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真實的林徽因 遠比你知道的精彩

“一身詩意千尋瀑,萬古人間四月天。”——金岳霖

我不知道有多少女人喜歡林徽因,但我一直固執地認為,無論哪個男人,遇到林徽因這樣的女子,就算未必會動情,但一定會動心。

關於林徽因,我們聽得最多的就是關於她與徐志摩、梁思成、金岳霖的感情,一個為她寫詩《偶然》,一個攜她同行,陪伴在她的身邊,一個卻為她終身都沒娶一個女人,守候她一生一世,直至孤獨終老。而她也被很多人稱作一個風情女子。

可你是否知道,林徽因所具有的極高的專業素養,因為世人眼界的狹窄,而被埋沒在了兒女私情中。

她是詩人,胡適就曾稱她是一代才女。

你是一樹一樹的花開,是燕在梁間呢喃。你是愛,是暖,是希望,你是人間的四月天。

我情願化成一片落葉,讓風吹雨打到處飄零;或流雲一朵,在澄藍天,和大地再沒有些牽連。

有人說,愛上一座城,是因為城中住着某個喜歡的人。其實不然,愛上一座城,也許是為城裡的一道生動風景,為一段青梅事,為一座熟悉老宅。或許,僅僅為的只是這座城。就像愛上一個人,有時候不需要任何理由,沒有前因,無關風月,只是愛了。

梁思成曾經這樣說林徽因:“人家講‘老婆是別人的好,文章是自己的好’,但是我覺得老婆是自己的好,文章是老婆的好。”

她是詩人,更是建築學家。

林徽因不是只寫詩歌的,她有一個很威風的名號“建築師”。

林徽因,十六歲受鄰居女建築師影響,立下投身建築事業的志願後,一生都在為這個夢想,不懈耕耘。

為了夢想,她不遠萬里赴美國留學,卻得知建築系不招女生。她便“曲線救國”,在美術系註冊,但選修了建築學的全部課程。她全身心投入課業,優異的成績使她成為課程助教。在接受美國一家報紙的採訪時,她自信地說:“我要帶回什麼是中西方碰撞的真正含義。”

她對於建築的痴迷到達什麼程度呢?她將自己的蜜月旅行變成了到美國的考察,她因為北京城牆的拆毀大聲斥責政治人物,她拒絕了清華大學的優待,到東北大學創辦了建築系,她在抗戰時期拒絕出國,住在四川的李庄過着窮困潦倒的生活,她一生出了很多建築學領域的著作,她不僅有着完美的容貌,更有着深度的思想。

在抗戰時期,林徽因始終相信抗戰必會勝利,相信中國建築研究事業會繼續。這種信念極大地幫助了她。

在病床上,她開始讀書。

“媽媽開始很認真地閱讀《史記》與《漢書》等古籍並做筆記,這是後來爹爹主持《中國建築史》的寫作不可或缺的。”——梁再冰

“在李庄如豆的燈光下,爹爹和媽媽整理出了他們多年古建築研究的資料,後來成為中英文版本的《圖像中國建築史》,那是用他們的血肉之軀換來的。”——梁再冰

正是對中國建築的赤子之心,支撐着她和丈夫梁思成度過了艱難的戰爭歲月。

美國哈佛大學教授費正清說:“戰後我們曾經在中國的西南重逢,他們都已經成了半殘的病人,卻仍在不顧一切地、在極端艱苦的條件下致力於學術。”

林徽因在美術方面曾做過三件大事:第一是參與國徽設計。第二是改造傳統景泰藍。第三是參加天安門人民英雄紀念碑設計。

你還記得十幾歲時的夢想嗎?想必沒有多少人能回答:我一直在堅守夢想。但林徽因,十六歲時的夢想,堅持了一生。

她對古建築、藝術的深愛,直至臨終前依然如一:“景泰藍是國寶,不要在新中國失傳。”

她的丈夫梁思成曾對學生說,自己建築中的很多點睛之筆,都是“她”給畫上去的。

“林徽因這個人了不起啊,她寫了篇叫《窗子以外》還是《窗子以內》的文章,還有《在九十九度中》,那完全是反映勞動人民境況的,她的感覺比我們快多了。她有多方面的才能,在建築設計上也很有才幹,參加過國徽和人民英雄紀念碑設計,不要抹殺了她其它方面的創作啊……”——金岳霖

女作家蕭紅曾對朋友說過:“當我死後,或許我的作品無人去看,但肯定的是,我的緋聞將永遠流傳。”

對林徽因而言,亦是如此。世人多將注意力放在她的愛情故事上,卻少有人駐足於她在建築、設計以及文學上的貢獻與成就。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蕙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