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徐翔案開庭在即 涉一名神秘被告與13家上市公司(組圖) 被刪原文

徐翔等人涉嫌操縱證券市場系列案,將於12月5日在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該案涉及三位主要被告,分別是澤熙法定代表人徐翔、自然人王巍、與澤熙長期進行資產運作合作關係的徐翔「老朋友」竺勇。另外,包括華麗家族(600503.SH)、美邦服飾(002269.SZ)等13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長或實際控制人也牽涉其中。不過,該案或已與中信證券案切割。

【阿波羅網編註:此文原載12月2日的騰訊財經《稜鏡》欄目,發表不到一天即被刪除。】

上海澤熙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澤熙”)法定代表人、總經理徐翔等人以及相關上市公司董事長、實際控制人涉嫌操縱證券市場系列案,將於12月5日在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刑事審判第二庭正式開庭審理。青島中院刑二庭的工作職責之一即依法審判破壞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秩序犯罪。

這是騰訊財經獨家自權威信源處獲知的信息。

該案涉及三位主要被告,分別是澤熙法定代表人徐翔、自然人王巍、與澤熙長期進行資產運作合作關係的徐翔“老朋友”竺勇。另外,包括華麗家族(600503.SH)、美邦服飾(002269.SZ)、樂通股份(002319.SZ)、*ST新梅(600732.SH)、文峰股份(601010.SH)等13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長或實際控制人也將出庭。

“豪華”辯護律師團

騰訊財經獨家獲悉,澤熙案三位主要被告均聘請了中國頂尖辯護律師,其中徐翔的辯護律師錢列陽的專業職業領域即刑事訴訟,他代理的標誌性案件包括原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及上海社保案、原鐵道部部長劉志軍受賄、濫用職權案。

第二被告王巍的辯護律師許蘭亭現任中國律師協會刑事辯護委員會副主任。今年以來,許蘭亭分別代理了令計劃案件、新疆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栗智案件、受賄超過3億元的龍煤高管於鐵義案件,以及“呼格案”專案組組長馮志明案件。

另一被告竺勇則聘請了德恆律師事務所合作人李貴方。李貴方曾出任“薄熙來案”辯護律師,同時他在經濟犯罪案件中的執業能力聲名顯赫,主辦過中經信公司系列經濟糾紛案、原廣東科龍電器董事長顧雛軍虛報註冊資本罪等案件。

在青島市人民檢察院對徐翔等被告提起公訴四天後,11月14日,三位主要被告的辯護律師或親自前往或派助手前往青島市膠州看守所完成了庭前會見。即將受審的徐翔長期缺少運動,整個人白白胖胖,但精神狀況良好。

一名神秘的被告

徐翔系浙江寧波人士,青年時自寧波眾多遊資中脫穎而出,加冕“敢死隊總舵主”,後在上海成立澤熙,深度介入多家上市公司的定增重組題材,快速成為中國“私募一哥”。澤熙管理的資金規模最高時接近200億元,“2015年前三季度中國陽光私募基金巔峰榜”中,澤熙系產品以平均217.54%的收益率位居股票型陽光私募之首,遠超第二名神州牧投資的94.43%。

私募排排網數據顯示,自2015年6月15日到8月15日的兩個月中,正值中國股票市場出現踩踏式股災,澤熙投資旗下5隻產品凈值全部逆勢增長,其中徐翔擔任投資經理的澤熙3期和澤熙1期今年以來收益位列榜首,分別達到362.65%和302.57%。

2015年11月1日上午,徐翔遭遇人生滑鐵盧。公安機關在當天的杭州灣大橋之上,將從上海趕回寧波、欲參加祖母百歲壽宴的徐翔抓獲。隨後數小時,網絡瘋傳一張照片,個頭不高、頭髮凌亂、表情獃滯、戴着手銬、身着白色阿瑪尼休閑西裝的徐翔,用略帶疲勞的眼神,注視着前面的鏡頭。

澤熙總部大門

另外兩位被告中,竺勇早年任寧波天一證券高管,後任職光大證券投資銀行上海三部副總經理。竺勇還是中國證券界的第一批保薦人,擅長做一級市場的運作。徐翔多年來一直服膺竺勇的能力,多次挖角竺勇未果。2014年,竺勇離開光大證券,並成立一家投資公司,與徐翔在資本運作上多有合作。

例如,在徐翔參與重組定增的康強電子、樂通股份等多家上市公司當中,竺勇均擔任保薦人。

2014年7月,竺勇父親竺仁寶以徐翔暗倉身份,斥資2.27億元從雅戈爾手裡買下寧波中百(600857.SH)8.42%股份。竺仁寶成為寧波中百(600857.SH)的第二大股東,徐翔之父徐柏良名下的西藏澤添系寧波中百(600857.SH)系第一大股東,持股15.78%。徐翔至控股寧波中百(600857.SH)並改組公司董事會,澤熙總經理助理徐峻出任寧波中百(600857.SH)董事長。

另一位被告王巍的身份頗為神秘,其非澤熙員工,亦從未出現在澤熙持股的上市公司高管名單中,即便寧波遊資圈內人士,都對其毫無了解。王巍代理律師許蘭亭在電話中表示,王巍“非常普通、沒什麼名氣”,但他拒絕透露王巍的個人信息以及與徐翔的關係。

13家上市公司涉案

與徐翔等人同期出庭的,還包括華麗家族(600503.SH)、美邦服飾(002269.SZ)、樂通股份(002319.SZ)、*ST新梅(600732.SH)、文峰股份(601010.SH)等13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長或實際控制人。

美邦服飾(002269.SZ)原董事長周成建於2016年1月6日被警方帶走協助調查。當月15日美邦服飾發佈公告稱,周成建已經正常在崗履職。針對周成建的“正常履職狀態”——其系完全自由身抑或處於取保候審狀態,公告未作進一步說明。

有公開報道援引多位知情人士說法稱,徐翔出事的直接原因還是對美邦服飾(002269.SZ)的股價操縱。2016年2月25日,深交所曾公告,擬對澤熙投資給予通報批評處分。公告稱,澤熙投資在作為美邦服飾(002269.SZ)股東期間違反規則。

澤熙投資在作為美邦服飾(002269.SZ)股東期間違反規則

另一種說法則是,2015年中國股市大跌期間,個別官員家屬的資金在美邦服飾(002269.SZ)上套牢,他們想將籌碼出手,徐翔則幫助將股價拉高,再把籌碼倒給參與救市的中信證券(600030.SH),由此構成操縱股價。

2016年11月20日,美邦服飾(002269.SZ)召開董事會,周成建辭去公司所有職務,其女兒胡佳佳被選為公司董事長兼總裁,任期至第三屆董事會屆滿。

騰訊財經就此向美邦服飾(002269.SZ)公關負責人請求置評,後者稱周成建讓位給女兒系正常的企業二代接班,與其他事項沒有關聯。該公關負責人同時表示,他對周成建是否即將因徐翔案出庭並不知情,故無法回復。

或已與中信證券案切割

市場此前還曾廣泛傳播徐翔與中信證券涉嫌內幕交易以及行賄官員的傳聞。2016年4月29日,徐翔與中信證券(600030.SH)程博明等人由新華社同一篇稿件披露了被依法逮捕的消息,稿件針對程博明等人僅點出“涉嫌犯罪”,未提及涉嫌罪名。徐翔等人被依法逮捕的涉嫌罪名分別是內幕交易罪和操作證券市場罪。而在青島市人民檢察院對徐翔等被告提起公訴時,未提及中信證券程博明等人。

程博明等人的案件目前尚處於偵查階段。“如果沒有在同一個法院同時起訴程博明等人和徐翔等人,這說明程博明等人可能不是徐翔等人操縱證券市場案的共犯,或者說,至少關聯度很小。”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彭冰認為。

另外,騰訊財經自權威信源處透露,澤熙案此前由青島市人民檢察院向青島市公安局退回補充偵查一次,徐翔等人被依法逮捕時的內幕交易嫌疑被檢方認為“證據不足、法理上站不住腳”,未能通過青島市檢察院的訴前審查。“徐翔的涉嫌罪行中更沒有行賄一項。”權威信源補充。

操縱證券市場入罪考

2016年11月10日,山東省青島市檢察院僅以涉嫌操縱證券市場罪對徐翔等被告提起公訴。

《刑法》第一百八十二條顯示,操縱證券、期貨市場,情節嚴重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並處或者單處罰金;情節特別嚴重的,處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

騰訊財經獲悉,徐翔涉嫌操縱證券市場的行為不止股災期間,“具體方式基本上是定增和減持兩塊。在檢方認為,除了資金、信息、持倉等優勢之外,另一個是徐翔利用個人影響力操縱股價。”

“本輪牛市之前,徐翔擅長在二級市場上做題材股,隨着澤熙規模越來越大,徐翔可能對投資方向有所側重。2013年之後,可以看到他偏向對重組題材的深度介入。”無界新聞引述寧波市場人士分析稱,這意味着徐翔投資風格在向股東積極主義轉變,即通過大量持有股份成為上市公司重要股東,主動行使股東權利來影響上市公司決策。

徐翔的人生K線圖

2013年1月,澤熙投資和澤熙資管中心分別以普通合伙人、有限合伙人身份出資5%和1%,同有限合伙人華潤信託(出資94%)合作成立增煦投資中心,增煦投資中心成立以來,主要參與上市公司非公開發行項目的認購與投資,目前澤熙名下共有華潤信託三隻、山東信託兩隻。

公開消息披露顯示,澤熙系和徐翔曾介入過恆星科技(002132.SZ)、康得新(002450.SZ)、龍宇燃油(603003.SH)、華東重機(002685.SZ)、寶莫股份(002476.SZ)、大恆科技(600288.SH)、文峰股份(601010.SH)、華麗家族(600503.SH)、南洋科技(002389.SZ)等上市公司的定增項目中,並帶動這些股票的價格上漲。

彭冰認為,涉及操縱證券市場罪,於檢方來說,最關鍵的部分在於證明犯罪嫌疑人具有主觀故意的操縱意圖,例如,徐翔等犯罪嫌疑人並不看好某隻股票的價格,但還是通過各種方式拉高股價,“這種主觀故意屬於操縱證券市場罪的犯罪構成要件中的核心部分,需要充足的證據支撐。”

金杜律師事務所張保生、周偉、劉思遠三位律師認為,鑒於操縱證券市場行為人的主觀狀態不易查證,而大多數操縱證券市場行為人都會申辯沒有操縱證券市場的主觀故意,因此證券監管部門在認定當事人是否有主觀故意的問題上,一般從行為人的客觀行為推定其主觀狀態。當事人在申辯沒有操縱證券市場的主觀故意時,應當提供相關證據證明自己的交易策略及該交易策略對證券交易價格、交易量的影響,避免空談。

數百億資產如何處置

《證券法》第二百零三條規定,違反本法規定,操縱證券市場的,責令依法處理非法持有的證券,沒收違法所得,並處以違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的罰款。

《法制晚報》報道稱,目前徐翔個人資產達到40億元,澤熙管理的資產將近200億元。這一數字未獲徐翔本人抑或權威部門確認。

截至此案開庭,共有五隻與徐翔相關的股票被青島市公安局執行輪候凍結,分別是東方金鈺的(600086.SH)9771.83萬股、寧波中百(600857.SH)的3520.48萬股、大恆科技(600288.SH)的12896萬股、華麗家族(600503.SH)的9000萬股、文峰股份(601010.SH)的11000萬股。除華麗家族(600503.SH)的股份是由上海澤熙增煦投資中心(有限合夥)持有之外,其他股份分別由徐翔的父母和徐翔朋友的家屬代持。

截至此案開庭,共有五隻與徐翔相關的股票被青島市公安局執行輪候凍結

上述股份在徐翔買入時的總價值為42.1億元,被執行輪候凍結時的價值為79.21億元,這一階段的浮盈總額為37.11億元。

“如果最終法院認定徐翔等人的違法情節特別嚴重,那麼不僅徐翔等人的違法所得要被罰沒,還要處以罰款,在澤熙託管之下的那些私募和信託產品,收益也會被沒收。”一位證券法專家分析,等到訴訟程序結束,徐翔等人被定罪,法院再拍賣這些凍結股票時,股票的價格又已經發生變化,但要沒收的犯罪收益是確定的,結果是可能本金都無法保障。

“徐翔是否獲罪尚需要法院裁定,現在討論這些只不過是一種猜測。”這位證券法專家表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于飛 來源:騰訊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