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娛樂評論 > 正文

為什麼Anastasia Lin應該贏得世界小姐皇冠

本文譯自Benedict Rogers於11月22日發表在《赫芬頓郵報》英國網站上的博客文章,題目為“為什麼Anastasia Lin應該贏得世界小姐”。以下為譯文:

今年,有兩大運動扣人心弦:英國的退歐公投和美國的總統大選。然而,隨着一年接近尾聲,對我來說,有一項角逐勝過二者,那就是本周末開始的世界小姐總決賽。

我是一名人權活動家、作家,一個以前及未來潛在的議會候選人、一個書蟲及一名通常對選美毫無興趣的天主教徒。當然,不是我不欣賞美,我欣賞。只是,我傾向於更多地去思考人類的痛苦、不公正、衝突、精神、哲學和政治,或者,當我放鬆的時候,去想文學、詩歌、音樂和美食,勝過去想裙子、髮型和化妝。直到今年,是這樣的。

大約去年年底的時候,我開始注意到2015年加拿大世界小姐得主、在中國出生的加拿大女演員Anastasia Lin以及中國荒謬的決定——拒絕讓她參加在中國海南島三亞舉行的世界小姐總決賽。這立馬讓我同情起Anastasia,因為我被緬甸軍事獨裁政府驅逐出境,不是一次,而是兩次,並在中國被警察追。我在香港住了五年,並在過去二十年里數十次進出中國。我廣泛地寫下了有關中國迅速惡化的人權記錄。

後來,2月份的時候,我在社交媒體上偶然看到她在牛津聯盟出色的演講。我聽着,着迷了。我馬上意識到,這是一名相當非凡的年輕女子。不僅驚人的美麗——是的,我是一個男人,我不羞於承認顯而易見的事,而且她有着迷人的才智、富有魅力的道德原則和鼓舞人心的勇氣。

當我看到她在牛津聯盟的演講時,我正在為英國保守黨人權委員會組織一次關於中國人權問題的調查。我與幾名勇敢的議員一起,我們已經在挑戰英國對中國的叩頭政策,我們需要更多的彈藥。當我觀看Anastasia的演講時,更是感到滿腔熱忱。

然後,我做了似乎是最瘋狂的事。我當即給Anastasia寫信,問她是否能在幾周之後我們在倫敦的一次聽證會上作證。瘋了,因為我是在寫給一名令人驚嘆的女演員和加拿大世界小姐。更重要的是,因為我們絕對沒有預算經費讓她飛來倫敦。她永遠不會來,我想。她的行程得提前幾個月預定。她會收取我們負擔不起的費用。她會想飛頭等艙,而我們甚至支付不起經濟艙。管它呢,我想。問一下也沒啥損失。所以我寫了。幾分鐘後,我得到了答覆。“我很感興趣”,她說。後來又發送了幾個信息,解釋了細節,她回答說:“我會來”。

她來了,她作了證,並且征服了聽眾。

經過兩次三小時的聽證,聽取了十名證人的口頭證詞,仔細閱讀了超過30份書面遞交的證詞後,我寫了英國保守黨人權委員會的報告。令我驚訝的是,Anastasia提出願意在這份名為《最黑暗時刻:2013至2016中國打壓人權》報告的發佈會上發言。與香港前總督彭定康先生和被綁架的香港書商桂民海的女兒Angela Gui一起,Anastasia談了她勇敢地努力使用她作為一名演員和一名選美皇后的平台來為那些不能為自己發聲的人說話。結果導致她父親受到威脅,Anastasia不斷受到中共五毛水軍的謾罵,但她勇敢地戰鬥下去。她為了發聲,再一次自費來到倫敦。

在我們的報告發佈兩天後,我們的委員會舉行了一次關於在中國強制摘取器官的聽證會,Anastasia為了再次作證,逗留在倫敦。

我們再次見到對方是在9月份,當時我在幫助組織影片《血刃》(The Bleeding Edge)的首映,該影片描述了在中國的強摘器官,影片中Anastasia是出演的明星。我在3月份介紹給Anastasia的英國下院議長John Bercow提出願意在他的官邸舉辦該首映。來自各黨派和兩院的議員參加了這次放映,並被所看到的震驚了。幾星期後,議員們提出就在中國發生的摘取器官進行辯論,並提出了一項早期動議(Early Day Motion)。一項敦促英國政府支持獨立、國際調查的運動正在進行中。

一個月後,Anastasia再次來到英國,這次是與本身是人權英雄的馬爾代夫前總統穆罕默德·納希德(Mohamed Nasheed)以及國會議員David Burrowes和我一起在伯明翰舉行的保守黨會議上發言。在全體會議中出席人數最多的一個會議中,Anastasia挑戰代表們在人權問題上對中國的立場。“當你太靠近熊貓時,有一天,它會咬你的手指”,她說。

在短短7個多月里,Anastasia四次來到英國,每一次都是自費的。每一次,在明知她父親面臨的威脅可能加劇的情況下,她用難以置信的勇氣發聲。每一次發言,她知道作為一名演員,隨着中國影響力的上升,她這麼做會給她在好萊塢的夢想帶來風險。然而,她沒有一次退縮,她有她的視野和她為自己設定的使命。

我承認,在評論世界小姐選美方面,我是一名新手。然而,從我所了解到的,創始人Eric和Julia Morley用一個短語總結出了該選美的哲學:“有目的的美麗(Beauty with a purpose)”。在我的一生中,從未見過任何人比Anastasia Lin更符合這個短語。

她生於天安門屠殺後不久,直到13歲,她生活在共產黨統治的中國,搬到加拿大後她恍然大悟。她開始理解關於自由、人的尊嚴、人權這些價值觀的真相,她意識到她被騙了。不僅如此,她決心挑戰那些謊言。她在短短几年內,從共產主義學生幹部轉變為加拿大民主黨人。現在才26歲,她還有如此多的要學習,也還有如此多的要教我們。

或許我永遠不會再如此密切關注另一屆世界小姐選美,然而,在2016年,這個已經見到如此多的分裂和衝突的一年,我無法想像會有另一個人,比這名從壓制走向自由、艱難走出自己路的年輕女子更適合接受這頂皇冠,她是如此優雅、謙卑及平和地做着,用她最喜歡的一個詞來形容“真棒(awesome)”。

她的運動平台專註於吸引世界關注在中國發生的強制摘取器官、更廣泛的人權指控,以及一個簡單的信念——人類每一個小小的善行可以促使世界的改變。最近她在Facebook上發表了她最喜歡的一個影片對白是,在《指環王》中Gandalf說:“薩魯曼認為,只有偉大的力量可以制止邪惡,但我發現不是這樣的。我發現是普通人日常生活中小的舉動讓那股黑暗不能靠近,是小的善行和愛。”

世界小姐選美盛會幾天內就要開始了,在世界小姐網站有一個投票,因此,讓Anastasia成為人民的選擇。並且,我敦促裁判們讓她成為冠軍得主。你也可以通過捐款支持她。如果她勝出,這將是人權、和平、善與愛的價值的勝利,是對北京那伙暴徒一年前拒絕給她機會參賽的譴責。作為一名基督徒,我相信最終的回歸,全世界以為他們殺了他,後來,他會再次起來。讓Anastasia Lin也是如此,畢竟,她名字的意思是“復活”。投票給Anastasia,有目的的美麗。

(譯文略有刪節)

原文Why Anastasia Lin Should Win Miss World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鄭浩中 來源:博談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娛樂評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