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蔡慎坤:「這條做不到,你們就乾脆復仇」

—誰把訪民逼上一條不歸路?

中國政法大學教授蕭翰坦言:我注意訪民多年,我實在幫不了,只想勸訪民一句:你們擦乾眼淚,收拾行李回家,不要再告了。你們忍不下這口氣,就皈依一種宗教,然後用宗教救贖的精神去寬恕給你製造不幸的人yangtianzhi。這條做不到,你們就乾脆復仇,這種血親復仇在任何社會制度下是允許的,是有一定正義性的!

近日,四川省岳池縣楊天直在國家信訪局來訪接待場所附近,被張某等犯罪嫌疑人哄騙並強制送回死亡事件引發社會輿論關注。記者17日獲悉,國家信訪局對此高度重視,已責成四川省信訪局迅速查明情況並督促有關地方和部門依法依規妥善處置。(新華社北京11月17日電)

四川省岳池縣鎮裕鎮半溝村68歲村民楊天直到北京上訪,被不明身份的護送者遣送回岳池,後被群眾發現死在路邊。11月13日,岳池警方對這起發生在今年8月20日的命案發佈情況通報稱,已抓獲犯罪嫌疑人張某等9人,案件正在進一步偵辦中。鎮裕鎮政府工作人員稱,因訪民死亡事件,該鎮黨委書記余傑已被停職。(澎湃新聞網11月15日)

68歲的楊天直不明不白死去三個月後,媒體才披露此事,據悉護送者從北京把楊天直押回四川,沿途對他毆打,不給任何食物,屎尿全拉撒在褲襠里;有親屬看過楊天直的屍體照片說,「慘不忍睹」。官方通報沒有解釋當地官方與押解楊天直回岳池的人是什麼關係?護送者又是一幫什麼人?楊天直上訪的訴求是否屬實?為什麼長期得不到解決?

因為征地補償款不到位,楊天直多年來一直堅持逐級上訪,問題也未得到解決,最終還是走上了進京上訪之路。沒想到,這是一條通往死亡的不歸之路。同樣的,賈敬龍在射殺村主任何建華之前,也一直向有關部門申訴上訪,要求有關部門查處何建華貪污剋扣補償款的問題,也一直沒有得到回應解決,「但凡有一步可退,給老百姓留條生路,我不會走上這條不歸之路。」賈敬龍在法庭上說。

中國政法大學教授蕭翰坦言:我注意訪民多年,我實在幫不了,只想勸訪民一句:你們擦乾眼淚,收拾行李回家,不要再告了。你們忍不下這口氣,就皈依一種宗教,然後用宗教救贖的精神去寬恕給你製造不幸的人。這條做不到,你們就乾脆復仇,這種血親復仇在任何社會制度下是允許的,是有一定正義性的!

一個稍有良知的人,只要去北京的上訪村走走,或者去一些權力部門信訪室的門口看看,就知道成千上萬的上訪者並不是刁民或暴民,每個上訪者背後都有許許多多令人心碎令人憤怒的故事。訪民遭遇的往往是冷漠、無助、歧視、失望、絕望、打擊、恐懼、寒冷、酷暑、飢餓、疾病、傷痛、憤怒、仇恨、衰老、死亡的威脅與折磨!

特別是涉及拆遷補償、城市管理、濫用權力、貪污腐敗、環境污染、利益受損、失業下崗、養老無着、物業及房屋糾紛、土地及村務問題、涉法涉訴、司法不公等等問題。這些問題原本只能依靠當地政府通過行政依法解決,然而上訪者的訴求在基層往往得不到依法甚至是合情合理的解決,訪民只能無奈的把希望寄托在越級上訪特別是進京上訪。

一般不到萬不得已,誰願意舍家撇業,背井離鄉,低三下四,衣食不保甚至冒着被抓被關被打的風險跑到北京上訪,正是因為上訪者的基本訴求在當地得不到解決,一批又一批的上訪者才飛蛾撲火般的來到北京,然而誰會想到,無論是進京上訪還是攔路下跪,等待着訪民的往往是更加可悲的命運。

如今在北京,莫名其妙的黑監獄、黑保安絕不是孤例,其背後都有各級黨政部門的身影,在穩定壓倒一切的旗號下,各地維穩成本越來越高,付出的代價也越來越大。一些地方政府千方百計堵截訪民,一方面是害怕各種醜事敗露,另一方面在於管治思維作怪。在一些地方政府和官員眼裡,訪民就是不穩定因素,就是敵人抑或是威脅。

上訪本身並不違法,用野蠻手段阻止上訪更沒有法律依據,截訪並限制訪民的人身自由,更是典型的違法行為。過去一些年,各地對進京上訪者圍追堵截,動輒以拘留、勞教或關進精神病院來威脅來對付訪民,訪民維權被妖魔化的背後,其實是一些地方特別是執法機關漠視人權,繼而暴露出對民眾意見表達和利益訴求的恐懼。

歷史劇里,我們常常見得最多的情節,就是受冤的女子或草民攔截皇上或巡撫的轎子,鳴冤叫屈「大人大人」呼喚不停,我們也常常有感於皇帝或巡撫大人明察秋毫秉公辦案贏得民心!封建帝王統治時期都允許喊冤者攔轎求救官大人,而今天上訪維權不僅僅被拒之門外,甚至會走上一條不歸路。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