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移民留學 > 正文

留學中介涉嫌造假事件繼續發酵

近日,美國國際招生協會(AIRC)針對中國留學機構的一起調查,在國內留學中介行業引發軒然大波,多家知名中介機構被指在申請中存在造假行為。

記者發現,事實上,留學中介行業常年遊走於包裝和造假的邊緣,已近乎是業內通用的‌‌“潛規則‌‌”。AIRC的調查,掀起了留學行業內彼此心照不宣的遮羞布。

新東方回應

造假風波系個體行為

12月2日,有媒體刊發題為《美國頂尖大學如何結識中國爭議公司》的特別報道,劍指中國留學中介行業存在的‌‌“潛規則‌‌”,點名新東方教育科技集團、啟德教育集團等。

新東方在紐約交易所的股價率先感受到了這篇報道的衝擊力。該報道於美國東部時間2日上午7點51分刊發,1個多小時後,美國股市開盤,新東方股價應聲下落,盤中一度暴跌24.2%,公司市值蒸發超過18億美元。雖然之後略有回升,但收盤時跌幅仍達14.27%。

據媒體稱,兩名美國教育圈人士與上述中國留學機構存在不正當合作。除此之外,新東方在大學申請業務中也存在造假行為,包括為學生撰寫申請文書和教師推薦信,以及偽造高中成績單。

新東方負責留學業務的下屬公司‌‌“前途出國‌‌”隨即發表聲明:前途公司一貫嚴禁任何造假行為。

針對申請造假的質疑,聲明指出,媒體報道中引用的是公司離職員工的片面講述,公司對這些表述的真實性不做評論。前途公司嚴禁文書欺詐或成績造假行為,今年還曾處理過兩名違規操作的員工,這些個體行為不等同於公司行為。

美方稱如調查屬實

或將取消新東方認證

美國國際招生協會(AIRC)是一個行業標準制定機構,並對符合標準的中介機構進行認證。目前,中國只有包括新東方、澳際留學、金吉列、啟德等在內的十餘家留學中介獲得了AIRC的認證。

該協會的侯任總裁Jeet Joshee表示,AIRC將對新東方展開調查。如果欺詐指控屬實,AIRC 可能會撤銷對新東方的認證。

留學行業資深人士陳先生告訴記者,AIRC不是一個官方機構,不具有強制約束力。‌‌“如果認證被撤銷,新東方的留美中介生意可以繼續做‌‌”。但AIRC的認證一定程度上代表着美國主流社會的看法,‌‌“認證被撤銷,對新東方在美股價有不利影響是一定的,同時也會降低美國高校對新東方的評價。‌‌”

記者就調查內容和進展向AIRC進行了詢問,該協會在12月10日回復稱:‌‌“就媒體對成員機構的報道,我們會予以重視,並要求該成員機構做出書面回應,如果我們認為成員機構的回應仍然違背規定,我們將會要求認證委員會做出獨立調查。‌‌”關於調查進展,AIRC 表示,目前調查處於保密狀態,但隨後會向公眾公布調查結果。

陳先生分析稱,相關報道中關於中介與招生官之間存在不正當交易的指控不容易查證,但中介機構在大學申請中幫助學生造假這一點,‌‌“基本上一抓一個準,國內中介的所謂‌‌‘包裝’在美國人的定義中就是全方位造假。‌‌”

為留學生‌‌“包裝‌‌

已是留學中介普遍現象

如果留學中介的‌‌“包裝‌‌”服務被美方學校認定為造假,將產生難以挽回的後果。此前深圳一名男生因為高中成績不理想,在申請高校時,經深圳存善德中介機構指導,在深圳一所高中開出一份平均成績為‌‌“A‌‌”的假成績單。然而他入學不到三個月就被美國的大學開除,原因就是申請材料造假。

記者就這家中介的操作手法諮詢了多名業內人士,他們均表示,這些手法基本是國內留學中介的慣用伎倆。

‌‌“留學中介給學生‌‌‘包裝’主要有兩個動作,一個是成績單造假,另一個就是幫學生代寫文書,主要是個人陳述和推薦信。‌‌”留學行業資深人士王先生表示。

鄭女士曾在國內一家著名留學中介擔任顧問工作,她表示,成績造假主要發生在高中申請本科階段。‌‌“高中成績單記錄的是學生的平時成績,也就是六次期末考試成績,這個在當下中國太容易改了。‌‌”她告訴記者,‌‌“中介一般就是建議家長和學生回學校改成績,這種事學校一般也都配合,中介也會指導一下申請某所學校需要改成哪一檔成績。‌‌”

王先生補充稱,也會有學校不肯給學生改成績。‌‌“這個時候,有資源的中介,會找一個培訓學校的國際部幫忙開一份成績單,美國的大學招生官根本搞不清楚中國高中的情況,所以這個辦法是可行的。‌‌”

本科申請研究生階段的成績造假比較少,主要是因為‌‌“沒有造假空間‌‌”。在某留學中介負責文書工作的孫女士表示,目前國內大學的成績都需要經過中國學位網和美國WES的認證,所以大學生的成績很難造假,中介一般也會直接從學校教務處拉成績單。

關於幫學生代寫個人陳述,鄭女士直截了當地表示:‌‌“留學中介設置文書這個崗位不就是干這個的嗎?‌‌”據她介紹,中介首先會讓學生填寫一張詳細的個人信息表,然後文書人員根據信息表中的內容替學生撰寫個人陳述。‌‌“除非學生提出要求自己寫,但既然來找中介,就很少會有這樣的要求了。‌‌”

‌‌“個人陳述本來應該是學生按照自己的興趣愛好和實踐經歷去表達自我意願,但很多學生的寫作能力有限,也不知道哪些點是學校的招生官看重的,這個時候中介的價值就出來了。‌‌”王先生指出。

個人陳述中最重要的就是學生的社會實踐經歷,記者了解到,面對那些社會實踐經歷不足的學生,中介會指導學生有方向地創造經歷。‌‌“一般是中介指方向,然後學生自己想辦法,打算出去的,父母多少有點人脈和路子,找社區、工廠蓋個章之類的都能搞定,‌‌”王先生說,‌‌“學生搞不定的,中介也會額外收錢來幫忙搞定。‌‌”

王先生認為,留學中介不論是單純指導方向還是直接參与,在美國人的定義中都已經是造假。‌‌“當中介為了幫學生進入某個學校,而有針對性地安排他參加活動,這已經是為了申請成功的應試行為,而不是學生的真實自我,這是美國人不能接受的。‌‌”

同樣的問題發生在教師推薦信上。孫女士表示,最極端的情況是學生的推薦信由中介代寫,然後由中介代簽;多數情況是中介寫好後,學生拿去找老師簽字,‌‌“學生能夠提供中文版只是叫我們翻譯一下的,已經非常不錯了‌‌”。王先生則指出,在美國,教師推薦信通常被認為具有機密性,連學生本人都不被允許拆閱。

外方中介機構

同樣指導成績造假

‌‌“Think Tank Learning‌‌”(智勝教育)是總部位於硅谷的一家美國教育中介機構,目前在中國上海、北京、深圳三地都開設了分支機構,主要業務是‌‌“專註於美國名校申請的顧問諮詢服務‌‌”。對於記者提供的高中平均成績不到70的學生情況,該機構上海地區一經理明確表示,這樣的成績想要申請美國排名前五十的名校幾乎不可能。‌‌“不管想什麼辦法,都要把孩子的GPA(平均成績)提上去。如果你覺得在這所學校里,憑考試是拿不到這個成績了,就看看學校能不能幫忙。或者就從下一年第一學期開始,就轉學,拿到別的學校的成績單,這個我們可以安排。‌‌”隨後,該經理給記者發來一位謝老師的手機號碼,表示直接聯繫對方諮詢轉學事務即可。‌‌“去那邊的學校,他們也會開一個成績單。你從他那邊讓孩子GPA 過3.0肯定是沒問題的。‌‌”

記者聯繫這位謝老師進一步諮詢轉學事宜,對方明確表示可以安排學生剩餘的高中課程,在一所與美國某高中共用學籍系統的學校完成,並極力遊說記者同意轉學方案。‌‌“現在美國方面,對於中國學生在國內高中就讀的成績已經不完全信任了,所以這樣安排(轉學)更好。‌‌”按照謝老師的說法,學生轉學後的高中成績,他可以保證給到一個比較高的分數,以便用於高升本的申請。

智勝教育對於學生申請文書、推薦信以及社會實踐等環節,並不直接替代或者安排學生完成,只給了記者一些相關的建議。但對於相應文書的修改及潤色,該機構的一名經理顯得很有信心。‌‌“假設您孩子最後托福考出來七十多分,我們寫的文章非常完美,也不現實,所以會故意安排一些語法上的小失誤。‌‌”

對於整個‌‌“包裝‌‌”諮詢服務,這名經理給出了30萬元的報價。‌‌“你想想,我這一個顧問,哈佛畢業的,南加州大學劇本寫作的碩士,寫一篇中學作文,肯定是綽綽有餘吧!‌‌”

記者探訪留學中介

暗示可以去修改高中成績

記者以高三學生家長的身份,隨機聯繫了位於上海的三家留學中介機構。當記者表示孩子在校平均成績只有70分,但想申請美國排名前五十的大學時,除了一家中介明確表示沒辦法外,另外兩家中介都暗示記者可以去高中改成績。

其中,添邦留學的一名工作人員明確向記者建議,可以去學校里找老師修改成績,一般情況下大多數老師都會幫忙。‌‌“我們這裡送出去的學生里,有這麼改成功的。我們這邊改成績的學生,原來成績都在80分以下,有改到90分以上的。‌‌”對於成績改到什麼程度即可,這名工作人員也進行了詳細的解讀。‌‌“申前五十的學校,成功率要比較高的話,基本都要在90分以上。‌‌”

除了指導修改高中成績,添邦留學還明確表示可以包攬學生的推薦信以及申請文書。‌‌“這些都是我們來做的。推薦信體現的是一個學生的軟實力,我們寫之前會向學生了解一些具體的情況,然後以老師的口吻來寫,最後學生拿去找老師簽個字就行了。‌‌”而對於國外諸多大學都較為看重的社會實踐經歷,添邦留學稱如果實在找不到合適的單位,他們可以幫孩子想辦法,做一些背景的提升。‌‌“如果孩子和我們簽約了,我們這邊會給孩子找的。‌‌”

整個高中升本科的包裝服務,添邦留學給出了五萬元起步的報價。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劉益 來源:新聞晨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移民留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