部神話史詩。

民族史詩《黑暗傳》

《黑暗傳》是部長達3000多行的史詩唱詞,它從頭到尾唱的是天神和富有神通的英雄。書名叫《黑暗傳》,是因為沒有天地之前,宇宙是一片黑暗。黑暗之後,接下去的故事是玄黃神和盤古開天闢地,女媧補天,神農鞭葯,黃帝戰蚩尤,三皇五帝的功業……這可是炎黃子孫最完整的家譜了,盤古開天闢地前的歷史都記載下來了。記載的完備,描寫的詳細,風格的樸素,都是獨標一幟。《黑暗傳》成了一個記載中華民族史前史的“活化石”,成了映照中華幾千年文明的一面鏡子。

且看下面《黑暗傳》唱詞選錄:

《黑暗傳》取自於沒有天地之前,宇宙呈現一片黑暗。(圖片來源:保康縣博物館)

……混飩之時出盤古,洪源之中出了世,說起盤古有根痕。當時乾坤未成形,青赤二氣不分明,一片黑暗與混飩。金木水火土,五行未成形,乾坤黑暗與雞蛋,迷迷朦朦幾千層。不知過了多少年,二氣相交產萬靈,金木水火是盤古父,土是盤古他母親。盤古懷在混沌內,此是天地產育精……不知過了幾萬春,長成盤古一個人,盤古昏昏如夢醒,伸腿伸腰出地心,睜開眼睛抬頭看,四面黑暗悶沉沉,站起身來把腰伸,一頭碰得腦殼疼。盤古心中好納悶,定要把天地來劈分。這時盤古四下里尋,天為鍋來地為盆,青絲嚴縫扣得緊,用頭頂,頂不開,用腳蹬,蹬不成,天無縫來地無門,看來天地不好分……

……神農皇帝本姓姜,指水為姓氏,又號烈山名,南方丙丁火德王,又尊炎帝為聖上……當時天下瘟疫廣,村村戶戶死無人,神農治病嘗百草,勞心費力進山林。神農嘗草遇毒藥,腹中疼痛不安寧,急速嘗服解毒藥,識破七十二毒神。要害神農有道君,神農判出眾姓名,七十二七逃了生,三十六種還陽草,神農採回救黎民,毒神逃進深山林。至今良藥平地廣,毒藥平地果然稀……

人們發現《黑暗傳》的時候,它在神農架地區藏着。神農架,它不僅是奧秘莫測的“動植物王國”、“綠色寶庫”,還是中國幾千年的兩大文明的交匯區,這兩大文明,就是黃河流域文明和長江流域文明。在神農架一帶,有着古老的仰紹文化、屈家嶺文化、河南龍山文化遺址,也是悠久輝煌的楚文化和巴文化的匯合區。

《黑暗傳》對雅俗文化的影響

《黑暗傳》在神農架代代流傳,對中國雅俗文化俱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從雅的方面講,屈原的《楚辭》裏面,飄忽迷離的都是《黑暗傳》的神光,而且看得出來,歷朝歷代楚地的文人墨客,修改過《黑暗傳》,同時又受到過《黑暗傳》的陶冶。

從俗的方面講,《黑暗傳》是一種“活態史詩”,有書面文本世代相傳,同時又是活在歌師口頭上的史詩,作為“孝歌”、“喪鼓歌”,大歌師總是打着喪鼓,神情莊嚴的通宵達旦的演唱着,盤古女媧的神跡、神農伏羲的恩德,諸多先祖的功業,堅定着一代代先輩們對神佛正信,激發著今天一處處民眾們的向善之心。

《黑暗傳》的展覽廳。(圖片來源:保康縣博物館)

頌神的史詩唱遍中國

神農架地區是中國的中原地區,今天,當神農架地區的歌師們唱着漢族的天神的時候,在遼闊神奇的中華大地上,往神農架四周看,北方、西南方、東南方,那頌神的史詩,莊嚴肅穆的正被各族民眾傳唱着對神佛的正信。

往北方看去,今天的蒙古族、柯爾克孜族、藏族的歌師們,正演唱着馳名中外的中國三大史詩《瑪納斯》、《江格爾》、《格薩爾王傳》。瑪納斯、江格爾、格薩爾都是被各族民眾所崇敬的神通具足的聖雄。

中國三大史詩

史詩《瑪納斯》,最初產生於九至十世紀,這部史詩敘述了瑪納斯一家八代的故事。瑪納斯領導柯爾克孜族人民,反抗異族邪魔的掠奪和奴役,為爭取自由和幸福而進行抗爭。這部史詩長達21萬多行,共2000萬字。

《江格爾》,流傳於新疆天山南北廣大地區的蒙古人中,是今天的蒙古族家喻戶曉的英雄史詩。詩中唱的是,江格爾兩歲時,家鄉遭到了魔王蟒古斯的蹂躪,父母被害,七歲的江格爾率領他的十二位“雄師”和六千個勇士,蕩平了蟒古斯,保衛了“沒有痛苦和死亡,人人永葆青春”的極樂世界寶木巴。

《格薩爾王傳》是世界史詩之王”

《黑暗傳》的展覽廳。(圖片來源:保康縣博物館)

《格薩爾王傳》,是藏族民眾的一部偉大的英雄史詩,大約產生在西元前二、三百年至西元六世紀之間,《格薩爾王傳》作為一部不朽的英雄史詩,講述了從大梵天下凡的神子格薩爾的故事,他帶着除魔救眾生的洪願而來,一生不畏強暴,不怕艱難險阻,以驚人的毅力和神奇的力量征戰四方,降伏妖魔,抑強扶弱,造福人民,心愿了卻,便在萬眾矚目中圓滿回歸天國。史詩熱情謳歌了神佛戰勝妖魔,正義戰勝邪惡的天理。

《格薩爾王傳》不僅是一部傑出的文學作品,而且具有很高的學術價值,被譽為“東方的荷馬史詩”。2001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專門為“世界史詩之王”《格薩爾王傳》召開了千年紀念會。《格薩爾》學與紅學、敦煌學一道成為中國的三大顯學,是無神論者掩蓋不住的頌神傑作。

西南方的民族史詩

往西南方看去,從岷江流域到武陵山脈,再到五指山區,在山水河畔生活着的三十多個少數民族的文化,滋養和孕育了這些漾溢着原始氣息的長篇史詩,形成了中國的“西南神話史詩群”。其中比較著名的有《創世紀》(納西族、獨龍族、傈僳族)、《布洛陀》(壯族)、《盤瓠歌》(佘族)、《擺手歌》(土家族)等等。這些原始性的韻文作品,被各民族視為自己民族的“根譜”和自己民族的形象歷史。

在這些神話史詩里,展現了人類從天地開闢、人類起源到人類遠古生活的廣闊社會圖景。天地開闢部分是史詩的精華,它描述了天地和巨人依靠創造性的勞動來創造世界的壯舉。如《苗族古歌》里敘述道:天地由雲霧生成以後,天“像個大撮箕”,地“像張大曬席”,而且還“相疊在一起”,於是巨人剖帕用斧頭把天地劈開,把公、樣公、把婆、廖婆“把天拍三拍,把地捏三捏,天才這樣大,地才這樣寬”,“把公整山嶺,秋婆修江河,紹公填平地,征婆砌斜坡”……

聽一聽這些西南方民族的古老史詩,大多規模宏偉、氣勢磅礴。它們以天神創世、始祖創業為中心線索,串連起了天地形成、人類起源、早期生活,包括洪水泛濫、人類再生、射日、取火、馴養家畜、學種莊稼、遷徙、定居、各種古代習俗等等。

東南方的民族史詩

《黑暗傳》的展覽廳。(圖片來源:保康縣博物館)

看完了北方、西南方,下面我們往東南方看去,二十世紀八十年代,東南吳語地區採風取得了驚人的成就,先後搜集到近二十部敘事長詩,有力的反駁了“漢族無長篇敘事詩”、“江南無長篇敘事詩”等觀點,1989年,《江南十大民間敘事詩》出版,這是中國第一部長篇敘事詩集。

德國波恩大學教授把長詩《沈七哥》譯為德文。吳地(江蘇、上海、浙江一帶)有五篇敘事吳歌特別流行,俗稱“四庭柱一正梁”,而《沈七哥》是一根正梁,是一部最純正最主要的長篇敘事詩,《沈七哥》既然是山歌,那是要當眾演唱的,有時在婚喪嫁娶中助樂或抒發悲懷,有時在賽台之上大展歌喉,這樣一輩輩人挑選過了,留下來的詩歌中就有許多是真金,而《沈七哥》就是這些真金中最真的一塊金。從它的內容來看,它實際上是一首史詩,只是比《黑暗傳》稍短。

《沈七哥》主題一個是歌頌普救民眾,一個是歌頌正神。詩一共二千三百句,講的是,神農老祖的大弟子沈七哥如何在正神的幫助下,將大劫中的沈歌村拯救下來並且變得美好的。史詩中,面對重重魔難,沈七哥堅定正念毫不動搖:“要學盤古開天闢地,女媧鍊石補天勿怕苦,要學虞舜歷山種田,夏禹劈山通海治水救眾人”。正神們看到了沈七哥的善念,明裡暗裡幫助沈七哥一次一次粉碎了邪神爛鬼的陰謀,並傳谷傳歌傳經賜福降祥於沈歌村,使得沈歌村的民眾從大劫中轉危為安,“雄雞高唱旭日升,荊蠻荒灘變了魚米鄉”,“五穀豐登六畜興,新年新歲么喜臨門,沈歌村上家家歡欣人人笑”,沈歌村天地人面貌全新。

在中國中原地區的神農架,漢族人民神情莊嚴的演唱着《黑暗傳》;在東起黑龍江、西至新疆天山、北達蒙古高原、南到青藏高原這一弧形地帶上,各族民眾在傳唱着《瑪納斯》、《江格爾》和《格薩爾王傳》;在岷江流域到武陵山脈再到五指山區的山間水畔,西南三十多個少數民族的民眾在祭祖、婚禮、節日等各種儀式上,吟唱着“西南神話史詩”;而上演過越王勾踐故事的江浙一帶,東南方的民眾在賽台上,嘹亮的唱着歌頌正神與普救的《沈七哥》之類。廣大的中國各族民眾,由古至今是沐浴在頌神的史詩中。

眾史詩印證着佛理

《黑暗傳》的展覽廳。(圖片來源:保康縣博物館)

每一部宏偉的民族史詩,都是一座文化的寶庫,是認識一個民族的百科全書,是“一個民族精神標本的展覽館”。一些史詩在形成為文字的文本以前,曾作為口頭藝術長期流傳。世界上許多國家都把本國本民族的史詩,視作民族精神和文化的象徵。活在中國各族民眾口頭上的史詩,唱出幾千年來民眾對神佛的信仰,傳達出中國社會主流民眾內心真正的需要。

《格薩爾》學與《紅樓夢》學、敦煌學是中國的三大顯學,《格薩爾》學、敦煌學直接弘揚佛法,《紅樓夢》本質上也是印證佛理。

歌唱《瑪納斯》、《江格爾》、《格薩爾王傳》的歌師們深信,他們那科學無法解釋的記憶演唱史詩的奇才,來源於“夢境神授”。

柯爾克孜人中,仍在傳說著瑪納斯英雄沒有死去,依然活在人間。

“西南神話史詩”被各民族深信不疑的視為自己民族的“根譜”。

神農架地區的民眾把《黑暗傳》當做信史代代相傳,人們相信《黑暗傳》中的女媧,已化為地母正衛護着今天的人們。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文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