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大陸 > 正文

熱貼:超市活魚竟致癌?美國列為毒藥 中國活躍

前幾日,北京“活魚下架”成為熱搜詞。有媒體報道稱,北京多個超市活魚下架。雖然官方沒有給出具體的解釋,但很多媒體猜出此次下架或許又與孔雀石綠的濫用相關!

20年前曾是“好東西”替代葯並不理想

20多年前,很多國家把孔雀石綠作為“好東西”來推廣,這當中有人發現添加了孔雀石綠的水產品不僅對魚體水霉病和魚卵水霉病有特效而且還能殺滅鰓霉病、車輪蟲病等。但是隨着孔雀石綠的廣泛使用歐美國家漸漸發現了,食用過用了孔雀石綠的魚的人普遍會出現生體不適的現象。

“孔雀石綠是一種殺真菌劑,又是染料,易溶於水,養殖戶常用它來預防魚類的水霉病、鰓霉病、小瓜蟲病等。”上海水產行業協會秘書長范守霖介紹,為了讓鱗受損的魚延長生命,在運輸和銷售過程中,都有可能使用到孔雀石綠。但科研結果表明,孔雀石綠具有高毒素、高殘留和致癌、致畸、致突變等副作用,鑒於此,許多國家將其列為水產養殖禁用藥物。2002年,我國農業部門將其列入《食品動物禁用的獸葯及化合物清單》,禁止在食用動物中使用。范守霖介紹,大概在20年前,很多國家是把孔雀石綠作為“好東西”來推廣的,後來才發現這個物質的危害,開始努力改掉這一做法。在2000年後,農業部開始強調使用孔雀石綠是違法的。到現在屢禁不止,這需要社會加強宣傳力度,改變不少養殖者已形成的用藥習慣。范守霖表示。“孔雀石綠的替代藥品成本高,藥效並不十分理想,使得孔雀石綠仍有一定的市場。”一位孔雀石綠銷售人員也告訴記者:“目前市場上找不到其他比孔雀石綠更好的魚類消毒替代品”。

在上世紀90年代國外的學者確證了孔雀石綠具有高毒素、高殘留和致癌、致畸、致突變等副作用,於是,1992年加拿大率先禁止使用孔雀石綠作為漁場殺菌劑,1993年美國FDA也規定了,食用水產品中禁止檢出孔雀石綠和隱性孔雀石綠。而1993年在國外已經明令禁止的孔雀石綠,也是在這一年才正式引入國內,作為第一代的水產消毒劑,因為其高效,便捷又便宜,所以迅速的成為了水產養殖戶的必備法寶!

孔雀石綠在中國大行其道發展了數十年後,越來越多的病例證實與孔雀石綠相關,於是在2002年的時候,我國推出農業行業標準《NY5071-2002無公害食品魚葯使用準則》,明確的把孔雀石綠作為禁用藥。

然而,雖然國家明文規定靜止“孔雀石綠”的使用,但很多商家為了牟利依舊選擇鋌而走險,甚至不惜冒牢獄之災的風險。

專家表示,因價格低廉效果顯著,有些商戶鋌而走險使用孔雀石綠;多環節可添加,存在監管難

“孔雀石綠物美價廉,在消除魚類水霉病方面的效果無可替代。”周卓誠是中國漁業協會主任委員。他深知孔雀石綠能致癌致畸,商販們卻還要使用的原因。

“這兩年有泛濫趨勢。”11月25日,周卓誠對新京報記者表示,孔雀石綠已在我國養殖業禁用16年,但它對活魚防病有“奇效”,讓水產品商家鋌而走險,偷偷濫用。

京津兩地水產市場商家透露,活魚零售、轉運商以及生產企業都有可能使用孔雀石綠。面對即將到來的國家食葯監總局的抽檢,一些水產品商家選擇將活魚下架。

孔雀石綠網上能買到購買渠道無限制價格低至3元一包

在淘X上搜索“孔雀石綠”,能找到多個售賣孔雀石綠的商家。在這些商品信息中,有的明確標註“魚場魚池專用”。

在淘X網中,孔雀石綠的零售價為40多元一斤。通過淘寶的賣家信息顯示,上面的孔雀石綠廠家多來自天津。記者找到天津的一廠家,獲知批發價為15元左右一斤。負責人告訴新京報記者,孔雀石綠的生產很簡單,僅需要購進原料,然後進行分裝。但他同時表示,近期他們已經不生產了。“因為環保部門在查。”他說,對於以往孔雀石綠具體銷往何處,他表示不清楚。

新京報記者調查發現,目前市場上仍有大量孔雀石綠銷售,水產養殖者購買十分方便。一位孔雀石綠銷售人員表示,很多水族市場都有孔雀石綠銷售,“每公斤才一百多元,價格便宜,藥效也很好,很多養魚的人會按公斤購買”。同時該銷售人員並不知道孔雀石綠的危害,“食用魚也可以用,又不是餵魚吃(孔雀石綠),只是放在水裡。(這樣的魚)人吃起來沒有問題。”在電商平台上,新京報記者發現不少店鋪也在銷售孔雀石綠。一家名為“樂e家購物”的淘X商鋪以每包(50克裝)3塊錢的價格銷售孔雀石綠,一包可用在1000公斤的水體中。記者以客戶的身份進行諮詢,該店負責人稱,儘管近年來孔雀石綠被禁用,但一些老客戶仍會來購買孔雀石綠,線下交易並未停止,“剛剛就有一老客戶下單50包”。上海海洋大學食品學院副教授賴克強在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由於孔雀石綠在預防魚的水霉病等疾病方面具有較好的藥效,且成本低,獲得渠道也十分方便,是其屢禁不止的重要原因。“目前國家對孔雀石綠的購買渠道沒有任何限制,管得不嚴,養殖者很容易買到”。

因為中國人都愛吃活魚,覺得越是活蹦亂跳的魚越是新鮮,健康。

抽檢有“漏網之魚”違法添加可判刑檢測成本高追溯監管難新京報記者分別以消費者和水產批發者的身份諮詢農業部漁業局養殖處,一位相關負責人告知,目前國家的監管方式“只有抽檢”,“政府檢測是有一定幾率的,沒有檢測到的(問題魚)沒有辦法。”而僅能依靠養殖者的自覺,“(養殖者)只能自己嚴格按照國家的用藥規定去使用”。刑法第一百四十四條規定:“在生產、銷售的食品中摻入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的,或者銷售明知摻有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的食品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對人體健康造成嚴重危害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致人死亡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依照本法第一百四十一條的規定處罰。”2014年3月,深圳市林某培等4人因在售賣的水產品中添加孔雀石綠等有害物質被判處6~10個月不等的有期徒刑,並處人民幣1000元~1萬元不等的罰金。“據我所知,孔雀石綠在其他的農產品中也有使用。”范守霖表示,“消費者很難憑自己的經驗或肉眼辨別含有孔雀石綠的魚,而檢測成本較高,使得消費者在購買水產品時很難快速對市場上的產品進行質量判斷。”農業部漁業局養殖處工作人員對新京報記者表示,“消費者可以到檢驗中心進行檢驗,如果檢測不合格即可拒絕購買該水產品。但是,通常鮮活的魚等不了那麼長時間,檢測通常需要兩三天,這種做法不太現實。”該工作人員介紹,目前每條魚樣檢測需要幾百元錢。對普通消費者來說,為買魚而花費大量的時間和金錢成本進行檢測並不現實。范守霖認為,我國的魚類養殖尚沒有形成有效的追溯機制,這使得監管部門即使抽查到了下游的魚販或貿易企業,也很容易卡在某個環節,查不到真正的來源,難以完成問題水產品的溯源監管,“正本清源”。上海水產行業協會在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呼籲嚴禁孔雀石綠,建議向農民普及其危害,告知不能再使用。生產、銷售各個環節都需要加強監管,電商平台更需要嚴格監管。同時,研發更加成熟的替代品,改進檢測技術,將孔雀石綠趕出人們的餐桌。

上海多寶魚涉“毒”事件

上一次活魚被大規模檢出孔雀石綠的事件距今已有十年。

2006年11月中旬,上海市場的多寶魚被檢出孔雀石綠,引起全國震動。北京、廣州、武漢、杭州等全國數十個大中城市緊急停售多寶魚,農業部會同國家食葯監親自督查溯源。

彼時,山東日照漁民馬先進還不知孔雀石綠是何物,但他養殖的4萬多條多寶魚被檢出孔雀石綠遭滅頂之災。

當年,上海的問題多寶魚追蹤溯源,鎖定到山東。隨後,經過抽檢,山東3家企業被查出在養殖過程中違規使用了氯黴素、孔雀石綠、硝基呋喃類等違禁獸葯。馬先進的養殖場在其中之一。

孔雀石綠是一種性狀為翠綠色晶體狀的化合物,最初作為染色劑應用於傳統工業領域。但是,這個化學名稱為“四甲基代二氨基三苯甲烷”的物質,同時具有殺菌防腐的性能。

1993年起,孔雀石綠開始在我國水產養殖領域使用,用來預防和治療養殖魚類中高發的水霉病、鰓霉病和小瓜蟲病。

上海水產行業協會秘書長范守霖曾對新京報記者表示,大概在20年前,很多國家是把孔雀石綠作為“好東西”來推廣的,後來才發現這個物質的危害,開始努力改掉這一做法。在2000年後,農業部開始強調水產品禁用孔雀石綠。

2002年,我國正式將孔雀石綠列入《食品動物禁用的獸葯及其化合物清單》,同時還頒佈了《無公害食品標準水產品中漁葯殘留限量》(NY5070-2002),明確指出孔雀石綠不得檢出。

11月27日,馬先進告訴記者,他當時徹底懵了。後來他得知,檢出孔雀石綠的三家水產商都使用了青島統一飼料公司的魚飼料,後來經檢驗,這家公司的魚飼料含孔雀石綠。

“我真的被害慘了。”馬先進說,至今,他仍背着當年500多萬外債的損失。

當年,三家水產商起訴了青島統一飼料公司。

11月28日,青島統一飼料公司工作人員表示,該案已經宣判,他們已賠償養殖戶700多萬。隨後,他們公司停止生產該款飼料。

據公開數據顯示,當年轟動全國的多寶魚事件,導致整個山東約5000萬尾多寶魚囤積,經濟損失近20億元,青島市場上90%的多寶魚滯銷。

水產市場孔雀石綠泛濫

有關從業人員稱,10年前的多寶魚事件對活魚市場具有很大震懾力。

但十年過去,孔雀石綠並未在水產市場消失。

中國漁業協會主任委員周卓誠大部分時間都在一線水產市場和實驗室,因此,他對孔雀石綠十分熟悉。

他坦言,經常聽說也接觸過使用孔雀石綠的水產商。

他說,多數長途運輸活魚的轉運商、儲存活魚的商超、餐館等是使用孔雀石綠的高發人群,而多寶魚、鱖魚、鱸魚等因為價值較高,成為主要的使用對象。

“從已經公開的檢測結果來看,孔雀石綠這兩年有泛濫的趨勢。”11月25日,周卓誠說。

周卓誠通過行業公開的檢測結果發現,近兩年,武漢、上海、廣州等地,陸續出現活魚檢出孔雀石綠的現象,而且不少抽檢的檢出率達到15%。這是判斷孔雀石綠泛濫的一個依據。

周卓誠指出,2011年以來,全國多地的衛生檢疫檢驗和疾控部門抽檢數據中,均有檢出孔雀石綠的記錄,有的檢出率達到90%以上。

涉多環節難以溯源監管

中國科學院南海海洋研究所研究員徐向榮做過研究,孔雀石綠的重要致癌物是其在進入生物機體後,通過生物轉化,形成脂溶性代謝產物隱性孔雀石綠,其毒性遠超孔雀石綠。

“科學研究已證實這類化合物分子進入人體後,能破壞DNA從而引起細胞癌變。”徐向榮等人在《熱帶海洋學報》上發表的“水產品中殘留孔雀石綠研究進展”中表示。

不僅如此,研究還已證實,無色的孔雀石綠還能誘發甲狀腺細胞腫瘤的生成。

“泛濫的原因還是孔雀石綠價格低廉,同時治療效果顯著。”周卓誠說,在養殖環節,孔雀石綠的主要使用方法是潑灑,平均成本極低,每立方米水僅需成本0.7元。

范守霖等專家則認為,國家對孔雀石綠的銷售和購買並沒有限制,僅有的魚樣抽查監管模式並不能堵住所有的“漏網之魚”。涉及養殖、運輸、售賣多個環節,即使抽查到了下游的魚販或貿易企業,也難以完成問題水產品的溯源監管,孔雀石綠的真正禁用難以實現。

對於孔雀石綠,周卓誠表示並不是沒有替代品。上海海洋大學曾公開一種專門替代孔雀石綠的藥品,名為“美婷”,其成本與孔雀石綠相當。但周卓誠表示,這個藥品並沒推廣開來。

從事水體殺菌消毒行業的中天朗潔(北京)環保科技有限公司廣州分公司負責人李某稱,他們目前也正在針對孔雀石綠研究新葯,他們認為這是一種安全的消毒殺菌產品。但他同時表示,這種產品比孔雀石綠成本要高。

周卓誠也表示,該葯的成本不僅比孔雀石綠大,而且產生效果時間很短。

“兩三天可以,時間長了也不行。”他說,所以不適用於長途運輸,目前該葯也沒有在全國範圍內成功推廣。

今年8月,國務院食品安全辦、工業和信息化部、農業部、國家衛生計生委、食葯監總局聯合制定《畜禽水產品抗生素、禁用化合物及獸葯殘留超標專項整治行動方案》明確提出,對於孔雀石綠等具有抗生素功能的禁用化合物,要建立實名購買和流向登記制度,實施嚴格管控。

■鏈接

公開資料顯示,2011年至今,各地食葯監局和相關研究所確實有過多次檢出孔雀石綠的記錄。

●2011年,福建省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從福建省6個市的餐飲場所抽取了207個活魚樣品進行檢測,結果顯示,有48份樣品檢出孔雀石綠,檢出率為23.2%,其中28份鱖魚樣品,有26份檢出孔雀石綠,檢出率為92.9%。福建疾控中心發佈的報告顯示,這些抽檢的樣品大部分產自廣州、江西、浙江、湖北等地。

●2012年6月至2013年5月,北京市衛生監督所和北京市丰台區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對丰台區兩大水產市場做過一次檢測,工作人員從水產市場隨機抽取78分活魚樣品進行檢測,結果顯示,有4份樣品檢出含有隱性孔雀石綠,檢出率為5.1%。檢出含孔雀石綠的樣品則大部分來自廣州。

●2014年第三季度,上海食葯監局對上海市場的水產及水產製品抽檢169批次,發現13批次不合格,不合格率7%,其中就指出轉運商在轉運環節添加孔雀石綠等違禁藥品。

●2015年2月至6月,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從全國抽檢水產品及水產製品361批次,不合格樣品38批次,不合格率達到10.53%。其中,成都、廣州兩家水產商的淡水魚檢出呋喃唑酮代謝物和孔雀石綠。

●2015年3-4月,成都市食葯監局對成都範圍內抽檢的301批次的水產品進行檢測,其中有19家餐飲店、24個水產品樣品中檢查出了孔雀石綠。

●2015年7-8月,廣東省食葯監局組織對廣州、汕頭、惠州、陽江、湛江、潮州等6個市批發市場、農貿市場、大型連鎖超市等經營單位銷售的水產品進行抽樣檢驗,在抽檢的197批次水產品中,合格166批次,不合格31批次,不合格比例達到15.7%,主要的檢出物則是隱性孔雀石綠、氯黴素、呋喃唑酮代謝物。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新京報微信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