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美軍犧牲23人 一政權瞬間土崩瓦解

美國在巴拿馬的軍事行動中,共有23名美軍陣亡;巴拿馬國防軍以及巴其他軍事和安全機構共陣亡202人,其所有的重裝備、絕大多數飛機和直升機都被美軍摧毀。

2016年6月26日,巴拿馬亞瓜克拉拉,舉世矚目的巴拿馬運河新船閘開通啟用儀式隆重舉行(圖源:VCG)

民主與運河

巴拿馬和美國之間的淵源可以追溯到19世紀中葉,那時,巴拿馬還是哥倫比亞的一部分。1903年,在美國的支持下,巴拿馬脫離哥倫比亞的統治獲得獨立。同年,美、巴簽訂了修建一條運河將太平洋和大西洋連接起來的條約,美取得修建和經營運河的永久壟斷權和運河區的永久使用、佔領和控制權。

巴拿馬運河剛一完工,運河周圍的區域就被納入到美國的控制之下,由一名美國人充當巴拿馬運河區的總督。巴拿馬迅速成為了美國的一個海外領地,巴拿馬運河也發展成為了巴拿馬經濟的主要核心。

一直以來,巴拿馬國內的政治局勢就從未穩定過,有好多次華盛頓都不得不對巴拿馬局勢進行軍事干預。這種狀況一直持續到了1978年,當時的巴拿馬軍事獨裁者托爾霍斯,與時任美國總統卡特簽訂了一個協議,要求美國在1999年12月31日之前從巴拿馬運河區完全撤軍,作為交換,巴拿馬將進行完全民主的選舉。雖然美軍確實在1999年撤出了巴拿馬運河區,但這一頗具爭議的協議從來也沒完全實現過--1981年,托爾霍斯總統在一場直升機事故中喪身,擬訂的選舉活動也就沒有舉行。隨後,在1982年到1985年間,共有5個不同派別的政府領導過巴拿馬,之後,當時任巴拿馬國防衛隊副司令的諾列加上校在巴拿馬建立了自己的統治地位。

自從20世紀60年代中期開始,諾列加就已經與美國中央情報局有了一些聯繫,但他總是按照自己的興趣辦事--當時他已經捲入到一些可疑的違法事件中了,其中包括毒品走私、洗黑錢、將美國的軍事情報賣給古巴等等。另外還有報道稱他與哥倫比亞的M-19游擊隊也有一些關係。慢慢的,諾列加甚至開始同美國公開地、直接地對抗了,在1989年,當諾列加推動巴拿馬當局宣布全國進入緊急狀態的時候,部署在巴拿馬運河一線的美軍已經感受到了越來越大的壓力。

美國為武裝干涉作準備

在1989年底,駐巴拿馬的美軍主要位於以下基地:科比堡(陸軍)、霍華德(空軍)、位於運河北部的羅德曼(海軍航空站)、阿爾布魯克(空軍)、位於巴拿馬城北部的克萊頓堡(陸軍)以及誇裏海茨(美南方總部駐地)。美軍另外還有一些基地,如謝爾曼堡(陸軍)、倫道夫堡、古利克堡(陸軍)、戴維斯堡(陸軍)以及位於巴拿馬城西部的科隆(Colon)。

其實,早在1988年諾列加引起的第一輪的巴拿馬緊張局勢中,美國國防部就計劃對巴拿馬進行軍事干預,當時的行動名叫“藍矛”(bluespear)。但“藍矛”行動從來就沒有真正實施過,儘管這樣,此次行動最終還是導致了幾支小規模的美軍部隊被重新部署到了巴拿馬各地的一些戰略要地。

1989年春的時候,美第18空降軍(XVIII)被定為美國未來軍事干預巴拿馬局勢的核心部隊,隨後,美國又開始準備組建巴拿馬聯合特遣部隊(JTFP)。到了1989年的夏天,駐紮在巴拿馬運河區的美軍第193空降旅加強到10300人;第7步兵師也加強到了13,000人(其中首批1500人早在5月份就已經抵達了);另外第82空降師的第1旅、第75團也將在隨後趕到。

為了不暴露所派兵力的規模,美軍的所有部隊和裝備都是在“獵人舞蹈家”行動中由美軍事空運司令部(MAC)所屬的C-5B銀河和C-141B運輸星運輸機空運到巴拿馬的。在“獵人舞蹈家”行動中,另外還有第7步兵師航空團1營的AH-6小鳥和AH-64A阿帕奇直升機以及第123航空團的AH-1S眼鏡蛇和UH-60A黑鷹直升機也部署到了巴拿馬。在抵達巴拿馬後,所有的直升機馬上被隱藏在霍華德空軍基地四周的機庫里。隨後,美軍首批戰鬥運輸機也到了,其中包括美第61軍事空運聯隊的C-22、C-130和西班牙製造的CASA-212型運輸機、第1特種作戰聯隊的一些直升機以及第24混合聯隊的飛機。曾經有一段時間,美國還考慮向巴拿馬部署第388戰術戰鬥機聯隊(TFW)的8架F-16C戰隼戰鬥機,但美軍擔心一旦戰鬥在霍華德空軍基地周圍打響的話,這些飛機極有可能成為被巴軍攻擊的對象,所以這個想法也就被放棄了。儘管這樣,美空軍第180戰術戰鬥機大隊的6架A-7D海盜攻擊機當時已經部署到了霍華德空軍基地了,事實將證明這些海盜的價值。

美軍第7步兵師和第123航空團的直升機1989年11月間抵達巴拿馬後,另外又有第617航空分遣隊(特種作戰)和第160航空大隊(特種作戰)的12架AH-6、10架MH-6、7架MH-47E支奴干運輸直升機和17架MH-60K夜鷹直升機被部署到了霍華德空軍基地,巴拿馬方面對此卻毫不知情。截止到同年12月18日,當美軍第7步兵師最終在霍華德空軍基地建立了自己的前沿指揮所的時候,美國陸軍在巴拿馬共部署了167架不同型號的直升機。

在推翻諾列加政權的行動中,該行動後來被稱為“正義事業”行動,美國陸軍和空軍特種作戰司令部組建了多支特遣隊(TF)。就拿位於霍華德空軍基地的“鷹”特遣隊來說,該特遣隊主要由第288航空團1營和第123航空團1營組成。在里奧哈托,美軍組建了“狼”隊,主要是由第82空降師的AH-6和AH-64A直升機組成,其任務是為即將在巴拿馬的兩個機場實施空降的美突擊隊提供支援。為了支援“正義事業”行動,美空軍特種作戰司令部還緊急動員了第23航空隊,其中一些單位裝備了EC-130、AC-130、MH-53J和MH-60C等型機。

美軍針對巴拿馬的行動計劃是非常複雜的,牽涉了美陸海空三軍的共計4,400名特種部隊人員,包括遊騎兵、三角洲和海豹部隊的成員,他們的目標是迅速奪取分散在巴拿馬全國各地的11個戰略要地,擒拿巴高級領導成員,解除當地軍隊和安全當局的武裝。

目標:里奧哈托

美國入侵巴拿馬的最終原因是針對諾列加的兵變的失敗。1989年10月3日,兵變失敗,兩天後,巴拿馬宣布向美國開戰。12月16日,幾個身着便服的美軍在巴拿馬城趕路的途中遭到巴軍的襲擊,造成一名年輕的美軍軍官死亡。12月19日,當時的美國總統喬治·W·布殊隨即宣布實施“正義事業”行動,他命令先期部署到巴拿馬全國各個基地的美軍進入戰鬥崗位。同時,在美國,美軍第75遊騎兵團的1,700名突擊隊員和第82空降師的3,300名傘兵也登上了13架C-130大力士運輸機,在第711特種作戰中隊數架AC-130A、第16特種作戰中隊的AC-130H幽靈炮艇機以及數架F-15C鷹式戰鬥機的伴航下踏上了征程。

在去巴拿馬的途中,第一批次的大力士飛機由第9特種作戰中隊的2架HC-130N加油機實施了空中加油;HC-130N還為其它幾架專用的大力士飛機如EC-130E以及隨後的9架C-130進行了空中加油。由77架C-141B和12架C-5B組成的另外一個機群緊隨其後,機上搭載有更多的美軍部隊和重型裝備,整個機群將由數架KC-135型加油機實施空中加油,另外至少還有一架E-3A預警機實施護航任務。跟進的是更多的F-15戰機以及為這些戰機提供空中加油的加油機,另外還有2架F-117A隱身戰機。

2架F-117A隱身戰機首先向巴拿馬國防軍發難了,它們在當地時間12月19日大約晚上11點向諾列加位於里奧哈托的司令部前投放了2枚GBU-24激光制導炸彈。這一行動在後來引起了許多爭論,因為公眾認為此次行動是一個失敗,但實際上這些炸彈正好落在了預定位置,因為當時的目的就是為了製造混亂。但事實上,此次轟炸不僅沒有造成混亂,反而給巴拿馬人報了警,當滿載着“紅色”特遣隊的13架C-130抵達里奧哈托上空的時候,迎接它們的是巴國防軍的數挺古巴、尼加拉瓜提供的口徑為14.5毫米的蘇制ZPU-4型重機槍的火舌。兩架護航的美AC-130還沒能展開還擊,飛在大力士編隊最前面的第8特種作戰中隊的一架MC-130E就明顯被地面火力擊中了,不得不在只有三個發動機能正常工作的情況下進行了緊急着陸。很快,美第711和第919特種作戰中隊(來自空軍預備役,AFR)從霍華德空軍基地各起飛了2架AC-130A進行了增援,這6架炮艇機一起開火,對巴拿馬的防空炮火進行了壓制。這樣,C-130運輸機總算在200米這樣的低空將突擊隊員們投放了下去。因為許多背負大量裝備的突擊隊員降落在了堅硬的飛機跑道上,其中有35名士兵受了傷,但總的來說,這些突擊隊員很好地調整了自己,向里奧哈托機場發起了進攻,在當地時間12月20日凌晨1點53分,美軍佔領了里奧哈托機場。不久之後,美軍第一批運輸機開始在這兒降落了,這些運輸機不僅運來了增援部隊,也對美軍傷員進行了醫療撤運。

在此次行動中,美突擊隊死兩人,傷27人(不包括空降時摔傷的35人),巴拿馬國防軍死34人,被俘260人。在來自於霍華德空軍基地的數架AH-64A和AH-6以及第711特種作戰中隊的2架AC-130A的支援下,美“紅色特遣隊”又開始準備執行下一個任務了。

消滅“2000營”

在美國突擊隊員們對里奧哈托空降的同時,美國駐巴拿馬其他地方的部隊也沒有閑着。一支突擊隊攻佔了位於塞羅阿蘇爾(Cerro Azul)的一個電視台,使其停止了工作(後來該電視台又恢復了工作,但是在美國的控制之下)。

為了阻止巴拿馬國防軍“2000營”最後的反撲,12月20日凌晨45分,美陸軍一支特遣隊搭乘3架UH-60A,準備由阿爾布魯克空軍基地趕赴位於托爾霍斯·托庫門機場以北約15公里的帕科拉河大橋。剛一出發,美軍的直升機就遭到了部署在托爾霍斯·托庫門機場周圍的巴軍的攻擊,但總算還是順利擺脫了,直升機繼續安然前進。當美軍直升機在帕科拉河大橋附近降落的時候,他們就已經發現了“2000營”的一個縱隊正在靠近他們,於是美軍特遣隊迅速進行了部署,率先向巴軍開火。美軍首先用陶式反坦克導彈擊毀了巴軍的數輛裝甲車,然後,美2架AC-130也加入了戰鬥,其20毫米、40毫米和105毫米三個不同口徑的炮這下可發威了。幾分鐘不到,“2000營”的幾乎所有的裝甲車都被摧毀了,巴軍被擊潰。此次戰鬥是巴軍組織的唯一一次,也是最後一次能夠對美軍構成一定威脅的行動。

在帕科拉河大橋激戰之際,美軍第20特種作戰中隊的MH-53J鋪路爪和MH-60G鋪路鷹直升機正從霍華德空軍基地起飛,這些直升機上載的是美國海軍第4海豹小隊(SEAL),他們準備進攻普恩塔·派提拉(Punta Paitilla)小型機場,防止諾列加乘坐他的私人飛機從這個機場逃到國外。美海豹隊員們在離海岸大約4公里的地方跳進了水裡,坐着黃道帶(Zodiac)橡皮艇登上了岸,隨後另外一些隊員搭乘直升機直接降落在了普恩塔·派提拉機場。

最初的進攻展開得相當順利,美軍用數架輕型飛機把機場跑道堵了起來。然而,美軍的偵察工作搞得不好,他們不知道在“正義事業”行動開始前幾天,巴軍向機場重新派駐了無數的國防軍,這幾乎導致了一場大災難。海豹隊員們剛準備摧毀諾列加的利爾噴氣飛機,馬上就遭到了巴拿馬國防軍安全部隊的猛烈反擊,在短暫但激烈的交火中,美軍有4名海豹隊員喪生。還好美國陸軍反應比較迅速,他們用數架直升機,其中包括一架來自於第55特種作戰中隊的MH-60G鋪路鷹直升機,從附近的基地緊急運來了增援部隊,總算使海豹小隊避免了一出慘劇的發生。雖然鋪路鷹直升機不幸被巴軍地面炮火擊傷,但美軍最終還是成功控制了普恩塔·派提拉機場。

1989年12月20日凌晨1時10分左右,由來自於美本土亨特陸軍機場的突擊隊員組成的“紅色探戈”特遣隊傘降在托爾霍斯/托庫門機場。此次行動進行的相當成功,美軍僅僅用了15分鐘就控制了機場,所以後面的運輸機在凌晨1點半就已經開始在該機場降落了。儘管這樣,當地的巴拿馬安全人員將一架巴西民航機上的347名乘客扣為人質,美國方面花了數個小時與之進行談判,才讓他們投降了。在凌晨兩點10分左右,第二批次的20架C-141運輸星運輸機將美第82空降師第1旅的傘兵空投到了托爾霍斯/托庫門機場。其中一架運輸機被地面炮火擊中了,一些士兵傘降到了附近的沼澤地里,雖然這樣,此次空降還是成功的。不久,另外還有8輛謝里登輕型坦克也被空投了下去。雖然在機場周圍還有巴拿馬國防軍的一些小型分遣隊在抵抗,但“紅色探戈”特遣隊很快就開始向前推進了,剩下的巴軍就主要交給一架AC-130和數架AH-6和AH-64直升機來對付了。在大約5點鐘的時候,第82空降師的另外兩個營也傘降在機場着陸,使美軍在巴拿馬的地面部隊總兵力達到了7000人,這還不包括那些早已部署到巴拿馬的兵力。

有了足夠兵力的美國陸軍這下就可以展開一系列的攻擊行動了。美陸軍先是用UH-60A直升機運送了一個營的兵力去奪取維耶霍(La Viejo),隨同進發的還有美突擊隊和謝里登輕型坦克。

在上午8點半的時候,美軍另外一個營搭乘直升機部署到了蒂納希塔斯(Tinajitas),很快就消滅了駐紮在那兒的巴拿馬國防軍的兩支部隊。兩小時後,美軍派出的第三個營奪取了希馬倫堡(Ft.Cimmaron),消滅了“2000營”的殘餘兵力(美軍陣亡1人,傷數人):巴拿馬國防軍這支不幸的部隊在夜間不時的受到美軍AC-130的攻擊,損失了幾乎所有的裝甲車輛。

第82空降師在行動

自從10月17日開始,美軍第82空降師一些分隊已經部署到了巴拿馬,到了巴拿馬後,他們駐紮在謝爾曼堡、克萊頓堡以及霍華德空軍基地,處在第7步兵師第3旅的領導之下。在20日凌晨38分,這些部隊開始攻擊位於可可-瑣羅和埃斯皮納爾堡(Fort Espinar)以及科隆半島的巴拿馬國防軍基地,但只有一些有限的交火。大約在凌晨1點的時候,第82空降師的傘兵襲擊了雷納瑟(Renacer)監獄。他們是搭乘第228航空團1營的兩架UH-1H抵達監獄的,另外有一架UH-1直升機直接將一些傘兵機降在監獄外面,封鎖了通往監獄的道路,整個行動得到了2架OH-58C和1架AH-1S的支援,其中AH-1S還對附近的巴拿馬國防軍兵營的衛兵進行了攻擊。另外第82空降師504團3營80名傘兵組成一支精悍的突擊隊,對巴拿馬城附近的甘博亞監獄發動了類似的攻擊,目的是解救被關押在那兒的美國中央情報局的一名間諜。美軍攻擊的第三個監獄是位於巴拿馬城巴國防軍司令部附近的莫德羅監獄,實施進攻任務的是三角洲特種部隊,在巴軍輕武器的攻擊下,美軍一架AH-6被擊毀。

幹掉巴拿馬國防軍司令部

在20日凌晨約1點左右,美軍第192步兵旅也投入了戰鬥,準備進攻巴國防軍司令部。由於美軍在降落的時候遇到了駐紮在霍華德空軍基地周圍的巴國防軍的阻擊,此次行動不得不推遲了15分鐘。當美192步兵旅向巴國防軍司令部推進的時候,也遭到了巴軍的猛烈打擊,損失了2輛M113型裝甲運兵車(APC),在地面行進的美軍不得不使用全部的火力進行反擊,在第16特種作戰中隊的AC-130H的支援下,他們才得以繼續前進。在此次進攻中,這些“幽靈”(AC-130H諢號就叫“幽靈”)展示了一套新的戰術,稱為“高帽”戰法,在攻擊中,兩架AC-130H圍繞着一個目標作同心圓飛行,雙機之間始終保持不到15米的距離,保持好這個陣形後,雙機就集中所有的火力對同一個目標實施打擊。這些炮艇機曾多次向距離美軍僅僅數米的巴國防軍陣地開火,毫無疑問,第711、919以及第16特種作戰中隊的這些AC-130機組成員們證明了他們的能力,戰爭結束後,他們中有多個受勛。

在戰鬥中,美軍的空中和地面炮火,向巴國防軍司令部狂瀉,參戰美兵力包括炮艇機、第192步兵團、突擊隊,另外還有一些AH-6和AH-64直升機,其中AH-64還向巴司令部發射了數枚海爾法反坦克制導導彈和九頭蛇火箭,徹底摧毀了整幢建築。在此次行動中,毫無疑問,個頭不大,機動性強的AH-6直升機真正體現了自己的獨特價值。它們可以飛入街區,在不到20米的高度向一幢建築物的各個部位不時地發動攻擊。被堵在司令部以及附近建築物里的巴軍沒有打算投降的意思,所以此次戰鬥也進行得相當慘烈,直到下午5點半才真正結束。在戰鬥中,美巴雙方都沒能夠照顧到居住在附近的平民百姓的安全,據報道,在此次激烈的戰鬥中,有220名無辜的百姓被雙方擊斃。

美軍第192步兵旅還參加了進攻阿馬多堡的戰鬥。按原計劃,此次行動將會得到直升機的支援,但最後他們大多數都是乘坐汽車來的。剩下的特遣隊員們是在大約凌晨1時搭乘直升機趕到的,但遇到了巴軍猛烈的抵抗,為了佔領這座有許多美軍家屬居住的小城,美軍不得不打了一場惡仗,戰鬥中,兩名美國僑民喪生。一直到下午16時45分,美軍才最終佔領了阿馬多堡。

戰鬥剛一打響,美軍第193特種作戰大隊(駐紮在美國賓夕法尼亞州哈里斯堡)的3架EC-130E電子戰飛機就被用來向巴拿馬人民進行電視廣播,告訴巴拿馬人民此次行動的原因,讓人們都呆在自己家裡面不要出門。

迅速贏得勝利

總的來說,在“正義事業”行動的開始後的24個小時里,美軍攻佔了所有的預定目標,以後的日子主要是在忙於維持當地的法治和秩序。在此次行動中,美軍共損失了2架AH-6(一架被巴軍炮火擊落,另一架撞到了高壓電線上後墜毀)、1架MH-6,第123航空團還損失了1架OH-58C偵察直升機。在戰鬥中,美陸軍有1名,三角洲部隊有2名飛行員陣亡。美軍另外還有41架直升機(戰鬥中共使用了167架)在某種程度上被巴軍的地面炮火擊傷,這還不包括一架UH-60A,該機受傷後緊急迫降,在24小時內被修復。許多直升機都參加了此次行動中最危險的任務,總的來說,這些飛行員們再一次領略了格林納達之戰的經驗教訓--沒有裝甲防護的直升機非常容易受到各種火力的攻擊。除了直升機,美軍還有11架C-130被巴軍防空炮火擊傷。

當巴拿馬國防軍的主要力量在開戰後頭24小時之內就被消滅後,剩下的幾天雙方只有一些零星的交火,在這些小規模衝突中,美軍得到了巴拿馬當地人民的廣泛幫助。巴拿馬人非常樂於幫助美軍搜查諾列加政權成員及其支持者的下落,許多當地人還志願幫忙指出正確的路線,或者是幫美軍指出藏在隱藏在百姓中間的諾列加的支持者。

在12月25日,為了支援剛剛進駐巴拿馬的美軍第7步兵師第2旅,美軍組建了“禿鷹”特遣隊,但這些部隊壓根就沒有經歷任何一場激烈的戰鬥。事實上,“正義事業”行動剩下的工作主要是三角洲特種部隊的四處調遣,他們主要是在忙於搜尋諾列加的下落。雖然美國陸軍正在很多地方同時搜尋諾列加,但他還是多次成功地逃脫了追捕,12月24日中午最後逃到了梵蒂岡駐巴大使館避難。諾列加在梵蒂岡使館剛剛住下,美國坦克、士兵接踵而至,立即派兵迅速將梵蒂岡駐巴拿馬大使館圍得水泄不通,甚至連下水道出口處都派上了崗哨。美軍還開展了強大的心理攻勢進行“攻心戰”。他們別出心裁地在使館門前架起十多隻高音喇叭,大肆播放傑克遜的搖滾舞曲《無處可逃》。高分貝的樂曲就像颶風一樣,搖撼着大使館的門窗,也震撼着諾列加的心靈。隨後美國與梵蒂岡使館進行了長時間的談判,1990年1月3日,徹底絕望的諾列加向駐巴美軍司令瑟曼上將投降。隨後這個獨裁者被帶到了美軍一架正在等候的MH-60G夜鷹直升機上,飛機載着他飛到了霍華德空軍基地。剛一踏上這塊美國的正式領土,諾列加就被美國特工正式逮捕了,隨後他們就乘坐第8特種作戰中隊的一架MC-130向佛羅里達飛去,整個抓捕行動持續了不到30分鐘。在諾列加被抓之後的幾天里,共有900名諾列加政權成員和支持者陸續被美軍抓獲。

1990年1月31日,“正義事業”行動結束。當時,參戰的大部分美軍都已經回國有一段時間了,但還有些仍在回國的路上。幾支美軍事警察部隊代替了他們,他們是在“促進自由”(Promote Liberty)行動中部署到巴拿馬的,還在繼續搜查諾列加支持者的下落。這些軍警主要利用直升機向巴全國進行快速部署,在2月21日的一場暴風雨中,有2架美軍直升機墜毀,機上11名隸屬第7步兵師和第228航空團的美軍死亡。

在“正義事業”行動中,共有23名美軍陣亡;巴拿馬國防軍以及巴其他軍事和安全機構共陣亡202人,其所有的重裝備、絕大多數飛機和直升機都被美軍摧毀。

到今天為止,美國共向巴拿馬注入了數十億美元的資金來發展巴拿馬的經濟,幫助巴拿馬復蘇。幾個諾列加政權的支持者們成功的逃離了巴拿馬,他們中有一些後來還組織了一些小規模的騷亂。例如1990年12月,巴拿馬國防軍前少校霍桑領導新組建的巴拿馬國防軍中的100名士兵進行了兵變,但很快被仍然駐防在巴拿馬的美軍平息了。1999年12月31日,美國正式將巴拿馬運河的控制權交還給了巴拿馬,最後一批美軍撤離了巴拿馬。一段傷心的歷史結束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國際展望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