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大陸娛樂 > 正文

東莞兒童模特:5歲月收入破萬拍片到虛脫

“媽媽,我疼死了”穿着一身灰色晚禮服的小魏(化名)上周五中午剛從一電影發佈會的舞台上下來,就向媽媽嘟起嘴來。對於只有1米1高的小魏來講,晚禮服完全很像個累贅,上面鑲嵌的寶石更是扎得她肉疼,但她還是在台上堅持了半個小時。

在東莞虎門,有許多像小魏一樣經常外出走秀和拍攝廣告的童模。家長把孩子送到童模培訓班去提升氣質,有的童模還能夠脫穎而出成為明星童模,輕鬆月入過萬。童模經濟的火熱,讓許多中介和經紀人也進入這個領域從中謀利,整個行業發展略顯混亂。心理學專家李廣華認為,家長一定要在童模的成長過程中對其正確引導。

小女神:曾拍片到虛脫

每年服交會前後,是小魏一年中最忙碌的時候。她穿梭於各種秀場和攝影棚之間,向鏡頭展示自己的“女神”形象。由於天生麗質、聰明活潑、大膽不怯場,還有一個頗受市場歡迎的錐子形明星臉,小魏2歲10個月就接受模特訓練,並迅速在虎門童模界走紅。每次童裝公司選模特,她都能脫穎而出。雖然只有5歲,但她的月收入已輕鬆過萬。

“我們小魏不是只靠臉吃飯的,她還有個好脾氣。”在小魏媽媽心裏,女兒雖然光鮮亮麗,但卻吃了不少苦。自打孩子的外拍活動增加後,小魏媽媽就推掉了手頭上的工作,成了女兒的專職經紀人,經常開車兜着小魏外出走秀和拍平面廣告。每次拍攝都要提前化妝,試衣,還要根據客戶的需求拍出不同的姿勢。小魏曾經一個上午連續拍了60多套衣服,每一套衣服又要分別拍攝正面、側面和背面,拍完之後,她就虛脫了,一上車就睡著了,把家裡人都嚇壞了。

多數情況下,小魏都特別聽話,能馬上領悟到攝影師的要求。“但小魏畢竟還是個孩子,哭鼻子也是常有的事兒,”每當這時候,小魏媽媽就會“威逼利誘”,“寶寶,快點,拍完了讓你吃雪糕,給你玩手機!”小魏往往都會“中計”,愉快完成餘下的拍攝。

混血兒:童模市場香餑餑

和小魏一樣在虎門童模界小有名氣的還有小冬(化名),他是有名的混血小帥哥。在國內童模市場,混血或外籍男孩炙手可熱。小冬的爺爺是純正的西亞迪拜血統,小冬雖不是純混血,但底蘊猶在。

“他天生就特別注意自己的形象。”在小冬媽媽的記憶中,兒子每天早上起來都會對着鏡子打扮,還模仿電視里憨豆先生的髮型整理自己的頭髮,鞋子髒了絕對不會出門。如今,5歲半的小冬經常以一個鍋蓋頭、一席白衣的形象站到鏡頭前。他眼神中透着憂鬱且文質彬彬的樣子,在人堆里特別扎眼。

小冬安靜的性格讓客戶十分喜歡,他不愛說話,但做事很認真,從不無理取鬧。一場平面廣告拍攝下來幾個小時,小冬幾乎都不會鬧脾氣。童裝企業為了提前營銷,往往要求小模特反季節拍攝,大熱天經常要穿着冬裝拍照,有的小朋友受不了這個苦,中途放棄,但小冬卻不抗拒。最忙時,他一周連續四五天在外拍攝。

“我們的回頭客特別多,這孩子好像天生就是干這行的。”雖然兒子已在童模界順風順水,但小冬媽媽李女士卻不希望孩子長大後做模特,她希望小冬做一個律師,“當童模只是想讓他提升一下氣質”。

兩難選擇:要學業還是要“事業”?

在虎門凱模童模培訓基地的門口,每晚都有很多家長圍在門外,透過門縫觀看自己孩子的訓練。和小冬媽媽一樣,絕大多數家長把孩子送到童模培訓機構的初衷都是想矯正孩子的體形,鍛煉孩子的走姿、站姿,提升孩子的氣質、膽量和氣場。

但記者在採訪時也發現,也有家長“強人所難”。有的孩子根本不喜歡走貓步,培訓時要麼在一旁發獃,要麼嬉戲打鬧,但還要一周上3個小時的課。有的家長看到個別童模收入高後眼紅便也想讓自己孩子試試。雖然家長不會向孩子灌輸賺錢的觀念,但很多時候在大量“訂單”面前,有家長也會陷入糾結之中。

5到6歲往往是童模最黃金的年齡,而這個年齡段的孩子大多已是幼兒園大班了,外出拍攝經常需要請假。小冬媽媽既想讓小冬外出拍廣告,又特別害怕向老師請假。其實,這是小魏和小冬這種在童模市場上有着很高認可度的孩子家長經常面臨的兩難選擇。一方面,他們希望孩子能夠去更多的平台展示;另一方面,家長又特別希望孩子能夠好好學習。小魏媽媽曾表示孩子上小學後一定要她以學業為主,只在周末外出拍攝。小冬媽媽也表示,孩子上小學後,一定會“金盆洗手”。

行業現狀:尚沒有形成完整的演藝經紀市場

小魏的媽媽原本是做小本生意的,如今隨着小魏的走紅,她推掉了手頭所有的工作,成了小魏的專職助手、保姆和司機。每當小魏外出拍攝,她就會開車帶上服裝道具、口紅、餅乾等陪伴左右,並第一時間把小魏的拍攝過程拍成小視頻曬在朋友圈中。記者發現,小童模的家長特別重視在社交網絡上對小孩的宣傳和推廣,有家長的朋友圈裡全部都是曬小孩出席活動的照片和視頻。

“我們就是在培養家長做經紀人,因為這個行業目前太混亂了。”虎門凱模童模基地的老師史水蓮說道。隨着童模經濟的火熱,越來越多的人想在這個行業中分一杯羹。前兩年,虎門眾多所謂的童模中介、經紀人、影視文化公司橫空出世。他們利用家長想鍛煉孩子的心態,打着輕鬆讓孩子成為明星的旗號到處行騙,如今好多機構非但沒有幫助孩子們實現夢想,反倒紛紛倒閉。

史水蓮認為,虎門童模行業起步早,接觸過專業童模訓練的孩子已經過千,許多長三角的童裝企業甚至衝著虎門的童模資源把企業的營銷部門設在虎門,但虎門童模的演藝經紀市場還不夠成熟,也沒有形成完整的產業鏈。好多中介忽悠家長能幫助孩子成名,讓孩子免費拍攝廣告;更有中介和經紀人剋扣孩子的辛苦錢,本來是三七分成變成五五分成,小魏有次的拍攝費用就從1800元給剋扣到了800元。更被許多家長忽略的是,童模外出拍攝往往都是口頭約定,很容易出現糾紛,孩子的利益無法受到法律保護。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鄭浩中 來源:我中新聞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娛樂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